原创 【患者自述】如果早知道,我肯定不会动那次胆结石手术
2020年03月27日 【健康号】 大医良方

“在知道自己病情的情况下,先用对自己创伤最小的方法来治疗,这样可能对自己各方面都好。”

诉说人:严女士  73岁 浙江杭州 肝胆结石

我是个深受胆结石折磨的人。

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发现自己得了胆结石。那个时候医疗条件并不像现在那么发达,但因为病情并不算特别严重,我就选择保守治疗,服用胆宁片。在那之后的十几年里,我一次次服用胆宁片。胆宁片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必备品。

直到2000年,一次体检发现结石已经充满了我整个胆囊。我吃了那么多药,情况却比我想的糟糕太多。我想:那么多、那么大的石头,再这样下去,我身体肯定承受不住的。

那就开刀吧。

2000年10月,我在我们那某个市级医院用腹腔镜手术摘除了胆囊。我以为我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手术居然出了意外。手术中医生一不小心,将我的胆总管碰断了,医生只能将我的小肠和胆总管接起来,于是就出现了一个缝合口。医生告诉我,这个缝合口是要收缩的,于是在我的上腹部插了一根管子。很无奈的,我戴着这根管子生活了6个月。

6个月后管子拔掉了,但后遗症却留了下来。在那之后,我经常发烧,一发烧就是40℃,还常常伴有呕吐、浑身发冷发抖。于是我成了急诊室的常客,一发烧就要送急诊。更可悲的是,胆结石还复发了。

我的身体让家人操碎了心,为了治病,我家人四处寻找名医,当时上海很多知名的医生都到我病床上会诊。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和年龄,所有医生都认为再开刀风险太大。没有医生敢给我做第二次手术。

直到2005年10月,医院的院长找我谈话,他对我说:“我们已经没办法了,你如果觉得哪里好,你就去那里看看吧。”听了院长的话,我就去了长根堂。

其实在这之前,我就知道王长根医师和他创办的长根堂了。我至今记得很清楚,2005年3月18日那份上海文汇报,刊登了王长根医师排石的报道。但是我心里是非常犹豫的,我对报道的内容将信将疑。直到院长找我谈话,我知道医院是真的帮不了我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10月中旬我到长根堂找王长根医师看病。后来无数次回想,我都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

王医师给我看了病,说我是肝内胆管结石,让我服用金钱胆通口服液。服用了半个多月,到11月8日,我又发烧了。因为我之前就每个月发一次高烧,所以这次发烧我也做好了去急诊的准备。但是我发现这一次的发烧和之前不一样了,各种症状减轻了很多,原先每次都是40℃的高烧,这次体温是38.5℃,呕吐、寒战的症状也消失了。这么多年来,这是我发烧最轻松的一次。

这以后,我坚持长期服用金钱胆通口服液,至今,我都没有再犯病。

另一件让我非常开心的事情,是我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2000年做手术的时候,我体重是136斤,但是在医院住了那么多年,因为身体情况,医生要求我要清淡饮食,不要吃油的,不要吃高蛋白的,这5年多时间里,我每天都是清汤寡水的食物,人日渐消瘦,最后只剩下96斤。找王医师看病的时候,王医师就说不用忌口。可是我不敢啊,不敢吃一点油的东西。

有一次复诊的时候,王医师的女儿,小王医生和我说:“你可以先试着吃点饼干,我们不忌口。”于是我慢慢的就放开了,那么多年后,饮食总算回归正常,体重也慢慢恢复到正常体重。

现在,我离开了病房,可以正常吃饭,可以出去旅游,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20多年前我知道王长根医师能治,我是不是就不用受20多年的罪。但是生活没有“如果”,经历过才更加感激。

我真心奉劝还没有开刀的胆结石患友,在知道自己病情的情况下,先用对自己创伤最小的方法来治疗,这样可能对自己各方面都好。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