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远离艾滋,珍爱生命
2018年07月10日 【健康号】 王芳

        那天下午,检验科突然打电话给我:“王主任,您有个病人xx可能是艾滋病,需要上报传染病,同时通知病人去疾控中心做确诊实验。”我愣了一下,仔细回忆当天的病人,但无奈一百多的门诊量,确实想不起来了。


        通知去做确诊实验的电话也打了,学生说那边似乎很镇静,我们能做的就是静待病人复诊,但或者他永远也不会来复诊了。今天早上门诊,学生一眼便看见他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老师,他来了。”


        我清空了诊室,只留下他一个人,非常清秀帅气的小伙子,怎么也和艾滋病打不上界,我突然就记起来他是来做孕前检查,半年前妻子先来门诊,做了相关的检查,并无大碍,但试孕半年未果,所以又敦促丈夫来做检查。我还记得,那也是一个美丽优雅的女人。


        小伙子的眼睛里看不出悲喜,他拿出化验单,放在我面前,就是那张致命的传染病报告单,HIV和梅毒都显示阳性。我说:“我已经知道了,医院通知我了,确诊实验做了么?”,答曰:“是的,确诊了”。我说:“国家对这部分病人有专门的管理,你以后可以咨询相关部门,进行规范的检查和治疗”,答曰:“我查阅过,知道一些,我自己对此还是可以接受的,今天是想咨询我的妻子和生育问题”。我说:“你的妻子去年年底在我们这里查过了,当时并没有感染,但介于你目前情况,给她再复查一下吧!”,他的眼神开始幽怨:“我担心她已经传染了,最近她开始有一些不好的症状,上次查也许是窗口期吧!”。我说:“我建议你如果真的爱妻子,就应该把实际的情况告知她,带她尽快做检查”,答曰:“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她,但她就在附近工作,认识很多人,我担心查出来对她不好。”,我说:“那你换一家医院去查一下吧,但一定要查才是对她负责的态度”。他问:“医生,您说我们还可以生孩子么?”,我说:“艾滋病是会发生宫内感染的,所以先要明确你妻子的状态再定,如果她也感染了,那是很麻烦的”。他又问:“那不是可以做宫内阻断吗?”我说:“理论上是有作用的,但实际的操作非常困难,至于我个人的想法,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是过客,夫妻如果都是艾滋病,还是不建议生宝宝,这对宝宝是不公平的。”他低下了头,哽咽着说:“可是我特别想要一个孩子!唉,一失足,千古恨”。


        对话结束了,他站起来,非常有礼貌,有教养地致谢离开。鉴于隐私及其他,我并没有追问他可能传染艾滋病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他就站在我面前,是个艾滋病患者。


        门开了,涌进来等了很久的不耐烦的病人,门诊还在继续,生活还在继续,我们都在继续,但某些人生,在某个瞬间就溟灭了……


        我见过的艾滋病人,都是特别的年轻,第一例是在15年前,我在广州军医大学上研究生的时候,门诊收治了一个21岁的宫颈癌晚期的病人,就在惋惜这么年轻就癌症晚期时,化验单告诉我们她是一个艾滋病晚期患者,肺部也有肿瘤,艾滋病毒已经摧毁了她的免疫系统,这个吸毒的性工作者,没过多久,生命就结束了。 


        第二个艾滋病人是个26岁的孕妇,我是主治医生,在军区总院。我们的老主任用对待一切的严谨认真来对待这个病人。她首先上报了医院,然后召开科室会议,制定了相关预案,包括待产和分娩的医护患者路径,顺便或者剖宫产的措施,由她亲自来完成与患者的直接接触,老主任的担当,严谨和责任,至今都是我心目中的楷模和榜样。好在那个孕妇一切顺利,但新生儿已经感染艾滋,此后她们被交与政府流程管理,也就不再了解情况了。 


        第三例的艾滋病人,也是至今最让我揪心的记忆。那时我还在军总,有天下午,消化科通知我去急会诊,我带好妇科检查的用具出发,那是一个极度衰竭的女人,似乎每一次的呼吸都特别困难,让我会诊的原因是她虽然只有28岁,已经绝经5年了。我做完妇科检查,并得知病人有产后大出血和输血史,那人也许是席罕氏么?但第二天,消化科打电话给我:病人确诊为艾滋病晚期!!!,第三天病人便死亡了,而我们因为与病人的密切无防护的体液接触,此后整整查了半年的艾滋病没有问题,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也曾经代管过一段时间的兰州监狱康泰医院妇产科,时常会去监狱医院会诊,那个医院的顶层是被隔离的,后来我听说那里全是艾滋病的犯人,我们每次出来进去时,都可以看见他们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 


        康泰普外科和我们曾经同为一个病区,住着一个年轻男病人高热不退,再查竟然是艾滋病合并淋巴瘤晚期,很快也就死亡了。我在门诊上还见到男同性恋准备和女人结婚了,主动来查传染病,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感染,而据他讲述他的男性伙伴已经艾滋病晚期,两只眼睛全瞎了。 


        今天促使我把这些我所经历过的艾滋病病人的故事讲出来,应该是一种医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许大家感觉艾滋病离我们很遥远,但事实上,艾滋病就在我们身边,非常危险。


      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由感染艾滋病病毒(HIV)引起。HIV是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艾滋病毒已造成全球3500多万人死亡,非洲某些国家感染率高达30-40%,人均寿命已经缩短到35岁左右。 


      文献报道,我国的艾滋病感染率近年来在逐年上升,2016年全国共报告艾滋病发病数为54360例,发病率增长了8.0%。艾滋病死亡人数为14091人,增长了10.5%。2016年中国94.7%的新发现感染者和患者由性传播,其中男性是女性感染者的3.7倍。 


        曾经看到过一位传染病专科同行写的文章,其中谈到在他接触到的艾滋患者,大多是以家为单位遭到破坏的。当HIV感染者与性工作者发生关系,再通过"性工作者→嫖客→嫖客的妻子→嫖客的儿女"的传播链,逐渐入侵并破坏每一个原本幸福完整的家庭。我也曾看到过某高校一个艾滋病患者,经过三年混乱的男女性关系,最终传染并确诊了21个艾滋病病人的骇人报道。

        故事讲到这里,似乎更加沉重了,开头所提到的那位男性病人,不知道未来的人生路会怎样去走下去?而我们,目前健康的我们,面对选择和诱惑,又该如何来保护自己,远离艾滋,珍爱生命?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54
王芳
主任医师
月经异常、内分泌失调、男女不孕不育症、复发流产(胚胎停育)保胎、试管婴儿技术以及生殖遗传咨... 更多
去Ta主页
Ta最近的文章 更多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