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维忠从“脾胃虚弱、寒热错杂证”论治口腔溃疡经验
2018年10月22日 【健康号】 刘维忠

刘维忠从“脾胃虚弱、寒热错杂证”论治口腔溃疡经验

单方网  1周前

刘维忠述梁娟娟董娜邴学震李翔雨马忠李娟潘丽记录
  口腔溃疡属于临床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刘维忠主任运用甘草泻心汤加减并结合中医单验方,同时还兼顾患者特殊体质来论治脾胃虚弱、寒热错杂证型口腔溃疡,效果显著,为临床中医治疗荨麻疹提供借鉴经验。
        口腔溃疡,西医称为复发性口腔溃疡或复发性口炎,是具有自限性的一种自身免疫疾病。根据其症状和体征归属于中医学之“口疮”或“口糜”之范畴,2001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编的《中医药常用名词术语辞典》中说“口疮,疾病。出自《素问·气交变大论篇》,又名口破。”该病在各个年龄段都可发生,发作时以齿龈、舌体、两颊、上颚等处出现黄白色溃疡,疼痛流涎,或伴发热、全身不适为主要临床表现。本病属临床之常见及多发病,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西医治疗该病治法颇多,但治疗效果差、复发率较高。中医在诊疗过程中结合患者的自身体质,具有有针对性,优势突出。
1.病因病机
口腔溃疡的病因病机主要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与火热之邪有关,此火热之邪包含实火和虚火。《丹台玉案·口门》为“脾开窍于口,饮食厚味,则脾气凝滞,加之七情烦扰过度,则心火炎盛,而口疮生矣。”饮食厚味,情志过极,肝气横逆犯脾,脾失运化,邪热蕴热,心气通于舌,脾气通于口,循经上扰而致口舌生疮。有关;且有膀胱湿热之口糜;虚火多与伤寒后吐利伤阴、阴虚火旺,并与元脏虚冷、虚阳上攻有关。
2.临证经验
导师刘维忠主任长期临朱丹溪在他的《丹溪心法·卷四·口齿》中论述说“口疮,服凉药不愈者,因中焦土虚,且不能食,相火冲上无制,用理中汤。”认为口疮病是除了实火所致外,虚火口疮也最为常见,虚火口疮主要是素体阴虚,过用凉药而伤阴或病后伤阴,阴虚阳亢,虚火上炎所致。二是中气虚的认识。在《丹溪治法心要·卷六·口疮》记载“口疮,服凉药不愈者,此中焦气不足,虚火泛上无制,理中汤,甚者加子。”《万病回春·卷五·口舌》中也说“口舌生疮,脉洪疾速。若见脉虚,中气不足。”致口腔黏膜溃烂而发病。总之中医学认为阴火内生、脾肾阴虚以及心脾积热等使引发复发性口腔溃疡的原因。《圣济总录》中关于口疮的病因病机认识全面,其中实火多与脾经受热、心脾有热虚,而医者不知,“清”“下”之后更伤脾胃之气,使口腔溃疡反复发作。此外脾胃虚弱津不得化,酿生痰湿,故口腔溃疡反反复复,缠绵难愈。床总结亦认为口腔溃疡以“脾胃虚弱兼寒热错杂”之证最为常见,在治疗口疮时多选用泻心汤类,主要以半夏泻心汤及甘草泻心汤为主,以上二方均见于《伤寒论》,用于治疗寒热错杂之痞证。甘草泻心汤论述:“伤寒中风……腹中雷鸣,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但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硬也,甘草泻心汤主之。”在古代医家的论述中主要用于因反复误下损伤脾阳,导致的脾胃虚弱、寒热错杂之证。故在半夏泻心汤基础上重用甘草四两化裁而来,缓急止利,温中补脾。通常人们认为口疮是“火”“热”积郁上焦,许多医家采用“清”“下”之法,而吾师认为脾胃居中焦,为阴阳升降之枢纽,口腔溃疡患者脾胃虚弱,升降失常,阳不得降,阴不得升,津液不得上承,虚火上炎引起,口疮患者脾胃已虚,而医者不知,“清”“下”之后更伤脾胃之气,使口腔溃疡反复发作。此外脾胃虚弱津不得化,酿生痰湿,故口腔溃疡反反复复,缠绵难愈。
3.病例举例
患者,王某,53岁,女性,2018年5月15日初诊。主诉:间断胃脘部不适1年伴复发性口腔溃疡3月余。现病史:患者自诉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胃脘部不适,伴反酸、口服西药后症状减轻。3月前出现口腔溃疡反复不愈,口服“复合维生素、华素片”,症状未见减轻。现症见:胃脘胀满,口腔溃疡,舌前疼痛,偶有反酸,无烧心,手心热但又怕冷,纳食一般,大便干,一日一行,小便黄,舌淡,苔白腻,脉弦数。服药同时嘱患者用核桃壳(木质部分)7-8个,煮水40分钟,反复漱口。(注:核桃壳具有收敛作用)
用法:共7剂,用猪蹄汤煎药,猪蹄子1个,黄芪30g,共煮2时,一日一剂,一日三次,一次200ml,饭后1小时服。
西医诊断:口腔溃疡
中医诊断:口疮证属脾胃虚弱兼寒热错杂
治则:补中和胃,调和寒热
处方:甘草泻心汤加减,
处方如下:黄芩15g,黄连6g,干姜15g,党参15g,柴胡10g,茯苓30g,陈皮15g,炙甘草20g,麦冬10g,黄芪20g,当归15g,丹参30g,鸡内金20g,大黄6g(后下),海螵蛸15g,半夏6g,大枣6枚。患者症状明显好转,溃疡面已收敛,效不更方,为进一步巩固疗效,在上方基础加减,再服用7剂。
二诊:用药7剂后患者症状明显好转,溃疡面已收敛,效不更方,为进一步巩固疗效,在上方基础加减,再服用7剂。
按:甘草泻心汤,为半夏泻心汤经医误下,损伤脾阳,故在半夏泻心汤基础上重用炙甘草四两化裁而来,甘草甘平,益气和中,清热解毒,重在温中补脾和中,佐以党参、大枣,党参补虚益气,和胃安中,补益之力倍增。干姜、半夏之辛燥,开阴凝、祛寒湿,温中散寒,燥湿化痰,和胃止呕,黄芩、黄连苦寒泄降,清热和胃。诸药相合,重以补脾,兼以温散、清降,使脾胃健而中焦运,阴阳调而升降复,诸药合用,共奏清热化湿、安中解毒、辛开苦降、发散郁热之功。现代药理研究证明,甘草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能促进体内水钠潴留和钾的排出,且有抗炎、抗过敏作用,对溃疡面有保护作用;黄芩、黄连可抗菌消炎;党参、干姜能兴奋胃肠的血液运行,促进胃肠蠕动,为本方的临床应用提供了药理依据。据刘维忠主任经验,本方可辨证治疗口腔溃疡,临床观察多能获得满意疗效。在古代的文献记载中,口疮的病因病机主要集中在“上焦实热,中焦虚寒,下焦阴火”的理论上。而该案例对应之方证及治法和方药,正是对这一理论的临床运用。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刘维忠
主任医师
失眠,慢性结肠炎,前列腺增生及炎症,阳痿早泄,糖尿病,过敏性疾病等。
去Ta主页
Ta最近的文章 更多 |

热门文章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