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抗体治疗才是终极武器,抗SARS已获得验证,此次是否还能显神效
2020年02月16日 【健康号】 胡洋

抗体治疗才是终极武器,抗SARS已获得验证,此次是否还能显神效

可能很多人到今天还是心存疑问,为什么病毒感染怎么就那么难以控制,我们治疗肺炎随便上个抗生素都能很快显效,病毒感染怎么就那么难,为什么SARS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找到一个能迅速控制病毒感染的药物呢。

其实,这还是要从病毒和细菌的区别来说起,细菌是一种可以独立生存复制的微生物,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外面有细胞壁负责抵抗外界的恶劣环境以及免疫细胞的杀灭,内部有各种各样各司其职的细胞器官,可以自己合成蛋白质,复制遗传物质,利用外界能量物质进行能量生产和利用,可以说离开了被感染对象的身体,细菌一样能够生存繁殖下一代,只是没有在被感染者体内那么舒服罢了。

说到这里,大家在想,这和我们今天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关系就在于,功能越复杂,弱点越多,这个弱点就是我们科学家攻击它的靶点,比如细菌的细胞壁,大部分细菌失去细胞壁是不能活的,很快外界的水分就会进入细胞将它胀破,我们人类找到的第一个广泛应用的抗生素鼻祖——青霉素就是依靠攻击细菌细胞壁来杀灭细菌的,青霉素会抑制细菌细胞壁的合成,让细胞壁逐渐失去作用。还有细胞内有专门合成蛋白质的“器官”——核蛋白体,核蛋白体通过读取RNA密码利用氨基酸合成蛋白质,蛋白质是各种生物体的基本功能载体和结构组成元素,没有蛋白质,大部分高级生物甚至包括病毒都是无法生存的,我们常用的红霉素类抗生素就是依靠阻碍蛋白质合成起作用的,还有喹诺酮类抗生素(左氧氟沙星类抗生素)则是直接阻碍细菌的基因合成起作用。

可以看出来,细菌可以有很多弱点可以 作为我们的目标,还有一个弱点,细菌和病毒没法比,那就是细菌大部分情况下无法进入到感染对象的细胞内部生长,这样,药物就可以直达细菌起作用,有个别细菌比如结核菌可以在人的巨噬细胞内部生长,仅此一项就给结核治疗带来很大难度,一般细菌一两个星期就治好完事了,结核菌需要几种药连续服用至少6个月的时间。

好,我们再来看病毒,病毒结构简单,一个蛋白质外壳包住一小节基因物质,简单的让人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活的东西,它在感染对象体外甚至是体内,只要不进入细胞内都没办法自我复制,只要不复制就没有弱点可循,没有什么药物能直接“弄死”一个没有什么活的气息的病原体,将来或许有一天人类发明纳米机器人或许能将病毒直接捏扁,现在对于这样一个棘手的小东西,基本上没有消灭它的“抓手”。

而病毒在细胞体内生存的特点更加加大了药物起效的难度,病毒进入人体后会找到合适感染的部位,靠近感兴趣的细胞后通过各种方式进入细胞内部,进入之后立即脱掉外壳,剩下光溜溜的基因遗传片段,这一小节片段不简单,很快就会插入到感染细胞的基因里去了,我们的细胞这时候还活的好好的,似乎也没有察觉或者察觉了也毫无办法,在日常自我复制基因的同时,顺便就把病毒的基因也复制了,结果病毒的基因越来越多,它又利用细胞造蛋白的器官合成自己的蛋白外壳,一组装就成了新的病毒,当病毒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细胞就逐渐死亡裂解了,释放出来的新病毒再去感染其他细胞,如此循环。所以要想杀死病毒,得首先杀死被病毒感染的细胞。

杀病毒先杀自己细胞这句话不是我随便说的,其实我们身体在很多时候就是选择这么残酷的方法来杀灭病毒的,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肝细胞,人体免疫细胞拿这些已进入细胞的病毒毫无办法,只有把肝细胞一起吞掉分解,这也是乙型肝炎爆发的原因之一,很多细胞不是被病毒破坏的,而是被自身的免疫细胞破坏的,有时候乙肝病毒伪装的很好,不被身体免疫细胞识别发现,只是悄悄的躲在肝细胞内随同肝细胞一起复制,会达成一种微妙的共生,我不害你,你的免疫细胞也找不到我,这就是带病毒状态,很多乙肝带毒者没有肝炎症状,长期看起来像个健康人,但最终容易在复制基因的时候造成错乱而导致肝癌。

所以,现在一些抗病毒药物主要通过阻止病毒进入身体但还没有进入感染细胞的这段时间起作用,比如奥司他韦抗流感病毒,一定强调要在症状初起的48小时以内使用,过了这个时间段,病毒已经进入细胞,药物也无能为力,但大部分人不吃奥司他韦,流感也能自己好是什么原因,那就是人体抗体在起作用了。

说了那么一大圈,终于说到了今天的主角——抗体,抗体不是活的,它只是一个蛋白质,但是它在免疫网络中是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免疫功能最终需要两方面力量来行使作用,一方面就是各种具有杀灭吞噬功能的细胞,比如巨噬细胞、NK细胞等,另一方面就是血液中的各种各样的细胞因子和抗体,对于病毒的抵御,最终需要抗体来发挥消灭作用,抗体可以直接和病毒结合,起到所谓中和的作用,一旦被抗体结合做了标记,病毒在体内就会按照固定的流程被消灭并排除体外,乙肝患者经常检查两对半的话就会有所了解,乙肝表面抗体具有保护作用,它可以阻止病毒再去感染其他肝细胞从而达到抵御病毒的作用。

既然无法找到合适的药物,科学家就只能从人体自身血液中能够抵御病毒的抗体身上找方法了,其实这样的方法早已在临床上使用,具体的“药”就是免疫球蛋白或者称为丙种球蛋白,丙种球蛋白来自于人们所献出的血液,这种不加选择的丙种球蛋白是一种混合体,是多种抗体混杂在一起形成的,这样的混合体好处就是各种病毒细菌都能抗一抗,坏处就是像新冠病毒这种之前大家都没有感染过的病毒,普通的丙种球蛋白起不到作用,因为里面不含杀灭新冠病毒的抗体,一种抗体只能针对一种病毒,没有感染过就不会产生相应的抗体,需要新冠病毒感染康复者的血液才能提取获得特异性抗体。

在SARS抗疫后期,就已经使用了康复者的血浆制品以及免疫球蛋白对重症患者进行治疗,此次新冠感染,也开始采用该方法对病人进行治疗,据新闻报道,2月8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为指南,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了10人。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这样的疗效基本上是药物无法达到的。

国家现在正在加紧特异性免疫血浆制品和球蛋白的提取制备,相信会很快给重症患者带来福音。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