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时候你抱着我送医院,现在轮到我护送你就医!”(上篇)
2021年03月22日 【健康号】 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

我穿过人群,极力寻找父亲、母亲和姐姐,在急救室拐角处,我终于看到躺在临时病床上的父亲,母亲和姐姐坐在旁边不知所措,我马上到父亲跟前,他半睁着双眼

  接到电话,赶往医院

“叮铃铃——”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孪生姐姐的电话,马上接通。

“老爸现在在家旁边的医院急诊室,你有空过来一下!”姐显得有些慌乱和急促。

“爸得了什么病?”

“昨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妈发现爸起床坐不起来了,就叫我过去看,我猜测大概是帕金森老毛病犯了。现在手都抬不起来了!”

“啊!”我听后如五雷轰顶,马上请了假去看。

  1月20日上午10:20多,天阴沉沉的,市区里路面肯定堵车,我急忙乘坐地铁赶往医院。一路上我就纳闷了,昨天上午十点半发现的症状,怎么到现在才通知我呢?我在地铁里反复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姐和妈都在那里,她们让我去了就知道。

  一个多小时后,我从地铁站出来,迎着毛毛细雨一路小跑赶到这家三甲医院。一进急诊室,只见“人满为患”,打我姐姐电话也不接。

  我穿过人群,极力寻找父亲、母亲和姐姐,在急救室拐角处,我终于看到躺在临时病床上的父亲,母亲和姐姐坐在旁边不知所措,我马上到父亲跟前,他半睁着双眼,眼神无光而迷茫,半张着嘴巴,嘴唇发紫,说话不清,还吊着盐水,吊盐水的插针还带着血迹,一看就知道是个“生手”扎的。

  查明原因 即刻转院

  我焦急而气愤地问姐姐,“到底怎么回事?把爸的病历拿过来给我看看!”

  接过我爸的病历,一看,上面写着“患者13:00被家属发现吞咽困难,口角歪斜,无言语不清,无肢体活动障碍......诊断为:脑血管意外,PD,头部CT:多发脑梗,走绿色通道......”旁边贴着急诊预检凭条上写着:120车号及送来的时间为:2021/1/19 15:14:37

  我急忙去找急诊科医生,当班医生说,昨天值班医生现在已经下班了。我着急地质问她,为什么不给他在黄金时间窗内溶栓处理?!

  那年轻医生拿回病历一看,指着我姐的签名说,家属放弃溶栓治疗。

  我再仔细一看,另一页上赫然写着:“患者发病时间......筹备静脉溶栓时间窗、告知家属静脉溶栓的覆盖和风险,家属权衡利弊后决定放弃溶栓治疗、签字、王某某”。

  我又质问医生,怎么就放弃溶栓呢?你们告知我姐什么风险?

  医生说,我们都会告知溶栓风险的,经评估你爸的脑梗溶栓风险为四级:是可溶栓可不溶栓的那一级,如果溶栓造成脑出血,人就要走掉的!

  没办法,家属字已经签了,再追责也来不及了。

  我马上质问母亲,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妈妈说,怕影响我工作,以为自己前一阵子摔倒昏迷过后去核磁检查无事,就“推断”老爸也会没事的。

  姐姐早就懵了,她没看医生写的病历,也不懂什么是脑卒中,什么是“4.5小时黄金时间窗”,还自以为是地认为:父亲是两年前手抖和行走沉重表现出的帕金森病造成的。

“糊涂!那我哥呢?”

“是妈叫我们不通知你的!”我姐补充道,“哥在这里陪护了一个晚上,上午就赶回单位上班呢。”

“妈妈糊涂,哥哥和姐姐跟着糊涂!”

  在地铁里1个多小时里我就想好要转院到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我连忙转身要推着父亲转院治疗!

  可是,父亲就是不肯“挪窝”,抓着旁边的吊瓶杆子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不撒手,母亲也带着哭腔对我说,“你看你爸都哭了!你就不要瞎折腾他了!”

