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38岁门诊患者,原位癌外院行肺叶切除,这样的处理合适么
2020年09月01日 【健康号】 伍宁

最近门诊看到了这样一个患者,38岁女性,自诉胸闷气喘,一个月前在外院行了肺叶切除,胸部CT读片发现了问题,手术侧胸腔大量积液,再看既往的诊疗记录,原位癌行肺叶切除,这个恰当么?

    最近门诊看到了这样一个患者,38岁女性,自诉胸闷气喘,一个月前在外院(浙江某地级市)行了肺叶切除,我把她最近的胸部CT拿出来,一看就发现了问题,手术侧胸腔大量积液,再看既往的诊疗记录,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患者CT显示右肺下叶边界清楚的磨玻璃结节,实质性成分很少,纯磨玻璃为主,直径6-7mm, 对于这样的磨玻璃结节,病理是肯定达不到浸润癌标准的,也就是说,这样的结节做个段切除或者局部楔形切除,然后送个术中冰冻病理,如果证实是浸润前的腺癌,手术就结束了,通过切除很少一部分肺组织,就能达到根治的目的,肺叶切除对患者来说,手术偏大,损失的肺组织太多,显然是不恰当的。

 

    再看患者当时术中冰冻病理,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术中冰冻病理显示送检标本是右肺下叶,就是做了右肺下叶切除再送术中冰冻病理检验。术中冰冻病理是我们判断结节性质,确定手术方案,决定手术切除范围的金钥匙,对于小结节,一般我们先做个段切或者局部楔形切除,如果术中冰冻病理证实是浸润腺癌,我们接着做肺叶切除,正常是这样一个流程,这样处理最大的好处就是通过术中冰冻病理指导,尽量保留最多肺组织的前提下达到手术根治的目的。

    但是患者直接就做了肺叶切除,就算术中冰冻病理证实是良性,切除的肺组织也无法挽回,这样的术中冰冻病理,其实是没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而对于这个患者来说,损失的肺叶组织,加上胸腔的积液,对患者的呼吸和气体交换造成了较大的影响,胸闷气急也就不奇怪了,胸腔积液可以对症处理,但是损失的肺叶是无法弥补的。

    对于肺部小结节的处理,尤其是决定行肺叶切除这样的大创伤手术一定要特别慎重,切除的肺叶是无法恢复的,没有明确的病理支持,不轻易做肺叶切除,术前的读片和术中冰冻病理的指引就特别重要。当地医院对这个患者的处理,无疑是不妥当的,肺结节的规范化处理,的确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