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肾炎诊治经验
2018年07月15日 【健康号】 卢立新

摘要:慢性肾小球肾炎(简称慢性肾炎)是一种免疫反应性疾病,目前尚无特异性治疗方法。作者通过查阅古代、现代文献,结合临证实践,借鉴传统经络研究和现代研究经验,从机体自稳自调机理出发,首次提出经络导引疗法—抓两头带中间治肾法和无创自体疗法—以尿治肾法,旨在调动机体自身抗病能力,激发自身正气和修复能力,消除蛋白尿、改善临床症状和保护肾功能,减少药物的毒副反应。泰安市中医院肾病科卢立新

在临证中,必须重视早期监测和正确调养,留意小便颜色及尿量多少、尿中有无泡沫,及时到医院进行尿液常规或血液常规、肝肾功能等的有关检查,测量血压或做肾脏的超声检查。一旦患病,就要正规合理治疗,保持良好心态,适度进行运动。内病外治,透皮吸收,整体调理,减少治疗造成的再次肾损害。积极控制高血压,选用肾毒性低和疗效好的长效药物,降压达标;消除蛋白尿与血尿,保护健存肾单位;预防和积极治疗感染,保护肾功能。通过对百会和涌泉穴的按摩和推拿,起到协调机体阴阳、促进气血循环的作用,加速机体代谢与修复。配合按摩双肾俞及腰部经脉,加速血液循环与代谢,激活健存肾单位,清除有害免疫复合物。患者尿中含有对人体有用的诸多物质,如蛋白质、微量元素、各种酶、抗凝物质等,而其酸碱度、渗透压与机体内环境相吻合,从而易于被机体吸收,尿是人体内“自我生成的治病药物”,经验证此法是治疗本病的天然、有效的方法。只要观念转变,此法简便易行。

 

慢性肾小球肾炎(简称慢性肾炎)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慢性进行性肾损害,临床表现为长期持续性尿检异常,如蛋白尿和/或血尿、管型,可有水肿、高血压及缓慢进行性肾功能损害[1],而全身症状皆有尿液改变所致,至晚期则发展为肾功能衰竭(俗称尿毒症)。本病多隐匿起病,早期不被人们所认识和引起重视,临床上经常有患者到了尿毒症期才到医院看病,已经错过了良好的早期治疗时机,实在令人痛惜!因本病为人体免疫反应性疾病,无针对性治疗药物,且每因感冒或饮食、情绪变化、劳累等因素而诱发,若不积极治疗和调养,则很快会发展到尿毒症期,给患者及家人带来精神及经济上的严重打击。我们在临证中发扬中西医结合之优势,在治疗慢性肾炎方面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能明显的减轻或消除患者的蛋白尿或血尿,较好的改善肾功能和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延缓或阻断肾功能的恶化。现从预防和治疗两方面论述如下:

一 重视早期监测和正确调养。

在日常生活中要留意小便颜色及尿量多少、尿中有无泡沫,及时到医院进行尿液常规或血液常规、肝肾功能等的有关检查,测量血压或做肾脏的超声检查,以便早期发现病情,早期正确治疗,即“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对于有慢性肾炎的患者一定要定期检查尿液(约1~2周检测一次)和肾功能(约1~2个月检测一次),按时服用有关药物,且避免应用有肾损害的中西药物!一旦感冒或病情加重,就应及时到正规医院进行诊治,切不可拖延或自服药物,以免使病情进一步加重。平素应注意适度活动,若病情较轻或病情稳定可从事一般脑力活动或轻度体力活动,但避免过度劳累。要养成良好的应对病情的心理素质,既不过分恐惧紧张,又不过分大意、马虎不在意。要用一颗平常人的心态面对生活和工作,学会轻松愉快地对待自己和其他问题,即《素问·上古天真论篇第一》所云:“恬淡虚无,真气从之”。还要尽量少用药,“是药三分毒”,各种药物服用后大都要在肾脏代谢与排泄,从而会进一步损害肾脏。如某些抗生素[2]、部分解热镇痛药[3]和造影剂[4]及含马兜.铃酸之中草药(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等)[5]肾毒性较大,尽量避免应用。

