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要命的巨结肠,从拒绝手术到成功手术的坎坷历程
2024年01月08日 【健康号】 傅传刚     阅读 593

要命的巨结肠,从拒绝手术到成功手术的坎坷历程

尹女士,78岁,今年9月初因排便困难6年余,最近愈发加重,来到肛肠外科就诊。经过相关检查,诊断为巨结肠,整个右半结肠至降结肠极度扩张,大量积气、积粪,伴有电解质紊乱,当时予以对症支持治疗,肠镜吸取部分积气后尹女士自诉有明显排气排便,腹胀症状也明显好转,但是复查CT右半结肠仍有明显扩张及大量粪便积存,因此建议尹女士手术治疗,不做手术无法根本解决问题,巨结肠情况依然会逐步加重,甚至有穿孔、感染中毒等可能,尹女士及家属因纠结于自身心脏疾病等原因而拒绝手术,选择保守治疗。12天前,尹女士再次出现腹痛不适,排便困难进行性加重,并伴有明显的恶心、呕吐和腹胀等症状,遂至我院就诊。

尹女士入院后,CT平扫结果显示整个右半结肠至降结肠依然极度扩张,较9月份CT甚至有所进展,与巨结肠表现相符,并伴有结肠梗阻改变。与此同时,尹女士长期有阵发性胸闷不适,既往有高血压病史,既往冠脉造影显示有多处明显狭窄,且对造影剂过敏无法再行CTA检查评估冠脉情况。入院检查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完全性右束支阻滞、ST-T异常及左胸导联低电压。但是目前尹女士的情况为外科急症,腹部体征明显加重,腹痛无法缓解,手术为限期手术,冠脉现心内科也无法干预,也影响后续外科手术治疗。经积极与心内科及家属沟通并综合评估,继续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予以他汀类药物治疗,倍他乐克缓释片减轻心肌氧耗,单硝酸异山梨酯缓释片扩冠对症治疗。因为尹女士冠心病问题,且无法充分评估,围手术期间心血管风险相对较大,尹女士及家属再次焦虑忧心,犹豫间仍拒绝手术治疗,局面顿时陷入尴尬。

生死时速

次日,一场与死神的赛跑开始了。尹女士的腹痛情况仍没有明显缓解,绞痛的频率明显上升,无法活动,无法进食,心肺功能也因极度膨胀的腹腔挤压胸腔而受到影响,此刻的病情如同陡峭的山崖,一不留神就可能跌入深渊。患者腹部膨隆如山,心肺功能岌岌可危,每一个小时都可能是生与死的界限。急性心梗、心跳骤停、心肺功能不全、肠坏死穿孔…这些名词不仅仅是医学术语,更是悬在尹女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肛肠外科傅传刚主任及鲁兵副主任的决策如同指南针,为这场赛跑指明方向,保守治疗不再是选择,因为生命已至悬崖边缘,只有手术,才能打开生的大门。经过反复沟通与解释,尹女士和家属最终也作出了手术的决策,这是信任与决心的交织,是与死神的最后博弈。此刻,时间就是生命,手术台就是战场。

手术战场/Surgical battlefield

2023年12月22日,一场惊心动魄的手术在紧张而有序的气氛中进行。全麻状态下,医生们急诊进行剖腹探查,术中探查见盲肠、升结肠和横结肠的极度扩张令人震惊,最宽处直径达到了20cm,仿佛一条“巨蟒”般的肠道盘踞在尹女士体内,回盲部已经完全开放,近端小肠也出现了明显的扩张,充满了积气和积粪。最终手术医生们决定进行结肠次全切除术,将小肠和乙状结肠进行吻合。切下来的标本可以看见肠壁菲薄如纸,而肠腔内则积满了坚硬的粪便和气体。大网膜紧紧地包裹着这条扩张的结肠,并与腹壁粘连在一起,也给手术带来了更大的难度。在降结肠远段至乙状结肠的部分,肠管呈现僵硬和痉挛的状态,腔内还可以摸到部分成形的粪便。而乙状结肠及远端肠管的形态则是正常的。

捞出“巨蟒”般结肠

经过4个多小时的艰苦奋战,“巨蟒”般的扩张结肠终于被成功切除。手术团队的努力获得了回报,手术顺利完成。由于尹女士年事已高,手术过程极为复杂和艰难。为了确保尹女士的生命安全,手术结束后,尹女士被迅速转入ICU接受进一步的观察和治疗。

医生和护士们夜以继日地守在尹女士的病床前,密切监测其生命体征和病情变化。他们用自己的专业和爱心,为尹女士筑起了一道生命的屏障。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尹女士逐渐康复,迈向新的生活。

科普

特发性巨结肠

特发性巨结肠,是一种病因不明的肠道疾病,其特征为结肠部分或全部扩张。该病的症状主要包括便秘、腹部膨胀、恶心和呕吐等。特发性巨结肠的病因可能与个体心理因素、精神因素有关,也可能与肠道神经发育异常有关。

对于特发性巨结肠的治疗,首先可以进行保守治疗,如灌肠、饮食调整、排便训练等。如果保守治疗无效,可以考虑手术治疗。手术的方式包括根治性手术和姑息性手术,根治性手术主要是切除病变的肠管,而姑息性手术则是解除肠道梗阻,缓解症状。

需要注意的是,特发性巨结肠的诊断需要排除其它可能导致肠道扩张的疾病,如先天性巨结肠、炎症性肠病等。因此,如果您或您身边的人出现疑似特发性巨结肠的症状,应及时就医检查,以便得到专业的治疗和指导。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2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