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炎
2019年09月12日 【健康号】 刘维忠

朱良春经验:生山栀子治疗急性胰腺炎
中医书友会  
I导读:日人汤本求真在论及栀子功效时对往世诸本草有一特别修正,谓其“主治因充血或炎性机转之剧性心烦也”,兼治发黄、出血,更有利尿功能。此说或可为朱老佐证。(编辑/王里)
生山栀子为主治疗胰腺炎有特效
整理/何绍奇
【立论】
生山栀子为常用清热泻火解毒药,有山栀子配方的名方亦甚多,如《外台秘要》黄连解毒汤,治三焦热毒壅滞、高热、烦躁、疮痈、目赤;仲景茵陈蒿汤治湿热黄疸;栀子豉汤治心烦懊憹不眠;《十药神书》十灰散治各种热证出血;丹溪越鞠丸治气郁化火,等等。朱老在长期临床实践中,体会到生山栀子治疗急性胰腺炎尤为擅长。

急性胰腺炎属中医学“胃脘痛”、“心脾痛”、“胁腹痛”、“结胸膈痛”等病症范畴,其病起病急骤,脘胁部剧痛拒按,疼痛可波及全腹,伴见恶心呕吐,发热(低热、潮热或高热),腹胀便秘,小便黄赤,部分病人可见黄疸。多由暴饮暴食(饮酒过多或过食油腻),脾胃骤伤,湿热结聚,波及胆胰而致。

朱老认为:脾胃湿热,蕴蒸化火,乃本病发生之关键。生山栀子泻三焦火,既能入气分,清热泻火,又能入血分,凉血行血,故为首选之药。辅以生大黄、蒲公英、郁金、败酱草、生薏苡仁、桃仁等通腑泄热之品,其效益彰。痛甚者可加延胡索、赤芍药、白芍药;胀甚者加广木香、枳壳、厚朴;呕吐甚者,加半夏、生姜,并可改为少量多次分服,必要时可先作胃肠减压,然后再由胃管注入;其病势严重、出血坏死型、禁食禁水者,则可作点滴灌肠。轻者每日1剂,2次分服;重者可每日2剂,分2次灌肠,常收佳效。

【病案举例】

诸某,男,76岁,干部。原有胆汁反流之疾,经常脘嘈不适,近月来因连续参加宴会,频进膏粱厚味,突然上腹胀痛、呕吐、汗出肢冷,乃去医院检查。B超显像见胰腺肿大,伴有渗液。血常规:WBC15×109/L,N0.86;血淀粉酶950U,尿淀粉酶460U;热势逐步上升。上腹胀痛经胃肠减压后已有缓和,但腹肌有明显压痛。

因年事已高,又有冠心病史,故外科暂作保守治疗,禁食禁水,静脉滴注福达欣5g。

翌日,体温上升达39.9℃,巩膜见黄染,WBC23.5×109/L,N0.95,血淀粉酶高达2000U。又做CT检查,胰头水肿、坏死出血,腹腔有渗液2处,病势仍在进展。继续使用福达欣6日后,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百分比丝毫未降,腹部压痛明显,渗液3处。院方发给病危通知,家属要求朱老会诊。

湿热壅阻,中焦气滞,毒邪凝结,大便5日未行,邪无出路,病即难解。苔黄垢焦腻,少津,唇燥,脉弦数。治宜清泄解毒、通腑导滞,冀能应手则吉。

生山栀子、生大黄、广郁金各20g,赤芍药15g,蒲公英、败酱草、茵陈各30g,生薏苡仁40g,炒枳壳4g。2剂,每剂煎取汁200mL,点滴灌肠,上下午各1次。

灌肠后1.5小时排出焦黑如糊状大便较多,2次灌肠后亦排出糊状便,病人自觉腹部舒适,次日热势下挫,白细胞总数及中性开始下降,灌肠改为每日1次;第3日热即退净,WBC8.5×109/L,N0.78。第4日大黄减为10g,继续每日灌肠1次。

第7日生化指标均趋正常,外科已同意进流汁,灌肠改为间日1次;腹部积液,其中2处已吸收,但胰头部为包裹性积液,仅稍有缩小,外科认为不可能完全吸收,嘱3个月后手术摘除。病人仍坚持间日灌肠1次,结果40日后B超复查,包裹性积液已吸收,仅见一痕迹而已。

病人注意饮食控制,少进肥甘之品,少吃多餐,迄今已4年余,未见复发。
朱老采用灌肠法治疗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之经验,引起外科专家之重视,并提出建立科研课题,进一步实践总结,以期总结推广(该课题已列为江苏省级科研计划,业于2005年进行鉴定并获科技奖)。
近据大连医科大学贾玉杰教授等研究证实,生山栀子对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具有明显的治疗作用,可减轻胰腺的病理损害,纠正胰腺水肿、充血等病理障碍,促进代谢,改善血流,有助于胰腺的功能恢复。此与朱老之实践,不谋而合。
有一民间验方“栀子辣蓼汤(山栀子10g,辣蓼20g,甘草6g)”加味治卵巢囊肿甚效。气虚者加黄芪30g,合并盆腔炎者加薏苡仁、败酱草各30g,腹痛者加香附、川楝子各15g。水煎分4次服,2个月为1个疗程,月经期不需停药。2个月后做B超复查,80例中治愈57例,显效23例,总有效率100%[见《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2003,3:(45)],值得参用。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