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人物|第六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励峰:微创先心封堵的开创者
2021年04月24日 【健康号】 励峰

"这是一出混合了坚韧,运气,热血,悲情甚至不乏血腥的大戏。" "这是一场左右手互搏的战斗,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混合了坚持与固执的信念。"

文章转载自: 易爱医 上交医易班工作站

人 物 介 绍


专家简介:励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在心血管外科领域有丰富的理论和临床经验。在大血管外科、冠脉外科、瓣膜外科和先心病方面都有深厚的功底。善于吸收国内外最先进的手术理论和方法,并有开拓性工作。在上海市率先开展了应用乳内动脉和桡动脉的搭桥手术,也率先开展了瓣膜手术中的射频消融手术。尤其在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的外科微创封堵手术上有较深的造诣,其中室间隔缺损的外科封堵手术在世界上和国内都是属于开创性工作,影响很大。

受访人/励峰(右);采访者/唐晔(左)

采访笔记

"这是一出混合了坚韧,运气,热血,悲情甚至不乏血腥的大戏。"

"这是一场左右手互搏的战斗,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混合了坚持与固执的信念。"

"医学领域的每一点新的认识,都离不开其他学科的启发借鉴,离不开病人的配合,离不开这个时代的成全。"

"我至今记得,她的手越来越冷,脑后的红色小辫,始终就那样耷拉着,那种红,那样刺目。"

第六人民医院。与心血管外科主任励峰的对话是令人震撼的。眼前这位先心病,微创先心室缺封堵的全球首例手术者,身上具备这种气质: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勇者不惧,男儿自强。

他的桌上,突兀地摆着一尊地藏王菩萨,菩萨的杖头,挂着一枚心脏。励峰说,地狱不空,我不成佛。


口述实录

1、医者本源,治病救人

唐晔:您是从哪年开始工作的?

励峰:我在1997年获得上海医科大学外科学博士学位之后,被分配到上海市胸科医院,一直在心血管外科工作,至今快20年了。

唐晔:您第一次做主刀医生是什么感觉?

励峰:进入心脏外科,令我最惊奇的,就是注射药水就能使心脏停跳,然后用体外循环技术(人工心肺机)来代替心脏和肺的功能。我可以很平静地解除病人心脏里的病变,手术完成后,让心脏重新跳动起来,再慢慢撤掉机器,这比我手里握住一颗跳动的心脏还令我惊奇。

唐晔:您桌子上的地藏王菩萨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励峰:纯属个人爱好。我觉得,作为一名医者,应尽量抛弃一些利益化的东西,回到医生本源上去,把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从医院或医生的本质上,应加强临床医疗技术的进步,而不在于科研和论文数量。虽然学术论文是晋升的一个条件,是大势所趋,但你在适应它的同时,一定要临床技术过硬。

唐晔:有这样一段话,说心脏科医生是在和病人一起签订生死契约,一起来面对一个看似悲壮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手术过程中将会发生什么。

励峰:在所有外科系统里面,心外科手术的风险可以说是最高的之一。有些手术,如主动脉夹层,心肌梗塞之后的穿孔,即使在世界上最好的心脏中心做,也有10%到15%的死亡率。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手术是做还是不做,与一个人的情商、世界观、看问题的方式有关。

唐晔:那这种情况下,您会做吗?为什么?

励峰:我基本上会做。如果做手术的话,病人的死亡率是20%左右,而不做手术的死亡率为80%,甚至100%,那我一定会选择做,但在术前我定会做好准备,与家属沟通好。

唐晔:您挑战的是一个高风险。

励峰:心脏外科肯定会有高风险。如果没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人,不适合做心脏外科,我们培养年轻医生的时候,也会考虑到这一点。

唐晔:为什么选择高风险的心脏外科呢?

励峰: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理想。我希望做一个技术含量高、别人不能替代的工作,这样才能慢慢站到金字塔的顶端,实现个人价值。

唐晔:如果再回到20年前,你还会选择心脏外科吗?

