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仲生: ASCO2016晚期乳腺癌治疗最新进展
2018年07月26日 【健康号】 裴静

  编者按:2016年8月19-21日,第三届乳腺癌个体化治疗大会于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会上,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主任佟仲生教授就“2016ASCO进展-晚期乳腺癌”进行专题解析,核心内容总结如下。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乳腺外科裴静

HR+/HER-2-晚期乳腺癌的靶向治疗

  PALOMA-2研究  该项研究应用CDK4/6抑制剂Palbociclib联合来曲唑对绝经后ER+ HER-2转移性乳腺癌一线治疗。入组666例,按2:1比例随机分为两组:A组Pabociclib联合来曲唑,B组安慰剂联合来曲唑,主要指标PFS。结果:A组与B组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是24.8个月,14.5 个月(P<0.001),亚组分析无论既往化疗、内分泌治疗、病灶多少等均显示含palbociclib组要优于来曲唑联合安慰剂组,安全性提示一定的骨髓抑制,本试验验证了paloma-1研究的ii期结果,进一步证实pabociclib联合来曲唑较来曲唑单药具有较好的生存优势。

  PALOMA-3研究 Pal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对绝经后ER+/HER-2既往一线内分泌治疗进展后或接受小于一线化疗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按2:1 随机分为Pa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及安慰剂联合氟维司群组。总计入组521例,同时检测两组血浆的ESR1突变情况。结果可见全组ESR1突变频率27%(107/396),无论ESR1是否有突变,Pa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组均显示较好的生存优势及近期疗效,结论Pa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对既往使用AI类药物的乳腺癌患者是一种有效的选择。

  PMT4979g研究 PI3K抑制剂Taselisib联合氟维司群治疗HR+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II期临床研究。基础研究显示HR+乳腺癌患者PI3K信号转导抑制,导致雌激素受体依赖功能上调,PI3K和雌激素受体双重抑制可能具有临床活性。本项试验针对HR+HER-2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单臂Taselisib 6 mg口服 qd 联合氟维司群500 mg,第1天和第15天,之后每28天一次至肿瘤进展,同时检测PI3K突变情况。结果显示Taselisib联合氟维司群治疗具有临床疗效和可管理的安全性,与PI3K野生型相比,PI3K突变组比PI3K野生型组的缓解率和CBRs稍高,III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HER-2+晚期乳腺癌靶向治疗

PHEREXA研究针对既往曲妥珠单抗治疗后疾病进展的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随机分为A组:曲妥珠单抗+卡培他滨,B组:曲妥珠单抗+卡培他滨+帕妥珠单抗。结果显示,B组与A组比较并未显著改善PFS(11.1个月对比9.0个月)及OS(36.1个月对比28.1个月)。尽管该试验报告三药联合未改善患者生存率,但从另一角度提示对于曲妥珠单抗为基础治疗进展后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继续给予曲妥珠单抗联合卡培他滨仍有较好的临床疗效。中国新药的临床研究

  BG01-1312L研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徐兵河教授的团队报告。UTD1为基因工程技术制备的埃博霉素类似物,是微管稳定剂及血管生成抑制剂,本项研究为UTD1联合卡培他滨对蒽环及紫杉类治疗失败的转移性乳腺癌的III期临床研究。总计入组405例,按2:1随机分为UTD1联合卡培他滨组及单药卡培他滨组。结果显示:两药联合组及单药组的中位PFS分别为8.28个月和4.73个月(HR 0.47,P<0.001),ORR分别为38.1%、25.9% (P=0.014),CBRs分别为44.6%、32.8%(P=0.025)。结论为UTD1联合卡培他滨可以改善既往蒽环和紫杉类药物治疗后疾病进展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PFS及ORR。安全性数据显示有轻微的骨髓抑制,外周神经毒性稍高。该研究为临床提供了新的选择。

初治IV期乳腺癌的手术探索

  对于原IV期乳腺癌是否实施手术、何时手术,这是学术界一直争论的话题。常见的治疗策略无外乎三种选择,选择一:初始系统治疗有效,行手术±放疗,后续系统治疗;选择二:初始手术±放疗,后续系统治疗; 选择三:全程系统治疗。ASCO2016会议上的两篇报告进一步回答了前两种争议。

  MF07-01研究 该研究为来自土耳其的随机对照研究,主要评估手术对初治原性IV期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总生存率的影响。试验设计一组先手术后续系统治疗;另一组全程接受系统治疗。在可评价的274例中,先手术后续系统治疗组138例,全程系统治疗组136例,两组在年龄、BMI、HER-2、肿瘤大小、分级及内脏转移具有可比性。结果显示,5年OS在先手术后续系统治疗组为41.6%,全程系统治疗组为24.4%(P=0.005),分层分析可见ER+、HER-2-、年龄<55岁以及单一骨转移者,先手术后续系统治疗组比系统治疗组具有生存优势,有多肺或肝转移者,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从基线特征看,先手术组单一骨转移71例(51%),系统治疗组55例(40%),前组偏高,结论:手术可提高患者总生存率,但应考虑转移灶的负荷、年龄、手术的完整性。

  TBCRC 013研究 该研究为来自美国乳腺癌转移研究协会(TBCRC)的一项多中心前瞻性研究,同样主要评价手术治疗对 初治IV 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影响。总计可评估患者112例,均先行系统治疗,其中94例(85%)接受一线治疗获益后,39例(43%)选择手术,51例(57%)继续系统治疗。随访30个月结果显示:有效手术组、有效非手术组、无效组的OS分别是77%、76%、24%;中位OS分别是71个月、65个月和13个月。按分子分型分层看,有效手术组与有效非手术组的中位OS均无差别,其结论认为手术未能提高原性IV期乳腺癌生存期,无论何种亚型,如果选择原灶手术,应仅限于临床研究。

  两项试验结果迥异,实际仍未争出高下。土耳其试验看似得到了阳性结果,但从两组分组来看仍存在不均衡之处,对系统治疗效果差或进展期患者,其本身生存率偏低,是否先行手术仍存在质疑;美国研究貌似符合临床实践结果可信,但对于系统治疗有效病例以患者选择而分组,影响了结果的可信性。尽管争议仍存,但给临床医生很好的启示:针对初治IV乳腺癌手术治疗应多方面考虑,不应轻易手术。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