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便秘知多少
2018年03月24日 【健康号】 王维海


便秘是指以大便干燥、排便困难,排便时间间隔久或虽有便意而排不出大便等一系列症状为临床表现的疾病。是儿童时期的常见病与多发病。有些便秘患儿存在大便失禁,90%以上的儿童大便失禁与便秘有关,可影响儿童的生活质量及心理。
儿童便秘的发病率高,其中90%-95%为功能性便秘(FC)。儿童FC发病可能受饮食、地域以及种族等诸多因素影响,同时,性别、年龄、社会经济状况和教育水平均可影响便秘的发生。儿童便秘通常存在家族聚集性及潜在的遗传倾向,并受生活环境等的影响,肥胖、超重少动、少体力活动、低纤维饮食是便秘的相关因素。
引发便秘的潜在疾病报警症状







通过病史和体格检查评估便秘情况,找出伴随有排便困难的其他疾病,明确有无并发症发生,主要包括发病年龄、如厕训练的成功或失败、排便的频率、排便疼痛和/或出血、是否伴有腹痛或大便失禁、排便克制、饮食习惯、体重下降等。1月龄以内发病,先天性巨结肠(HD)发病的可能性大。新生儿生后48h后胎粪延迟排出,需警惕HD。
不同检查的诊断价值  
直肠指诊:用于检测肛门括约肌的张力以及检测粪便的质量。直肠指诊检查之前需要与患儿建立融洽的沟通,检查时感受肛管硬度、弹性及狭窄程度,触及有无溃疡,细小肿粒,同时观察患儿表情,有无疼痛感。检查指套上有无黏液,脓血等危险信号,可以简便地将功能性疾病从器质性的疾病中区分开来
腹部平片:检查结肠或直肠粪便潴留程度最简便的方法,可用于不愿接受直肠指检或为此感到恐惧患儿的检查。缺点是可重复性差,存在局限性,病史和体格检查依然是诊断便秘的基础。
直肠黏膜活检、肛管直肠测压(ARM)与HD:直肠黏膜活检是确诊HD金标准。ARM可测定不同状态下的肛门括约肌收缩情况,并可反应直肠的感觉功能及排便的协调性,是检查直肠肛门功能及疾病的重要方法。
钡剂灌肠与HD:钡剂灌肠不能替代直肠黏膜活检或ARM,不作为诊断或排除HD的首选诊断工具。钡剂灌肠可用于术前评估无神经节段的程度。
结肠测压:帮助区分正常直肠生理改变和直肠神经肌肉病
脊柱磁共振成像:腰骶脊柱畸形。

儿童功能性便秘的非药物治疗
非药物治疗主要为综合治疗,基础治疗为主,同时还有生物反馈治疗和物理治疗、经皮神经电刺激。基础治疗包括:排便习惯训练(DHP)、合理饮食、足量饮水以及增加活动量等。
排便习惯训练是指人为对儿童进行有规律的强化训练,形成排便习惯。排便是生理反射,受到社会环境影响,又分为反射性排便和意识性排便。DHP在预防和治疗FC中起到重要作用,DHP的时间主要根据胃结肠反射的“餐后早期反应”及“餐后晚期反应”安排,一般为渐进性训练,18个月开始。
合理饮食应侧重于膳食纤维(DF)的摄入。37%~42%便秘患儿很少进食蔬菜及水果等富含DF的食物DF吸收水分,软化粪便,增加粪便量。DF经肠道菌群酵解后产生短链脂肪酸及气体刺激结肠蠕动,可以软化大便,减少结肠通过时间。
足量饮水对于改善大便干结,缓解便秘症状至关重要。儿童足量饮水因年龄及体重而异,同时饮水量应随季节、气温及运动量适度调节。
微生态疗法可以促进结肠蠕动、增加结肠内渗透压、缓解便秘症状,治疗婴幼儿便秘。肠道微生物缺失可能导致肠道形态学和功能异常,如延长传输时间、减少肠道容积等。

儿童功能性便秘安全有效的治疗药物
药物主要分为容积性泻剂、渗透性泻剂和刺激性泻剂。慢性便秘首选容积性泻剂(膨松剂)和渗透性泻剂,仅在必要时使用刺激性泻剂。使用泻剂后症状有改善者应维持最小剂量或逐渐减量,不能突然停药。
容积性泻剂包括麦麸和聚乙二醇(福松)。麦麸不被人体吸收,进入肠道吸水后形成凝胶,改善粪便硬度,有利于排便,服后1至数天有效,无全身作用,可调整剂量以最小量长期使用。摄入较大量麦麸后可导致腹胀或胃肠胀气,故应从小量开始,逐渐缓慢加量。聚乙二醇(福松)是新型的容积性泻剂,可以通过氢键固定水分子使水分保留在结肠内,增加粪便含水量,恢复粪便体积和重量,促进排便完成。
渗透性泻剂主要包括山梨醇和乳果糖。其特点为肠道不被吸收,具有高渗透性,可以增加肠腔内水分,刺激肠蠕动,可以通过大肠杆菌作用分解发酵,生成乳酸等各种酸性代谢产物,具有渗透效应,使结肠内水分增加,软化大便。
乳果糖和聚乙二醇治疗慢性便秘安全有效,聚乙二醇在排便频率、粪便性状、腹痛缓解等方面效果更好,在治疗慢性便秘中优于乳果糖。
刺激性泻剂主要为开塞露和石蜡油,通过刺激结肠收缩并软化大便。灌肠引起反射性排便是一种临时性治疗措施,不宜长期使用,经常灌肠可产生依赖性。
功能性便秘的预后及影响因素

发病早期治疗,能够使约80%的便秘儿童在6个月的随访时间内康复,延迟治疗的便秘儿童则只有32%在随访期内康复。便秘为慢性病程,需要严密随访,必要时及时重启药物。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