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炎
2019年07月29日 【健康号】 刘维忠

辩证辨病心得:慢性胃炎
卢医  
慢性胃炎属于痞满,胃痛等范畴,由于病因病机复杂多样,以至于本病的证型也多种多样。比如过食生冷,寒邪客胃,日久伤及脾阳导致脾胃阳虚;过饱或饮食不洁导致脾胃壅塞,继而湿热内生;还有经常因恼怒或抑郁等不良情绪引发的肝胃不和及肝胃郁热等等。
临床所见的胃病多数虚实夹杂,而且治疗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矛盾的地方。比如脾虚运化无力,影响到胃的腐熟和降,此时脾虚与食滞常共存,治疗时过补易碍食滞,过消又易伤脾气,遇到这种情况,补中寓消较为适合,取炒白术,枳壳,莱菔子等;湿热型胃痛日久热邪伤阴,气机郁滞日久亦可化热伤阴,故湿热内蕴与胃阴不足也经常同时存在,治疗时滋阴容易助湿碍胃,燥湿又恐伤阴伤胃,遇到这种情况,根据它们的严重程度以及利害关系分配相应剂量的山药,玉竹和黄连,蒲公英。
山药和玉竹善补胃阴,且不滋腻碍胃,黄连和蒲公英能清热燥湿解毒,又擅长健胃厚胃。提到黄连和蒲公英不得不多说几句,慢性胃炎与幽门螺旋杆菌HP感染有关,胃炎证属湿热型的多数与HP相关,此二药经验证,针对这种病菌有很好的灭杀作用,所以选择这二味药,不论是辨证还是辨病,均应属于理想药选。

久病入络,胃病日久,不论从虚从实看,还是从寒从热看,均有可能形成瘀血,而瘀血证一般又都兼见于其他证型之中,通常是胃病日久的转归证型之一,然而久病又多虚,尤其脾胃病,气血必因乏源而亏少,遇到这种情况,治疗瘀血给予活血,势必耗伤气血,补气血对有瘀滞的病人来说无疑会火上浇油,此时可以选黄芪进驻中州,补脾益气,再配伍莪术,三七活血化瘀,就可以达到攻邪不伤正,补气不壅塞的目的了。黄芪配莪术是我从朱良春用药经验里学到的,它们攻补并用,祛瘀生新,运毒生肌,改善病灶的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可加速疾病痊愈。

胃属六腑,以通降为用,不论虚实皆如此,据此,我所开的每一个药方中都有一味枳实,它行气导滞,消痰除癖,势如破竹,每遇到病人服药后声称效果显著者,枳实可谓功不可没也。我一般虚证明显时用5至10克,实证明显时用10或15克。
慢性胃炎病人有时候可能因饮食不慎或情志不遂而加重或诱发,常使本来就复杂难辨的病证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此时抓住主证很重要,这需要辨证时精细入微,活法方圆,分析此次发病与以往发病的区别,尽量找出准确答案,慢性胃炎在辨证上还是有难度的,值得重视。简单说几种常见的证型。
1脾胃湿热:胃脘灼热疼痛,腹胀纳呆,口苦口臭,渴不欲引,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或濡。用药多选黄连,蒲公英,栀子等,若寒凝热郁或素有中阳虚寒者,可用半夏,吴茱萸,黄连,黄芩辛开苦降,开泄湿热。
2肝胃不和:胃胀痛连及两胁,嗳气口苦,病情常因情绪波动而发作,善太息,舌红苔薄,脉弦。用药可选柴胡,白芍,枳壳等来调肝和胃。若肝郁化火而见烧心泛酸,可加用黄连,吴茱萸开泄郁火;或者用乌贼骨,栀子制酸清火,效果都不错。
3瘀血内停:胃痛位置固定,疼痛剧烈,入夜尤甚,舌暗,脉涩或弦,可选五灵脂,三七等。
4脾胃虚寒:胃痛隐隐,喜温喜按,乏力纳少,食后腹胀,不敢进冷食,大便溏稀,舌淡,脉虚或迟缓。用药多选附子理中丸加减。
5胃阴不足:胃脘灼热,隐隐作痛,口干咽燥,嘈杂食少,舌红少苔,甚至无苔,脉细。用药多选山药,白芍,甘草等。
调养
1饮食宜清淡,卫生,不能过食生冷,辛辣等刺激性饮食以及粘硬油腻等不易消化饮食,戒烟酒,避免暴饮暴食,养成细嚼慢咽的习惯。

2情绪避免过极,恼怒,抑郁对胃病都很不利。

3适当运动,增强体质,有助于疾病的恢复。

柴胡白芍

【用量】柴胡10g,白芍15g。

【功效】疏肝解郁。

【主治】肝气郁结不舒或肝气横逆太过之证。

【按语】《伤寒论》四逆散、《和剂局方》逍遥散和《景岳全书》柴胡疏肝散方中,均用柴胡、白芍两药,以其在疏肝解郁之中发挥疏散和调的作用。
三七鸡内金

【用量】三七3g(研吞),鸡内金10g。
【功效】化瘀消积。
【主治】慢性肝炎、肝硬化。
【按语】三七化瘀和血,善通肝络;鸡内金消积化食,《医学衷中参西录》曰:“治痃癖瘕,通经闭”。两药合用,治疗慢性肝炎、肝硬化,可改善症状,增进食欲,并改善肝功能。
升麻葛根

【用量】升麻15g,葛根20g。

【功效】升散解毒。

【主治】①用治肝炎,能降低转氨酶。②慢性鼻炎、鼻窦炎。③阳明郁热所致牙龈肿痛、溃烂,以及头痛、三叉神经痛等。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