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脾胃的方子就能救人一命
2018年07月17日 【健康号】 黎崇裕

15)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健脾胃的方子就能起死回生,救人一命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理解母亲为什么不允许我在学医上走捷径。我曾认为,中医首先是经验的积累,后又借用阴阳五行做框架来安放经验材料,阴阳五行与中医药不是骨肉关系,而是中医没有找到更好的理论框架前寄居的贝壳。我想,如果我学会诊脉、把握病症,能相应用药,就应算是合格的医生,阴阳五行可以不用,也不用费太大的精力去读经,可母亲说我要是如此行医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珠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名医工作室黎崇裕

今天,如我当年所想的从病症找相应的药的医生多了起来,可中医的医术下降了,中医的疗效趋于一般,神奇不再,好多西医都能开中药,还美其名曰“中西医结合”。这些医生所走的不正是当初我要走而被母亲阻断的路吗?

现在,我在日常生活中常做的一件事是阻止人们乱服中药。亲朋好友,常有因身体不适到药店找中成药吃的。只看所治症状,不分表里寒热,乱服一气,不仅无益,反而有害。中药不是像西药那样某一种药就是固定治某一种病的,有人把某一中药就当成治感冒药,得了感冒拿起来就吃,我就很反对,同样是感冒,春季和秋季的不一样,今年和去年的不一样,虽然感冒往往是表证,可用解表法,但解表还有辛温解表和辛凉解表之分呢,不同地域的人,用药也不一样,不辨证而用中药是中医大忌。

人们服用中药的方式正在受西医用药方式的影响。如今大量的中药销往国外,外国人在西医思想指导下用中药,实在不是发扬中医药,而是令其速亡。

当我向人们解释为什么他所服用的中成药对他有害无益时,我不自觉地、无可选择地、必然地要使用阴阳五行理论。

我关注哲学,关注科学,但目前还没找到一种能替代阴阳五行学说来叙述中医对人体认识的理论。

并不是时代发展了,人们对事物各方面认识就同步发展了,人类的认识道路不完全是积累式的,也是熊瞎子掰苞米式的。人类的狩猎能力肯定是退化殆尽了,有了枪的人类就不再需要对付猛兽的勇敢和力量了,于是,手拿一支枪的文弱书生可以尽情嘲笑和否定古代猎人的智慧、勇敢和强壮。可是,枪,再先进也是人的外在,而智慧、勇敢和强壮才是人的内在品质,用外在替代和否定内在岂不是本末倒置?

我先前期望西医的发展将会同所有医学的期望目前还看不到希望,我甚至感到从西医的道路上一时还走不到中医。

我一位同事的母亲得了肾病综合征,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是另一个城市的医生,把她接去治疗,结果越治越重,下了病危通知,备好了寿衣。

这时,我的同事突然对她哥嫂产生了信仰危机,给我打电话要求帮助。我请我们当地一位姓郝的年轻中医,用我们单位车,行车六七个小时,紧急赶往另一个城市。

我想,看到病人昏迷不醒,血压仅有30了,这个医生非回头就走,拒绝给看病不可。我给同事打电话,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这位医生到达后,并没有吃惊,而是诊了脉,开了药。我的同事马上抓了药,煎好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说,病人已经几天不睁眼、水米不进了,怎么吃药啊?我让她用小匙顺着嘴角一点点往嘴里润,按物理的方式让药顺进去一点是一点,同事就这样把药喂进去一些。

到了晚上,同事给我打电话,说她母亲睁眼睛说饿。我想,完了,回光返照。同事问,给吃吗?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我说,给吃吧。心想,最后一顿了,吃吧。

同事在给她妈妈喂了些流食之后,又给喂了些汤药。第二天早晨,同事打来电话,说她母亲又睁眼说饿了。我一阵惊喜,松口大气说,祝贺你,你妈得救了。

我很惊异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什么叫妙手回春呀?这就是。我让同事把那张救命的药方拿回来我看看,我想看看他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药方很平常,不仅没有什么出奇制胜的药,甚至没有一味治肾病的药,只是一剂变通的强胃健脾方。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健脾胃的方子就能起死回生,救人一命?

我感到奇怪,找机会向这年轻人讨教。他说他是按五行生化制克来的。水旺,土虚,五行不通,阴阳失衡……要先固土,升阳,抑旺扶弱……由此我悟到母亲为什么不允许我像学西医那样去学中医,为什么说那样就不是中医,就是害人。一个救命的药方是那样普通、寻常,它的神奇体现在理论上、运用上、能力上。

正像围棋的黑白子,在不同的人手里,就有了不同的动、势能。一个棋子所占的位置,它与其他棋子形成的特定关系,能使一颗普通棋子很不普通。我们研究围棋不是研究黑白棋子的质地,而是要研究棋局。中医的精髓正像围棋一样,它不是像西医那样用不断发明新技术、新药来治病,而是如围棋手的升段,不断提升认识境界。没有一个深邃的文化在后面,只把其当成一种单薄的经验和几百种药,那么中医很快就会降至连西医也能开中药的水平了。

中医如围棋,不可抽象,不能客观,它的生命力就在于它以现实性取代客观性。把它从现实中,从上下左右的关系中,从一个局势中抽取出来,剥离出来,它就失去了确定的意义和价值。非要把中医客观化从而论述它,如同脱离棋局论围棋子,既无法论述也没有意义。不是所有事物都可以被绝对清晰地界定,不是所有事物都有可以用非此即彼的实证方法来判断或演绎。法律是一门概念必须清晰的学问,刚学法律的人会觉得一切都是清楚的。可学上20年之后,你会觉得一个最简单的概念都是不清楚的。在当今时代,让人们承认不能被客观化的理论是门学问的确是很困难的。

I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问中医几度秋凉》,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作者/艾宁。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协商。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黎崇裕
住院医师/讲师
擅长经方体质辨识及膏方调养,对亚健康体质调理及过敏性疾病的防治;擅用经方治疗儿科、妇科、内... 更多
去Ta主页
Ta最近的文章 更多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