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脑萎缩论治“欲取阳明,先和营卫”
2022年08月12日 【健康号】 gz123abcd搜微信

“痿症”的证解由来已久,早在2000多年前,《内经》即有记载。其有“治痿者,独取阳明”之说成为历代医家治痿之宗旨。

2012年9月23日下午,“中医疑难病学术报告会”在卫生部隆重召开。在大会上,有关专家将小脑萎缩、重症肌无力、肌肉萎缩、共济失调、运动神经元等神经肌肉类疾病称之为“痿症”。

小脑萎缩是一个连续性的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西医重病理变化,重器质性病变,在临床上有许多将会导致不可逆病理改变的征兆,由于达不到相应疾病的诊断标准而常可能被忽略。

如小脑萎缩患者就诊时无明显语言障碍、头晕头痛等典型主诉,只要ct、核磁显示异常,即使痛不甚、不憋闷,仍可以按痿症论治,但重在治证。再如有些小脑萎缩是以行动障碍为主要表现,而疼痛不明显,在治疗中也应标本兼顾。

肾为先天之本,阳明为五脏六腑之海,乃后天之精。痿症无不成于阳明之火,胃火上冲于心,心中烦闷,怔忡惊悸,久则成痿,两足无力。

“阳明”泛指脾胃,乃统指仓廪之本,是营血谷气化源之处。

历代医家虽对小脑萎缩、共济失调等痿症详加辩证,但收效甚微。多在于片面地解释了原文之意,非《内经》“治痿独取阳明”之宗旨。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经过长期的临床和研究,认为目前对“治痿独取阳明”的认识和应用仍存在偏倚。
首先“独”字在此处作用在于强调。

对此,“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点明“治痿独取阳明”,是大法,而非定法;“独取”,是言其重,而非言其孤。

故治痿重在阳明,而又要辨证论治。显然,治疗痿证如果拘泥于“独”取阳明,死守固定的方法,这就违背了中医学的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原则。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说:

“治痿首要行气,然卫气出于上焦,故欲取阳明应先和营卫。”

《伤寒论》中有“中焦不治,胃气上冲,肺气不转,胃中为浊,营卫不通,血凝不流。”正为“营卫”之说佐证。仲景强调胃气不降而上冲,会导致营卫运行不通、血凝不流。可见营卫之轮的周行需要中焦脾胃之轴升降的配合,中焦升降失常,则在外的营卫自然周行不利。

然而营卫二气并非独与脾胃顺接,与五脏亦密切相关。

营卫之说古已有之,但近年来医家常把营卫二气与脏腑关系分裂视之。其实不然,《伤寒论》中所论述的六经表证都是外邪侵袭人体,导致营卫不和所引起的。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对此解释说:“营卫为藩篱,五脏精气为地基,“营卫”在外更容易受外邪所伤,其复原能力和五脏精气盛衰有关,五脏精气强,复原就快。反过来,“营卫”之气久不复,又会影响到脏腑精气。”

由此,“行气阳明汤”医生组点出,小脑萎缩诸痿症虽不是由"营卫"发端,却是由五脏起病,营卫影响五脏精气的过程。此外小脑萎缩之人,亦有深浅的不同。

建国以来,营卫学说的研究在中医研究中乏善可言。中医同仁虽然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大多数学者关注的是调和营卫法的探讨和营卫升降气化的研究,仅有少数尝试研究营卫学说和六经病变之间的相互关系,几乎没有营卫和脏腑的系统研究。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独辟蹊径,一直致力于此方面研究。“行气阳明汤”医生组独以黄芪、白芍、桂枝调和营卫二气。

黄芪大补卫气,以通喷理,营卫不相顺接,正气不足,气血不和,左右内外痹涩,非黄芪之通腰理不能治;白芍、桂枝一收一散,白芍的作用同卫气,桂枝的作用同营气,两药相伍,为调和营卫之妙品;中气大虚而不用甘草,因脉络痹涩加甘草则横滞气机。

一则解肌通营,二则敛阴和营。则营卫相和,相互顺接。“行气阳明汤”方中补气重用黄芪。但临床用之亦有诸多问题。对此,“行气阳明汤”医生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解释道:

一则解肌通营,二则敛阴和营。则营卫相和,相互顺接。“行气阳明汤”方中补气重用黄芪。但临床用之亦有诸多问题。对此,“行气阳明汤”医生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解释道:

因黄芪除益气作用外还有升阳的作用,有的患者有出血倾向,伴有高血压、动脉硬化等证,黄芪的用量开始不宜过大,以防黄芪升阳太过,变生它证,加重病情。黄芪用量应从15~30g开始,一般不超过30g,效果不显时,在生命体征稳定的情况下,可逐渐增加黄芪的用量,在使用的过程中观察患者的病情变化随时进行调整。

营卫既和,再补水于火中,降火于水,合胃与肾而两治之。胃火不生,自不耗肾中之阴;肾水既足,自能制胃中之热。自然骨髓增添,燔热尽散,不治痿而痿自愈。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亦强调“阳明之火”有泻、散二法,应慎用大寒之物。盖阳明之火,本可用大寒之药。然而阳明初起之火,可用大寒;而阳明久旺之火,宜用微寒。

褚尊贵大夫说:“因阳明之火,乃胃土中之火,初起可用大寒泻火,以救肾中之水,久旺用微寒散火,所以生胃中之土也。胃火之盛,胃土之衰也,扶其土,即所以泻其火。”

而胃土自健,自能升腾胃气,化水谷之精微,输津液于肺中也。水旺而肺不必去顾肾子之涸,则肺气更安,清肃下行于各府,水生火息。阳明之火用大寒之药,如石膏、知母之类,虽泻胃火甚速,然而多用必至伤胃,胃伤而脾亦伤,脾伤而肾安得不伤乎。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曾经在话谈会上对“治痿者,独取阳明”详细论述了三大方面。

即“阳明并非专指脾胃;独取阳明并非先取阳明,只取阳明;取阳明并非单用补法”。痿症为难症之一,痿症用参,历来医家都极审慎。

“行气阳明汤”方中选用党参而非人参,首要考虑到虚不受补的因素。“行气阳明汤”医生组认为小脑萎缩为虚实夹杂之病症,证非浅小。初用药时,党参或用八钱,陈皮或用八分。见服方显效后,再渐加党参用量,并随之调整陈皮用量。最后党参用量渐加至三两,陈皮为使,用至三钱。

此处,一取陈皮理气之功,以防党参用量过大而壅遏气机;二取其灵动之性,使整个方剂在补虚的同时,补而不滞,气机条畅。陈皮用量随党参用量的变化而变化。可见,药物的用量关系到整个方意药效,对虚证病人尤慎,故临床上必须细心斟酌之。

“行气阳明汤”以“和营卫、取阳明、调虚实”相结合,又分而治之。

小脑萎缩疑难杂症多缠绵难愈,或因病邪峻厉,或因正气不支,或因症情复杂,旧疾而兼新病,内伤而兼外感,寒热错杂,虚实互见。选方用药应多脏调和,综合治理,只要切中病机,就不必轻易改弦易辙,强调守法守方,坐镇从容,神机默运,静候其效。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