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真的来了,“我”可以做点什么
2018年01月13日 【健康号】 杨秀红

作为医务人员,不是用单纯宣判或手术的方式来处理”癌“的问题,和病人一起承担起对”癌“的管理,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和想法去做最重要的事情,这样治疗有时候反而显得更重要。

  患癌故事

  A:我的肿瘤指标增高了是不是得癌了?

  B:我网上查了下我的症状和癌一样,我估计活不长了!

  C:太可怕了,我同学27岁就得了胃癌晚期,我也有胃不舒服,是不是也是胃癌?

  D:我奶奶刚查出来胃癌,我爷爷查出来肺癌,我还怎么过?

  ......

  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每天身边发生着患癌的故事,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癌症患者的本人、亲友或者朋友。但当被问到以上这些问题,忽然发现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对“癌”的恐惧中。有的因为对“癌”一知半解,有的因为身边见得太多感同身受,有的因为一些“科普”的误导......恐惧往往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不知道真的来了可以做点什么。


  “癌”真的来了,“我”可以做点什么呢?

  1降低“癌”的重要性

  听到“情况不是很好,很可能是一个字,而且是晚期。”患者五雷轰顶、两腿发软。


  在医院里,每天都上演着类似的剧情,我们似乎都习惯了这样一种宣判,除了心中那一声叹息,也很难去帮助家属去做什么。每次看到家属无助的背影,低声的抽泣,我们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总想去帮助做点什么,但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癌”真的是很可恶,一定要早点发现早点诊疗,病人和家属就不会这样了,我告诉自己。


  “你是早期肿瘤,已经切除治愈了,检查没有啥问题,为啥你还是觉得不舒服,还是觉得复发了?”

  “难道不会太小检查不出来?”

  “难道不会这次查的不清楚?”

  “没有复发为什么我还是难受?”

  ......

  随着越来越多的早期肿瘤得到发现和治疗,门诊上多了这样一群复查随访的人群。他们总在怀疑癌症复发,一年查几次胃镜,做几次CT,不明缘由地就哭泣起来;他们的家属陪在身边,不停地唠叨,告诉你没有问题了就是不信。这又是为什么?“癌”不是已经切除了吗?


  我们可以做点什么?降低癌症的重要性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作为病人本人,不安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因为这种不安导致对“现在”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要从这种不安的情绪中走出来,需要重新肯定和认识自我,需要思考人生中日常事物重要性并进行排序。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看待,做最重要的事情,把癌症的重要性适当降低,“忘记”癌症,不要让癌症占据生活的全部,这样才能走出不安。


  作为亲朋好友,帮助病人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并帮助他一起完成,也许是最应该做的事情了。过份地关注他病情的变化,反而是让”癌“成为家庭中最重要或者唯一的事情了。


  作为医务人员,不是用单纯宣判或手术的方式来处理”癌“的问题,和病人一起承担起对”癌“的管理,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和想法去做最重要的事情,这样治疗有时候反而显得更重要。


  2互相原谅的相处模式

  “早就让你戒烟戒烟,你看,得了癌了!”

  “怎么说你就是不听,你看好了吧!”

  ......

  在接触癌症病人和家属的过程中,常常会听到家属这样的抱怨和指责。这样的话语导致的是再一次的伤害,病人已经明白会被指责,但从亲人的口中听到,往往陷入深深的自责和不安中,觉得对家人和家庭的愧疚。


  “你怎么又有不舒服了,赶紧带你去看看,会不会有啥!”

  “你这个不能吃,吃这个,隔壁家吃了这个东西恢复得很好!”

  ......

  似乎关心和同情是作为亲朋好友最应该做的事情,也是应该被感激的爱,殊不知过份的关心反而增加了病人的负担。对于他们而言,生病已经给家人带来了很多事情,容易萌生”我是多余的,我不应该还活着“等等类似的念头。


  我们可以做点什么?他仍然是他,相互原谅对方。

  作为病人本人,自从被判定为”癌“的那一天,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死亡变成了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如何死亡成为了必须要思考的话题。在死亡来临前,这正给了病人和家人一个反省人生,了却恩怨的机会。把至今都无法开口的情绪表达出来,试着和家人朋友道歉并获得原谅,这也许是人生中最后的一件大事,这反而能让病人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更平静地接受治疗,看待死亡。


  作为亲朋好友,往往不知道如何和病人相处,说什么都是小心翼翼。把他依然当作他,也就是不把他当作病人来相处,让他回归家庭和社会,一起面对疾病和死亡;原谅他过去的、现在的一些做法和事情,不埋怨指责也不过份关心,与病人度过的最后时光给家人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作为医务人员,站得近一点,说话轻一点,握着他的手,把他当作朋友而不是病人进行聊天。多做一个倾听者,原谅他的粗鲁,而不是简单的指令,因为他在和时间赛跑,因为我们是他延续生命的希望,陪着他走完最后一刻的人。


  后记

  最近一周,连续遇到几个病人,都是新发现的癌症,而且都是晚期。每天和家属交代,看到家属近乎倒下的身影,总有些自责,为什么又去宣判。但如今的我和原来不同,不仅仅告诉家属这个事实,更多了去告诉他们如何去面对这个事实,怎么才能让最后的时光成为美好的回忆。


  最近一直反复做一个类似的梦,梦见自己肠癌伴肝转移,一下子进入了倒计时,一下子需要去考虑治疗的选择,一下子需要去决定什么先做什么后做......忽然不需要有几年计划了,做好当下的事情,就算明天不在了,也就是没有遗憾了吧。似乎通过思考癌症中的哲学问题,对人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对死亡有了初步的感知。那”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仅是病人想知道,有时候我也想知道,他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间,仅仅是因为“调皮”嘛?


来源:医学界肿瘤频道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