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乐盛麟:我必须‘总是,去治愈’
2019年07月02日 【健康号】 广州互联网医院

科医生面对的患儿,承载着一个,甚至几个家庭全部的希望。每治愈一个患儿,就是给孩子一辈子的希望。所以,儿科医生必须做到“总是,去治愈”。

采访笔记  

 

“我不能苟同‘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否则它可能成为我无能的借口,我必须做到‘总是,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有时,去安慰。如果我连阑尾炎都要‘有时,去治愈’,那就是在草菅人命!”

乐盛麟,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小儿外科主任,从事小儿外科临床工作30余年,对小儿普外科各种危急重症疑难疾病诊治有着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

特鲁多医生的名言在医学界通常被当作行医准则所遵循。但乐盛麟对此有着自己不一样的理解。他认为,儿科医生有别于有些专科的医生。当其他医生面对癌症、艾滋病等不治之症,“总是,去安慰”病人没有问题。但儿科医生面对的患儿,承载着一个,甚至几个家庭全部的希望。每治愈一个患儿,就是给孩子一辈子的希望。所以,儿科医生必须做到“总是,去治愈”。

乐盛麟出生在贫穷的家庭,小时候别人给予他的帮助,他都点滴记在心里,立誓长大后能成为帮助别人的人。他认为,做儿科医生,能够给患儿温暖和希望,让孩子长大后懂得感恩,也能再去帮助别人。

在三十多年的儿科职业生涯中,乐盛麟一直把敬爱生命,大医精诚,勇于担当,努力付出,给予患儿和家庭帮助,当作是自己行医的信念,要求自己必须做到,并时时刻刻检验自己。

儿医之路:干一行,爱一行  

 

学医对于乐盛麟可能就是个偶然。高考成绩全校最好的乐盛麟本想追寻父亲的足迹,将来成为一名工程师。在前三个志愿填报的都是水运工程类工科学校,只是在第四志愿报了武汉大学医学院儿科系。对于为什么会在一众工科学校后填报医学院,乐盛麟解释,仅仅是因为不知道填报什么学校,看到别人填报医学院,他跟风而已。就是这个不经意的决定,最终改变了乐盛麟的一生。

古语云: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学医非乐盛麟志向所在,刚进入医学院后,他曾一度无心学习,陷入是否退学的苦恼中。在激烈思想斗争中,乐盛麟想到了两个人,让他最终打消退学念头。而这两个人身上的意志品质,不仅影响了乐盛麟的当时的学习,他此后的职业生涯都因此而受益。乐盛麟想到的第一个人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在二十七八岁时,就已经是“八级工人”(相当于工程师),而且做事永远认认真真,从不半途而废。第二个人则是雷锋。雷锋的“螺丝钉精神”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学习内涵,全社会都在学习雷锋“干一行、爱一行、转移行、精一行”。

1985年,在武汉儿童医院实习的乐盛麟行将毕业。实习时,和其他同学把更多时间用于看书备考研究生不同,乐盛麟选择在临床一线踏踏实实做事:有病人,写病例;有手术,准备上台。这些领导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此,乐盛麟有了毕业留院工作的机会。

乐盛麟在新生儿科实习时工作非常优秀,曾经一个晚上收治了9个病人。这让当时分管新生儿科的副院长刮目相看,直夸他业务能力强,又吃苦耐劳,并打算让乐盛麟留在新生儿科。没想到,乐盛麟的优异表现同样引得外科主任的亲睐,由此引发了两位领导“抢亲”事件。最终,经过一番争执,按照实习先后顺序,乐盛麟被分配到外科。

多年后,乐盛麟坦诚,因为自觉操作笨,他当时既不想去新生儿科,也不想去外科,真正想去的是儿保科。所以,刚进入外科,乐盛麟仍存顾虑。于是,军人出身的外科领导用命令式的口吻对乐盛麟说:“院领导已经决定你搞外科,你搞也得搞,不搞也得搞。你回去想,想得通得搞,想不通也得搞。”

众所周知,武汉儿童医院始建于1954年,是湖北唯一一家三甲儿童专科医院。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该院小儿外科有心外科、普外科、骨科等9个亚专科。乐盛麟刚进入大外科时,本有机会留在更‘高档’的心脏外科。但一次低血糖导致的晕厥,让心脏外科主任觉得他身体不好,不适合心外科长时间手术。其实,那次是因为乐盛麟前一天夜班忙了一晚上,第二天没吃早饭就上了手术台,长时间手术后出现了低血糖症状。不过,乐盛麟当时并没有过多辩解,接受了科室普外科工作的安排。

乐盛麟有一句自己信奉的格言:一件事,如果做一百遍,能成为行家;做一千遍,就能成为专家;如果做一辈子,就成了资深专家。在普外科,乐盛麟没有因为不喜欢而自暴自弃,始终抱着“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做一件事”的职业信念,从住院医、主治……一步步成长为当地知名小儿专家。

来粤“创业”:倾我所有,尽我所能  

 

2012年,乐盛麟离开工作了27年的武汉,到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创业”。

对于年近50岁离开武汉的原因,乐盛麟微微一笑,一副不可名状的无奈。五十而知天命,很多人到了这个年龄,人生就不想再有大变动。何况乐盛麟在武汉工作了27年,他的身体,已经融入了武汉,融入了武汉的空气和土壤。但乐盛麟坦言,他不愿再沉浮于世,随波逐流,在科室里按部就班做到退休。他还有自己的想法,还有创业的热情。

