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儿童新冠感染与热性惊厥
2022年08月25日 【健康号】 郭向阳

目前新冠病毒感染仍在不同地域时有发生,热性惊厥是儿童期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与病毒感染有相关性,那新冠病毒与热性惊厥有何相关呢?

热性惊厥是一种儿童常见的与发热相关的年龄依赖性、没有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的神经系统疾病,多见于 56 岁以下的儿童中

热性惊厥的病因尚不清楚,很可能是多因素的,包括但不限于体温上升的速度、病毒感染、某些疫苗接种、家族遗传和处置以及子宫内的某些暴露。病毒感染,尤其是与高热相关的病毒感染,已被证明会增加神经元的兴奋性并降低惊厥发作阈值,尤其是在发育中的中枢神经系统中。与热性惊厥最相关的病毒包括人类疱疹病毒 6、流感病毒、腺病毒、副流感病毒和水痘病毒。其他与热性惊厥相关的常见感染包括中耳感染、上下呼吸道感染(如扁桃体炎、鼻窦炎、支气管炎和肺炎)、口腔感染和肠胃炎(尤其是由轮状病毒引起的)。

在持续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SARS-CoV-2是最流行的病毒冠状病毒是一组相关的人畜共患病毒,它们有包膜的正链 RNA 病毒。一旦 SARS-CoV-2 病毒通过血管紧张素转换酶进入呼吸道细胞,宿主体内就会发生过度的免疫反应,从而导致细胞因子风暴。活化的白细胞释放白细胞介素 6 (IL-6) 以及其他细胞因子(包括肿瘤坏死因子-α、IL-17、IL-8 和 IL-1β),它们作用于许多细胞和组织并导致急性以发热和多器官功能障碍为特征的全身性炎症综合征。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危及生命的神经系统受累。尽管应密切评估危及生命的神经系统受累(即中风、脑水肿等),但由 SARS-Co-V-2 引发的过度炎症反应与发育中的中枢神经系统中神经元兴奋性增加相结合可能会使儿童处于更高的热惊厥等神经系统疾病的风险。

目前,热性惊厥和 SARS-CoV-2 的发生频率、治疗处理又如何呢?尚未广泛客观的评估。

2022年4月在《儿童神经病学杂志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医学院学者报告了关于热性惊厥和 SARS-CoV-2之间迄今为止最大的研究,他们采用电子健康记录数据对0-5岁的热性惊厥和 SARS-CoV-2 感染之间的临床关系进行了回顾性研究

     

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4月19日期间卫生保健机构报告8854名0-5岁儿童诊断为新冠,3902名0-5岁的儿童诊断为热性惊厥,其中44人(0.5%)被诊断为新冠伴热性惊厥(见上图)。44例儿童此前没有癫痫发作史单纯热性惊厥30例68.2%癫痫持续状态3例(6.8%)平均年龄为1.5岁,没有死亡报告。14名(31.8%)至少有一种可能引起发热的感染性疾病:病毒感染(1;2.3%)中耳炎(4;9.1%)、肺炎(1;2.3%)不明病毒感染(7;15.9%)尿路感染(3;6.8%)未检出特异性病毒腺病毒单纯疱疹病毒人冠状病毒(非-COVID-19)人偏肺病毒副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肠道病毒。26例(59.1%)急诊处理,11例(25.0%)住院,4例(9.1%)重症监护,1例(2.3%)有创机械通气。

研究结果发现新冠儿童患者中,0.5%诊断热性惊厥,大多数没有合并感染,约9%需要重症监护。这些发现可能表明热性惊厥并不是新冠感染的常见神经表现相比成人,儿童少见神经受累

在与新冠相关热性惊厥中,在急诊就诊只有25%需要住院,需要重症监护服务的人数更少。这些发现表明,尽管新冠病毒可能会引发热性惊厥,但与其他病毒类似,可能不那么严重,因此不需要强化干预(包括重症监护和住院)。但由于就诊者及监护人的焦虑加剧,可能会更早地寻求治疗,这增加了医疗负担。

当然由于多种潜在原因,新冠患者热性惊厥的真实发生率难以评估。由于许多患者可能同时感染了其他病毒,因此也很难确定患者的热性惊厥是继发于新冠病毒还是其他病毒。在新冠儿童中,癫痫发作的潜在原因可能是与发热、脑炎或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相关的急性感染,因此应谨慎诊断热性惊厥新冠患儿可能存在缺氧、代谢紊乱、器官衰竭或脑损伤,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惊厥发作阈值降低考虑到儿童新冠感染的严重程度,当儿童出现热性惊厥或癫痫持续状态时,医护人员必须考虑这些病因,以便尽快开始治疗。 

研究的局限性:本研究是回顾性研究,采用的是卫生保健机构报告电子健康记录数据,可能存在群分布偏差、确诊误差和选择偏差。

结论 儿童新冠感染可能与热性惊厥有关。在这项研究中,0.5%的新冠感染儿童被诊断为热性惊厥,约9%的人需要重症监护。热性惊厥可能是新冠感染的一种不严重的神经系统表现。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