  我说,这哪里由得了病人做主呢!可现在怎么办?卡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忽然想到我爸最相信的一位医生来,他就是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康复科主任姚金荣,于是我打开视频,连忙跟他接通,让姚主任来说服我爸转院。

  在2019年7月,我爸双腿静脉曲张引起小腿及脚跟部位发炎红肿,也是到就近的这家三甲医院治疗无效,这家大医院的主任只是一句话,要我爸平时双脚抬高点,再配了一点消炎药而已。我慕名找到姚金荣主任,经姚主任指点“迷津”,介绍给现在的虹口某医院他上医大的同学诊治,最后治好了,所以我爸特别相信姚主任。

  果然,在姚主任的劝导下,我爸倔强的“牛脾气”终于烟消云散了,他点了点头。

  我马上跑到那个急诊室医生那里要求立刻转院治疗,医生写完转院意见:“离院有风险,可能危及生命,家属表示一切后果自负”让我签字,我也不顾一切立马签字。此时,妈妈和姐姐大概被我气得不见踪影,签字时间是12:41。

  送到脑科 重症监护

  叫来120急救车后,我连忙把临时病床推出急诊室,随车司机和我一起把父亲轻轻地搬到急救车上,我大声对父亲说,“爸爸,小时候你抱着我送医院,现在轮到我送你到医院啦,不要怕,有我在!”

  在急救车上,我紧紧握着父亲的手,回想起我小时候四岁时一家人要到动物园去玩,我高兴得忘乎所以,从床上蹦来蹦去,结果后脑着地摔成了脑震荡,我摔伤后昏迷第一次醒来,感觉到是父亲抱我入怀,乘坐那种用货车改装的救护车,一路摇铃送到市里大医院,第二次醒来是晚上做噩梦,是父亲安慰我入睡的,在那里我住院治疗几个月后顺利康复出院,也是父亲时常陪伴着我。现在轮到我送父亲去医院了。

  从市区里的三甲医院出来,才19分钟就送到了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已经是下午1:30,急忙送到急诊室里准备走脑卒中绿色通道了,随后紧急行头部CT加强和MRI核磁检查。

  我父亲一直左手想抓着什么,眼睛越来越浑浊。

  此时,急诊科两位护士忙前忙后,看到父亲打吊针的右手背上有血迹,就清洗干净重新换了吊针,父亲又尿失禁了,护士又给他换衣服等。

  不久,母亲和我哥哥,姐姐,还有姐夫都来了。

  此时,脑卒中中心主任张琪和周林华医生找到在急诊室等候的我,张琪主任刚做完手术,看到检查报告,跟我说,“你爸突发大面积脑梗,情况不容乐观。”

▲ 右下两图脑部蓝区域为大面积脑梗

  我听后心里一“沉”,马上说,“能不能溶栓啊,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我爸啊!”

  张琪主任打开手机,给我看父亲脑部CT加强及MRI核磁图像,一边说,“你看,老爷子右半脑那蓝色亮点就是脑梗的部位,这是大面积脑梗,且老爷子年龄偏大,如果大剂量的溶栓治疗很有可能会引发脑出血,会危及生命。”

  “头部影像结果一出来,我们就联合多学科专家进行了会诊,评估结果是溶栓风险太大,还是进行药物治疗比较稳妥。”周林华医生在旁边补充道。

  “那么只好保守治疗啦。”我只好这么决定了。

  “下面具体的治疗方案就让周林华医生跟你说吧。”张琪主任充满血丝的眼睛说明他已经连续“奋战”好几个小时了,几乎没怎么休息。

  周林华医生带我到诊室电脑上,查看我爸的CT加强及MRI影像资料,她跟我详细解释说,“你爸接着要经历水肿期,之后就是感染期,一个险关一个险关要渡过去,后遗症是有可能会全身瘫痪,失忆等......”

  我越听越伤心,越听越感到“胸闷”啊!眼前不断地浮现出父爱如山的情景——

  在我的印象里,爸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一次,我跟父亲的关系仿佛是“平辈”,“朋友”关系,我在外省读大学时,我们保证每周通一次书信,他用钢笔小楷书写的信函每封都是洋洋洒洒几千字,字里行间透着父爱和关怀,甚至于到我毕业后才知道,他把每月的工资全部寄给我,毫无保留,在单位里吃午饭就一碗汤一碗米饭,被同事称为“汤司令”......

  “八楼重症监护病区已经腾出一张病床了”,此时,医生通知我可以把父亲送上去了,我马上随着护士一起把父亲安顿好,安慰父亲几句,让父亲配合治疗,父亲点了点头......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