彼时的省妇幼小儿外科,确认让乐盛麟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在原单位,乐盛麟所在的普外科,虽然只是小儿外科中的一个亚专科,但有100张床位,是个大科室。而当时省妇幼小儿外科由于建制不全,床位寥寥几张,病人更是少之又少。

对于乐盛麟甘愿从大科室“自我下放”到小科室,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纷纷议论:肯定是水平不行,在原单位混不下去。对于恶言议论,乐盛麟早有心理准备。他始终相信,业务能力是瓦解猜忌最有效的办法。 

业务如何从零开展,是乐盛麟2012年的头等大事。他给自己制定了计划,先从门诊做起,努力把服务做好。一三五在越秀院区上门诊,二四六在番禺院区手术。不但在自己医院做,还经常去别的医院,做别人做不好,不愿做的手术。

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很快,病人问题得到了解决。乐盛麟坦言,广东人有个优点:如果认可了医生的医术医德,他们就会把身边的病人都介绍给他。所以他要感谢广东人,特别是汕头人,给了他这个外乡来的医生,最大程度的信任和支持。

与此同时,乐盛麟的努力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小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小儿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小儿外科副主任委员……同行们纷纷向乐盛麟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在多个行业协会中担任主委、副主委。

经过七年的努力拼搏,乐盛麟的小儿外科终于实现了初来省妇幼时,院领导许下“这一层楼都是你的”的诺言。如今,在番禺总院9楼的小儿外科住院部,有床位将近100张,是广东省小儿外科领域的品牌专科,每天慕名而来的省内外患儿和家长不计其数。科室可以开展几乎所有小儿外科领域的各种常见病、急危重疑难腹部疾病的手术,特别是肝脏肿瘤、胆道闭锁、胆总管囊肿、先天性巨结肠、肛门直肠畸形等小儿普外科疾病的诊治更是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相比于刚来广州时无病可看,现在的乐盛麟不会再为病人少而犯愁。因此,他又自己定了更高的目标。我国儿科专业曾停招本科17年,造成了全国性“儿医荒”的困局。乐盛麟希望在儿科医生,特别是小儿外科医生培养方面,能够倾其所能,尽其所有,为缓解当下“儿医荒”做其力所能及的贡献。

口述实录  

 

您的职业生涯中,遇到最震撼的事是什么?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遇到很多对我刺激比较大的事情。但我感觉刺激最大的是一个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后遗症的患儿。他一条腿肌肉萎缩得非常严重。他来门诊找我说:“医生,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我这条腿长好。我这条腿独立跳、蹦了十年,没有任何改进。”我当时心里非常颤动。虽然我知道,我可能无能为力,但我还是觉得医生就是病人的希望,特别是对于孩子,更是一生的希望。

您工作的成就感是什么?

当然是把孩子的病治好。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个孩子,肝破裂,半个肝都破了。在当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腹腔里大量渗液,坏死。转到我这儿,治好了。你看到刚才他们父母带她来送锦旗时,脸上的笑容了吗?这就是我们儿科医生的成就感。

儿科工作苦吗?

苦。但是我经常和他们(下级医生)说,要努力工作,工作虽然艰苦,但你的工作涉及到你的朋友,你的爱人、孩子。你工作好了,你家庭就好了。你一个人关系到一堆人的喜怒哀乐。所以,我经常说要在艰苦的工作中寻找快乐。

小儿外科工作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儿科是哑科。孩子描述不了病情,总是需要我们依靠经验来判断。

您问诊时,问病人最多的是什么?

你还有什么问题?(笑)真的!一些病人,特别是从远地方来的。几小时的路程,甚至提前一天赶来,如果三句话就让他回去,他可能懵了。所以,谈完话,如果病人没有离开的意愿,我就会想:我有没有说清楚?病人有没有其他问题?所以,我经常问病人,你还有什么问题?让病人没有疑问再回家。这样可能也会避免一些医患矛盾吧。

您会把联系方式给病人吗?

从我来广州的第一天起,我的手机号码就公布在网上。我不担心被人骚扰,这么多年也就一次有病人在夜里2点给我打电话;只要我不贪便宜也不怕被诈骗。我不单公布手机号,我的微信也是对病人开放的。

您有医患纠纷困扰嘛?

可能是我比较认真吧,出的意外很少。这么多年都没有纠纷,也没有官司。我们不是没有复杂病人,也不是没有治不好的病人,但是我们事前和病人沟通清楚,你是什么病,我们能治到什么程度。既给病人希望,又告诉病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觉得发生医患纠纷,最致命的缺点就是医生工作不认真。有些医患纠纷,病人冤,医生其实更冤。

和孩子相处的秘诀是什么?

给每一个抱有希望的孩子和家长一点努力。另一个是感同身受,感受孩子的状态。

您当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我们太缺儿科医生了。我一个人看再多病人有什么用?只有更多的儿科医生会看病才行。所以,接下来我会根据自己的能力,通过各种形式,培养小儿外科医生,不管是学习班,还是哪里建设小儿外科,我都可以尽我所能去帮助儿科医生培养。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