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教育疗法在患者中的作用
2017年08月05日 【健康号】 胡迎宾

心理教育疗法在患者中的作用

表者:胡迎宾


患者,女,64岁,家庭主妇,有24年抑郁症病史。约一年前,患者出现言语增多和易怒的情况,并与医务人员和家人出现了言语冲突。因其主治医师拒绝开具患者要求的药物,患者转诊至他院。然而,患者并不满意就诊医院的治疗,后自动出院。患者出院后,常因胃痛前往急诊科就诊,但查无异常,急诊科医师建议其转诊至精神科。


患者后于我院就诊,初次检查现,患者有言语增多、轻躁狂和傲慢的症状。根据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Ⅳ-TR),诊断患者患有双相Ⅱ型障碍,并将诊断结果予以告知。患者得知诊断结果后,表示丝毫不在乎疾病的称呼,仅要求医务人员及时治疗自己以使自己恢复快乐和兴奋的状态,也就是医学上的轻躁狂状态。


调整患者用药方案,停止使用帕罗西汀,增加奥氮平剂量。在服药期间,患者每日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前来找寻医师,抱怨目前的服药方案。六个月后,患者心情变得开朗,能够保持定期随访。然而,患者要求重新开始服用帕罗西汀,她认为自己时感抑郁是因为选择了错误的药物服用。后推荐患者接受心理教育治疗。


此案例中心理教育采用教材为Living with Bipolar Disorder。在第一次心理教育时,首先采用自制量表对患者双相障碍的认知情况加以评估,患者各项回答正确率分别为:双相障碍疾病认知100%;对疾病症状认知66.7%;对疾病治疗认知60.0%;对疾病病理机制认知50.0%。采用内在状态量表(ISS)对患者心境情况进行测量,结果提示患者内在状态为混合型,但患者坚持说自己总是处于抑郁状态。在这一次心理教育中,嘱患者大声朗读教材双相障碍流行病学和诊断部分,患者并不辅以配合。


在第二次心理教育时,要求患者朗读教材双相障碍躁狂及轻躁狂症状、抑郁症状部分的内容。患者并不理解和接受轻躁狂是一种病理状态,其始终认为轻躁狂状态是自己所要追求的理想恢复状态。患者认为自己应该尽可能多的与他人谈话,因为患者认为他人十分享受与其谈话的过程。最终,患者坚信自己并未患病,并且否认自己曾出现过书中所描述的躁狂或轻躁狂症状。


在第三次心理教育时,嘱患者大声朗读混合型双相障碍和病程展部分的内容。在朗读书中描述混合型双相障碍症状部分时,患者对自己疾病的认知出现了积极转变,患者承认自己目前的心境状态与书中描述极为相符。患者继而了解到自己出现易怒的原因并不是自己处于抑郁状态或是接受错误的药物治疗,而是因为自己对情绪掌控力差以及不能与家人进行有效的沟通。患者还认识到,当自己变得言语增多时实则会另他人感到厌恶,这同样是双相障碍具体表现症状之一。患者称:“心理教育让我能够直面疾病,我迫切想要客观地对待自己的情绪并掌控它”。


在进行第四次心理教育时,嘱患者朗读教材中描述如何控制双相障碍中的心境改变、药物治疗的重要性以及治疗目的部分的内容。结束后,问及患者感受,患者说,她希望她的家人也能够理解双相障碍的症状,并帮助她了解自己的情绪状态,这样可以帮助自己合理控制自己的情绪。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