二 中西药结合,以天然中草药为主。

因大多西药均为化学合成物品,具有一定的肾毒性,且个体差异较大,故临床选药时一定要个体化用药,能不用就不用!非用不可时要从小剂量开始,严密观察用药后反应,疗程宜短。中草药是天然非化学合成药品,采天地之气而生,因地域时节及本身特性而有寒热温凉之四气和辛甘(淡)酸苦咸之五味,能以其性味之功效达补偏救弊之目的。通过多年来的临床研究和复习、总结文献,本病急性发作时多以风热和湿毒为主要表现,治当疏风清热、利湿解毒,方选清热利咽汤加减[6],药选:双花30g 连翘20g 黄芩15g 栀子10g 苡仁30g 蝉衣20g 丹参30g 水蛭12g 地龙12g 石韦25g 紫河车10g(研末冲服) 黄芪30g。水煎服,日一剂。病情稳定时多为脾肾气阳或阴不足兼夹瘀血或痰浊,此时宜选参芪地黄汤或补肾活血汤、山西益肾汤等加减[7]。配合雷公藤多苷,每次2片,每天3次;或昆明山海棠片(火把花根),每次4片,每天3次。有高血压、重度水肿者可选用ACEI类如卡托普利或贝那普利等以降压、利尿剂双氢克尿噻或呋塞米等利尿(但应注意电解质的平衡)。为减少本病复发,可让患者常服益气利咽茶:黄芪、双花、桔梗、甘草、白茅根。或用艾条灸双足三里,每次约30~45分钟。或行艾柱瘢痕灸,以激发、调动机体的免疫功能。

三 内病外治,透皮吸收,整体调理。

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密切相关。中医理论认为,肾脏乃人体先天之本,和其他脏腑、组织关系非常密切。利用中药洗浴、外敷或针灸、推拿、烤电等外治法,通过药物透皮吸收,经络调节人体气血阴阳,促进机体排泄,达到平衡阴阳,调理脏腑功能的功效。或加神灯照射,远红外线透皮吸收,提高疗效。外洗中药多选用芳香温通、清热解毒和活血化瘀之品,如麻黄、桂枝、防风、双花、红花、栀子、伸筋草、透骨草、威灵仙、丹参各15~20g,开水浸泡,药浴水温在40℃左右,时间以30分钟为宜,以遍身微似汗出为佳。药浴之后最好配合足底按摩,更能增强活血化瘀、改善循环之功。

四 控制高血压,消除蛋白尿与血尿,保护肾功能。

这是治疗本病的三大原则。由于长时间的高血压和蛋白尿是造成肾功能减退的主要因素,故应对此积极治疗。前面已有论述,但不能完全解决患者的问题。而且临证中经常遇到反复难治的高血压和蛋白尿,此时一定要认真分析其原因,然后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对于难治性高血压,一般要选择长效的降压药,而且要联合三种以上药物应用。我们的经验是选用:ACEI、CCB、ARB、美托洛尔等,一般应用1~2周即可控制高血压。对于蛋白尿,大多在控制高血压的同时有所减少,但还应辨证加用中药治疗,一般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益气利湿为主。常用方药参见前述第2条。静脉点滴活血化瘀、益气养阴之中成药,如丹参粉针、川芎嗪注射液、血栓通注射液灯盏细辛注射液、脉络宁、黄芪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等,任选1~2种应用,能较好的改善肾脏血流,降低蛋白尿,增强机体免疫功能,提高肾功能。

五 积极控制感染,改善全身症状。

本病由于免疫功能下降,极易感冒或合并全身各部位感染。最常见部位是:上呼吸道、泌尿道、肠道等,每感染一次则易诱发加重本病一次,故应加强本病患者的自身防护,尤其在气候异常变化或传染病流行时更应格外小心。一旦合并感染时要寻找感染源及相关病菌,或做有关分泌物的培养,以选择有效低毒之抗生素,既消除病菌,又不加重肾脏损害。一般中病即止,不可长时间用药,以防药物的肾毒性,正如《素问·五常政大论篇第七十》所云:“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除此之外,笔者结合临证实践,挖掘民间治病经验,借鉴社会、自然之理,提出以下两点治疗肾病的自然、天然方法,旨在减少药物的毒副反应,重视机体自调、自稳,调动机体自愈潜能,激活机体抗病修复能力,更好的保护肾脏,降低医疗费用。

六 经络导引疗法--抓两头带中间,调理阴阳保体健。

经络是人体功能的调控系统,在实现生命过程中物质、能量和信息的转化传递方面有重要作用。中医认为经络具有行血气、通阴阳、决死生、处百病的重要作用。如《灵枢·海论》篇说:“夫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腑藏,外络于肢节”。肾居人体中间,为先天之本,内寓元阴元阳。慢性肾炎患者,大多表现出阴阳失调状态。头居人体之巅,是人体阳气最旺盛之处,尤以巅顶之百会穴最具代表性。足底在人体之最低处,是人体阴气最重之体现,其中涌泉穴最具代表性。从经络循行及络属来看,百会穴为督脉经与足太阳经交会穴,能统领一身阳气。涌泉穴为足少阴肾经之“井”穴,精气旺盛之处,能调节人体之阴阳。因此,通过对百会和涌泉穴的按摩和推拿,可起到协调机体阴阳、促进气血循环的作用,从而加速机体代谢与修复。同时配合按摩双肾俞及腰部经脉,加速血液循环与代谢,激活健存肾单位,清除有害免疫复合物。经临床验证,具有明显的利尿消肿、改善整体状态、提高机体免疫功能之功效,从而促进机体自身修复[8]。

