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肺癌患者出现腿疼不一定是骨转移,还有可能是肺栓塞,可导致猝死
2020年08月03日 【健康号】 胡洋

肺癌患者出现腿疼不一定是骨转移,还有可能是肺栓塞,可导致猝死

孙先生是一个肺腺癌患者,因发现时已经有肝脏转移,分期比较晚,没有手术机会。相对幸运的是,孙先生的基因检测提示EGFR 19有突变,于是开始了靶向治疗的生涯。在口服吉非替尼的第三个月,一天早上,孙先生发现左侧小腿浮肿胀痛,而且逐渐加重,另一条腿却基本正常。孙先生慌了,难道下肢骨头转移了吗?赶紧去医院找原来的主治医生,医生一看已经判断个八九不离十了,这种情况多半是下肢深静脉血栓,做了血管彩超也证实了医生的判断。于是,孙先生不得不先暂停了靶向药,到血管外科住院了。

很多人认为血栓一般是“三高人群”的专利,其实不然,恶性肿瘤病人发生静脉血栓的几率也是很高的。在所有新诊断静脉血栓患者中,癌症病人超过20%。相比较而言,癌症患者发生静脉血栓的风险是非癌症患者的6倍之多,发生静脉血栓的癌症患者的死亡率是没有血栓患者死亡率的2.2倍。晚期病人通常在确诊后的前三个月形成血栓风险最大。

为何癌症病人容易发生血栓?

1.肿瘤本身引起的 肿瘤细胞产生各种细胞因子,血液中凝血功能执行成分受到肿瘤细胞分泌的因子刺激而增多,导致凝血功能亢进。临床上,80%以上晚期癌症患者的血液处于高凝状态,也就是说血液的粘稠度高,这为血栓形成提供了条件。

2.治疗相关 癌症病人几乎都会留置深静脉导管,包括PICC管和输液港,中央置管会不同程度损伤血管内皮,会增加了血栓形成风险。很多药物也会增加血栓风险,化疗药物会增加血栓形成风险2-6倍;化疗后骨髓抑制病人,打促红素EPO或输血小板会增加血栓风险;此外沙利度胺和来那度胺与地塞米松合用的时候血栓风险增加;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比如贝伐单抗、阿帕替尼、索拉非尼等,会增加血栓风险。小分子靶向药物比如吉非替尼,也会使深静脉血栓风险增加。

3.病人因素 晚期癌症病人身体虚弱,甚至不少卧床时间很长,这类病人贫血、缺氧,血供能力变差,血液循环也会减慢,尤其一些高龄病人,本身有动脉硬化或瓣膜疾病,发生血栓的概率很高。此外,肥胖,既往静脉血栓病史的病人也是血栓发生高危人群。

下肢深静脉血栓本身并不可怕,它最大的危险在于栓子有可能脱落,脱落的栓子进入肺部会引起肺栓塞,进入冠脉引起冠心病、心肌梗塞,小栓子进入脑部引起脑梗死。D-二聚体是一种反映纤维蛋白溶解功能的指标,临床上,D-二聚体的检测主要应用在静脉血栓栓塞(VTE)、深静脉血栓形成(DVT)和肺栓塞(PE)的诊断上。NCCN指南以及ESMO指南上有血栓风险评估量表用于找到那些最高危的癌症血栓风险患者。按照指南,肿瘤患者合并血栓的首选药物为低分子肝素,共识认为至少抗凝持续6个月。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