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邱伟华医生没有医德、乱开检查、不让病人做手术、不告知病情!
2022年10月19日 【健康号】 邱伟华

邱伟华医生没有医德、乱开检查、不让病人做手术、不告知病情!
                                                                              邱伟华

        当我以沉重的心情,写下上面这段文字时,一直在反省,是不是我真的错了,是不是我做得不好,或者我做得不够好,甚至更加严重一点,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医德?
        当在手术室门口,刚结束前面一台手术,后面一台手术即将开始的时候,被某位自媒体工作者,拿着最新款iphone手机全程录音录像“质问”了25分钟的时候,当被威胁“要放上微博,放上知乎,放上……”的时候,我一直在反思,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医德?我是不是真的乱开检查,还不让病人做手术?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告知病情,我是不是真的不管病人了?
        直到我看到下面这段话:“当面对一个固执、情绪激动的患者时,任何试图讲道理的行为都是无用的”。这段来自于烧伤超人阿宝的话,说出了很多医生面临的困境,说出了很多医生被一张看不见的网所束缚手脚的事实,说出了很多医生除了面对疾病压力外,必须面临来自患者的压力,更加说出了当今“小作文”、“自媒体”时代,医生的无奈、苍白和软弱!
        从医快二十年了,始终记得实习时,一位老师说的话“医生时刻要牢记,时刻要提醒自己,看病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老师的话,一直记在心里,伴随着我从实习医生,到主治医生,直到今天的“老医生”。然而,今天突然发现,这句话是错误的,而且是很错误的,因为这句话只是对疾病的谨慎,对病情变化的高度敏感,对病人每个可能隐藏因素的仔细考量!然而这句话没有告诉我,人性是多么复杂,你是多么单纯,你的仔细和谨慎,在某些人眼里,是“没有医德”,是“乱做检查”,是“做了检查,赚了钱,但是不让病人做手术”!
如果有这样一个病人,白细胞11.3*10^9/L(正常值3.5-9.5),空腹血糖10.6mmol/L(正常值3.8-6.1),ALT 130u/l(正常值5-60),GGT 170 u/l(正常值2-54),血沉50mm/h(正常值0-20),轻度阻塞为主的混合性通气功能障碍,这些指标单个来看,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混合在一起,混合在一个只有25岁的病人身上,混合在一个需要接受全麻手术的甲状腺癌根治术的病人身上,作为医生是不是应该谨慎小心,是不是应该根据教科书,调整好全身状态,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手安全性,才能最大限度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因为压死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每一根稻草!然而病人却认为“住院前和你邱医生说过血糖高、肝功能不好,你认可了,现在不给我开刀,就是不对”,“我不知道床位医生是谁,问我病史的那个医生不算”,“周一出报告,周一为什么不说”?这样看来,我确实错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再次翻开《外科学》厚厚的教科书,由于每年我都会给大学生上《围手术期处理》这个章节,这个章节的内容,我早已烂熟于心,近二十年的临床工作,也早已把内容刻在心里了。然后我发现,从医学上,我没有错,但是在某些人的眼里,我错了,不仅没有医德、乱作检查,而且做了检查,不让病人手术!
        我多么希望,我不仅是外科医生,同时也是内分泌科医生、肝脏内科医生、感染科医生、呼吸科医生,而且必须是专家,这样的话,我就能把这个病人所有的问题,同时看好,一副药用上,几天就好,然后立马继续手术!可惜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学识有限的、小心谨慎的普通医生,只是一个每天工作10多小时、每周工作6天的普通医生。我能做的就是耐心解释好病情,哦对了,是在摄像机全程录音录像下,耐心解释好病情,请病人理解:我不会治疗,我只是一个需要请其他专业医生治疗的 “没有医德,不负责任”的医生!虽然在前一天,我已经和病人沟通了一个多小时。
        还有一个病人,甲状腺癌伴有颈侧区淋巴结转移,需要做甲状腺癌扩大根治术颈清手术,这是一个可能需要做4-5个小时的大手术,甚至可能比一个胃癌根治术和直肠癌根治术还精细、手术时间还长。这个病人术前血沉70 mm/h,还有凝血指标异常等。血沉升高,除了需要考虑甲状腺的特殊性炎症外,有些病人休息调整好状态,血沉就能恢复正常,当然也可以使用激素治疗。因此我让病人回家先休养1周,再监测一下异常指标的变化趋势,尽量不要轻易使用激素。然而我错了,我成了“没有医德”、“做了3000元检查,不让病人手术”、“把病情说得很重”、“没有充分告知,把一个手术说成2个手术”、“收治入院后未做手术,就让出院回家休息,看病时间短,不给解释病情,语气不耐烦”、“没有医德”的无良医生。甚至由于疫情政策规定,家属不能陪护情况下,只能和病人本人沟通病情,变成“把病情说的非常严重,增加病人心理负担”、“应该把恶性说成良性”。不禁长叹一声,我何时说过一个手术拆成2个手术做?是的,我错了,因为在我去手术室的路上,被病人家属拉住问病情时,没有耐心、详细地回答,虽然在前一天,我已经和病人沟通了一个多小时。
        从医近二十年,我曾经面对很多挑战,挑战了很多“硬骨头”,挑战了很多高难度、高风险手术,我从来没有害怕过!
        记得曾经面对一个90岁的老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感染性休克、坏疽性胆囊炎、白细胞超过30*10^9/L,我没有丝毫犹豫,就上了手术台。还有一个在ICU透析、抢救的病人,严重甲状旁腺功能亢进、高钙性胰腺炎、昏迷、多处骨折、深静脉血栓的病人,我也没有丝毫犹豫,就上了手术台。还有很多这样的病人,从ICU直接到手术室,做完手术再回ICU…..
        现在想来,我真的害怕了,我知道我并不是水平高,我只是运气好,因为这些病人都化险为夷,所以最后才能“皆大欢喜”,但凡有一丝严重的后果,现在的我,要么被打得“鼻青脸肿”,要么赔得工资都不够扣,要么已经被无数血海深仇的“小作文”和“自媒体”讨伐揭露得必须自绝于人民才能解恨。
         请原谅我的拙劣文笔,只能斗胆再次借用烧伤超人阿宝的话:“当面对一个固执、情绪激动的患者时,任何试图讲道理的行为都是无用的。无论解释的到底有多全面,他们都不会对此感到释怀。因为归根到底,大家站在了不同的立场上。对于患者来说,没有必要去了解医学的系统性,不会考虑一个症状可能引起的连锁反应”,“沟通是一门艺术,医患沟通更是医患关系的重中之重。然而,虽然沟通是双相的,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办法让每一名患者都掌握针对患者的沟通技巧,医患双方的认知差异也无法立即消除”。
        写到这里,看着2个平台上还有28+32个病人在咨询病情,看着明天的工作安排,叹一口气,继续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去了。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9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