七 无创自体疗法--以尿治肾法。

因本病主要表现为尿检异常,且因尿改变而导致某些全身症候出现。由于患者尿中含有对人体有用的诸多物质,如蛋白质、微量元素、各种酶、抗凝物质等,而其酸碱度、渗透压与机体内环境相吻合,从而易于被机体吸收。因此,患者自饮尿液应是治疗本病的最简易有效的方法,迎合了治疗本病的补充蛋白质及微量元素、抗凝、利尿等治疗理念。可以说,尿是人体体内“自我生成的治病药物”,既无任何毒副反应,又能补泻兼治。所谓补是指尿液是阴液,内含微量元素、蛋白质等属阴的物质,能直接补充从尿液丢失的某些物质,发挥益气养阴之功效;泻是指尿中含有抗凝物质,能活血化瘀、其性微寒则能清热。但人们长期以来只注重了尿液的生化检查,未考虑尿液的治疗作用。再加人们对尿液是人体排泄废物的不正确认识,患者多不愿接受此种治疗,从而使本疗法的开展有一定难度。但是,只要医者进行耐心细致地说服解释工作,打消患者的思想顾虑,或亲自示范展示,就一定能够顺利开展这一独特疗法。因膀胱为净府(《素问·汤液醪醴论篇第十四》曰:洁净府),内藏津液(《灵枢·本输第二》曰:膀胱者,津液之府也),故当机体未被感染时尿液是对机体非常有用的津液物质。慢性肾炎患者多数时间无尿路感染现象,尿中是无菌的和无味的,完全可以放心饮用,且尿中的代谢废物机体不再吸收,不会给机体造成任何危害。世界上已有许多国家的正常人开始饮自己的尿液,受到非常显著的强身健体、延缓衰老之功效。在国内有些地区(如陕西西安之相宝印等)已有饮尿治疗某些疾病的经验,并在一定范围内得到推广。宋朱熹(宋朝理学名家)家族秘传的尿疗口诀:“回龙汤,寅卯尝;治血症,管拔伤;去隐疾,助成长。补气血,滋阴阳;冬至服,立春放。戒荤腥,不可忘;除头尾,要中央。目睹色,欲清澈;竹做引,达病肓。枣作辅,除口障;年年喝,益寿强。”说明这一方法早在民间广泛应用。国际和国内均举办过尿疗学术会议,旨在推广这一纯天然疗法。该疗法体现了以下学术思想:机体自稳自调学说;保持机体内环境稳定是健康的重要保证;缺什么补什么;比腹水回输更安全的自身调理术。具体饮用方法是:患病早期即用,越早越好。每天清晨空腹取晨尿之中段尿液150ml即刻饮用,不加佐料或少加大枣汁以改善口感,便于机体吸收利用,更好的发挥治疗作用[9]。此法已经10余名志愿者治疗应用,均获痊愈,收到了比药物治疗更稳定、更可靠的疗效。

参考文献:

[1]叶任高,沈清瑞.肾脏病诊断与治疗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262.

[2]赖德源,刘剑伦.抗菌药致肾损害的防治[J].新医学,2000,31(3):142.

[3]陈文,谌贻璞.非甾体抗炎药物的肾损害[J].新医学,2000,31(3):140.

[4]余学清.药物性肾损害的发生机制和临床表现[J].新医学,1996,27(3):118.

 [5]郑法雷,苏震.慢性马兜.铃酸肾病的研究进展[J].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02, (06):401.

 [6]赵平,卢立新.自拟“利咽汤”治疗慢性肾炎103例临床观察[J].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09,10(05):438.

[7] 赵进喜,黄文政,贾志杰等.益肾汤治疗系膜增生性肾炎的实验研究 [J].山西中医,1993,(02):019.

[8]卢立新,刘志新.非药物疗法治疗慢性肾脏病临床研究[J].中国现代医生,2008,46(09):62.

[9]卢立新.慢性肾脏病预防与治疗策略[J].社区医学杂志,2007,5(16):28.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