励峰:从现在的情况来说,我还是会选的。首先,我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差,说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其次,心脏外科有其独特的魅力。心脏外科手术大多是功能改善型,病人做完手术之后会长期存活,而且会越活越轻松,生活质量越来越高。这一点,是我觉得做心脏外科非常值得的地方。

2、骄傲与遗憾

唐晔:有没有感到特别骄傲的手术?

励峰:有两类:第一类是完全创新的手术。2007年,我做过一个小儿室间隔缺损手术,我们当时用一种全新的方法,结合外科技术和内科技术,用外科微创封堵的方法治好了他的病;第二类就是别人不敢做的、不敢挑战的手术。华山医院一位神经内科医生患非常严重的心内膜炎,其它医院医生会诊之后,鉴于其病情的严重性,都拒绝治疗。后来是我给他做的手术,病人恢复得很好。从那以后,华山医院的感染科一旦遇到重症心内膜炎的患者,都会与我合作。

唐晔:小儿室间隔缺损那例手术,为什么不引用原来的办法?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励峰:对于这类手术,原来有两种做法,体外开胸和内科的方法。但是这两种方法都有弊端:前者创伤大,恢复慢;后者在X光下做,辐射严重,且难度较大,失败的话,还要转移到手术室,面临体外开胸。

我当时的考虑就是:一、我是外科医生,如果没封堵好就可以直接开胸,不需转移。二、手术是在B超下完成,没有辐射危险。三、我这种做法受益人群广泛。因为内科介入的方法只适用于三岁以上的小孩,三岁以内的小孩血管太细,易受到损伤。这个病是先天性的,应该在三岁之前做,但三岁以下内科就没办法做。这个室间隔缺损的外科微创封堵手术是全世界最早的一例,后来在全国及国际上推广,这也是我对中国儿童做的一个贡献吧。

唐晔:有没有您觉得做的最累的手术?

励峰:比较多的是主动脉夹层。常规的手术时间是十多个小时,快的也要七八个小时,如手术不顺利,可能要二十个小时。

唐晔:有过二十个小时以上的手术吗?

励峰:有两类手术。一类是主动脉夹层,做完手术之后要给患者反复止血,这种止血很累,需要四、五批医生轮班。第二类是病人病情很重,手术做完之后心脏跳的无力,体外循环机器撤不掉,这种情况下,要一直观察心脏跳动的情况和他各方面指标。心脏外科医生需要耐力,要有韧性,要站得住,要很长时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唐晔:有没有觉得很遗憾的手术?

励峰: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我还是年轻医生的时候,在高年医生指导下主刀做换瓣膜手术,这个手术的死亡率很低,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术后她的心脏还是跳不起来,后来越来越弱。最后把她送入太平间的时候,当看到她小辫子的一瞬间,我非常难过。那个红红的小辫子特别美,突然间就消失了。

3、相信医学,相信医生

唐晔:有一本书叫《心外传奇》,是反应心外科行业的一本书,书中的一个观点是,心外科医生大多数时间就是和死神赛跑。

励峰:我没读过这本书。我觉得没有书中说的那么夸张,现在心外科手术的成功率是较高的,天天和死神赛跑我吃不消。一些特殊病例会有一定的死亡率,但常规的手术如果各个环节都控制好的话,是很安全的。当然,前提是医疗团队要过硬。

唐晔:您对生命是有特殊理解的,您觉得生命是什么?

励峰:我觉得生命既脆弱又顽强。脆弱的是,手术台上一个很小的动作,就有可能夺去他生命。顽强的是,有的病人在重症监护室里能够坚持很多天,直到心跳停止。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如果有一个顽强的生命来配合医生,那么治疗的结果多数是好的。

唐晔:您有信仰吗?

励峰:我没有信仰。我觉得一个人按照人世间道理来做事情,按照常规伦理道德做事情,就可以了。

唐晔:2015年跟我们读者说点什么?

励峰:希望每个人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如今,现代医学已经发展到一定高度,至少在心脏外科这个领域,大部分疾病的治疗都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