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难杂症用这个方
2019年06月18日 【健康号】 刘维忠

治疗疑难杂症,老中医一直用这个方剂!
卢医  
一、黄连温胆汤的沿革
黄连温胆汤即温胆汤加黄连而成。温胆汤出自《备急千金要方·卷十二》,由半夏、枳实、陈皮、竹茹、甘草、生姜6味药组成,温养胆气为其主要功能,用于治疗胆寒所致之大病后虚烦不得眠。但后世不断扩展,及至宋代陈无择在《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将原方加茯苓、大枣,指证不再说是“胆寒”,而说是“气郁生涎(痰),变生诸症”,主证也扩充为“心胆虚怯,触事易惊,或梦寐不详……或短气悸乏,或复自汗,四肢浮肿,饮食无味,心虚烦闷,坐卧不安”。进一步扩大了温胆汤的主治定位,拓宽了其适应范围,“痰涎”和“气郁”所变生的诸证都可应用温胆汤,可随具体病情加减变化,如偏寒者加大生姜、陈皮用量,偏热者可加黄芩、黄连。
单加黄连即是黄连温胆汤,首见于清朝陆廷珍之《六因条辨》,可治胆郁痰热、胆胃不和等多种疾患,使“温胆”之意更具“清胆”之功,所以后世临床以此为基本方衍化,应用甚广,可治疗多种杂症。
二、临证加减
先生常说,千方易得,但一效难求,有时根据病情更换一味药或改变某味药的剂量,所起效果就会迥然不同。特别是一些疑难杂症,多缠绵难愈。临证时要充分认识到病因病机的复杂性,抓住主要矛盾进行辨证,再结合不同的病情灵活加减变化。如用黄连温胆汤加酸枣仁、远志、合欢皮、石斛、淮小麦、琥珀治疗心悸、不寐、脏躁等;加天麻、煨葛根、白菊、五味子、柴胡梗、赭石治疗高血压、颈椎病等引起之眩晕;加延胡索、蒲公英、郁金、丹参、檀香治疗急慢性胃炎、溃疡病等属肝胃不和、痰热内扰者;加大黄、芒硝、全瓜蒌,用治温热病、急性胰腺炎、习惯性便秘属热结肠腑、痰火内盛者;加用三子养亲合葶苈汤治疗顽固性哮喘等。先生根据多年运用黄连温胆汤的经验,拟用原方加减更名为消化复宁汤:竹茹15g,苍术15g,柴胡10g,黄芩9g,枳壳12g,郁金10g,延胡索12g,白芍20g,山楂15g,蒲公英20g,车前草15g,谷芽、麦芽各25g。取温胆之意而不用温胆原方,加减治疗心悸(胆心综合征)、胁痛(胆囊炎、胆石症)、胸痹(冠心病)、嘈杂、吞酸(胆汁反流性胃炎)、泻痢(慢性结肠炎)等,每每收效,获益良多,兹不赘述。
三、典型病案
案1习惯性腹泻
患者,男,73岁。初诊时间:2007年9月20日。
患者反复腹泻发作数十年,于中年时患“肠炎”后始出现腹泻,每由过食生冷、油腻后诱发,自服“消炎药”后即止,但稍不注意即又复发,遍寻中西医治疗无效,深受其苦,辗转千里特来求治于先生。原有肺结核、胆石症病史,腹泻时伴有腹痛,泻后痛减,大便无不消化食物,无脓血。纳食尚可,唯食多则胀,胀甚则欲泻,小溲可,眠差梦多,口干喜饮,舌暗红苔中根部厚腻,脉弦数。按其病证,乃系脾虚胃强、运化不良之象,拟予健脾益胃、调节腑气法为治,方仿黄连温胆加减为用。处方:北沙参20g,石斛15g,竹茹10g,陈皮10g,苍术15g,白芍20g,酸枣仁30g,炒黄连3g,灵芝10g,炒苡仁30g,炒诃子10g。
2007年10月31日二诊:自诉服原方10剂后症状有所缓解,又服原方20余剂,腹泻虽仍偶有发生,但不似以往频繁,食眠亦大为改观。原方改投丸剂,嘱其继服以资巩固。
案2吞酸
患者,女,68岁。初诊时间:2005年8月9日。
患者嗳气吞酸已有10多年,时轻时重,曾经检查拟诊为胆汁反流性胃炎,迭用多方症情不稳,故来门诊求于中医治疗。视其形体虚满,素有冠心病和脂肪肝病史,舌暗淡苔薄,诊脉略弦而右大于左。以脉证分析,乃系木乘土位,气机横逆之象,治用降逆和胃、转顺气机为宜。处方:姜竹茹10g,陈枳壳12g,茯神20g,陈皮10g,姜半夏12g,炒黄连3g,红豆蔻10g,赭石15g,明天麻15g,炒丹参15g,白檀香6g。患者于2007年7月23日前来诉及2年前为其开了10剂中药,治愈吞酸病,至今未发。
案3顽固性失眠
患者,女,31岁。初诊时间:2007年8月23日。
患者经常失眠已2~3年,职业为护士,常上夜班,平素睡眠不佳,入睡困难,夜梦纷纭,易醒,醒后难以入睡,每日只能睡2~3小时,伴有胸闷感,喜叹息,叹后稍舒,平时情绪不宁,心烦易怒,纳可,二便调,舌红苔薄白,脉细弦。月经周期正常,量略多。考之乃系肝失条达,气机逆乱,心神受扰之象,拟予条达木郁、安镇心神法为治。方取黄连温胆之意加减为用,拟方:竹茹10g,枳壳12g,茯神20g,远志10g,酸枣仁30g,合欢皮30g,青龙齿40g,白芍30g,淮小麦50g,炒黄连3g,琥珀6g,药进10剂,水煎服,日1剂。于9月4日二诊:睡眠好转,每日已经能睡4~5小时,原方去青龙齿,加石斛10g,继服15剂以固疗效。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