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小脑萎缩【远程问诊】
2022年10月01日 【健康号】 tyy12668搜微信

田某,女,49岁。

患者于2012年起头晕耳鸣。头痛、消瘦、神疲乏力心悸气短、走路步态不稳,似醉汉,左右摇摆,如将跌倒之状,致使丧失劳动能力,不能料理家务。

经广州某医院诊治,经颅脑CT诊断为小脑萎缩,嘱其回家休养。

2017年5月经某医院施小脑组织移植,术后一度有所好转,但不久又病如初。且渐加重,下蹲后不能站起,步履蹒跚,经常跌倒,服用多种中西药不效。

19年底渐见病情加重,眩晕,步迹偏斜,行走困难,使其卧床,只能侧卧。语言迟缓,情緒不稳,生活不能自理。

图片

2020年初,患者家人联系至我处,此时,患者卧床已三月有余。因患者行动不便,加之疫情原因无法来京。遂与患者通过在线视频方式进行远程问诊。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面诊记录》曾记载,当时,患者由其兄长架扶,倚床背才得坐下,起立则须人扶助。患者语言不清,多由其兄代诉。

文字记录患者形体虚弱,面黄肌瘦,神色呆滞,语声低微,双手抱头,舌红少苔,口干,但不欲饮水。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通阅患者以往病历,患者已经中西医多种药物治疗,又行“小脑组织移植术",症情日益加甚,患者痛苦不堪。如此疑难重症,治疗殊为棘手。

患者从患病经历八年有余,须知久病多瘀、久病多虚,但初诊时症状切切,万不可此时补虚,必犯补虚恋邪之忌。“行气阳明汤”医生组权衡利弊,综合取舍,先予行气活血。以“行气阳明汤”加红花、桃仁、归尾,活血祛瘀,莒蒲开窍醒神,路路通祛风除湿,桔梗化痰祛瘀。大剂量的活血药掺和理化痰之品,更添祛瘀之效。

60剂,每日2剂。4月25日经“行气阳明汤”医生组来院复诊。

患者手能持物但不任重,语言渐清哳。舌同前,下肢自觉有力,但膝以下仍不温暖。

此肾虚髓亏,脑失所养,肝失涵濡,故为掉眩。

图片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依“虚则补之”, 以“行气阳明汤”加菟丝子、首乌、苁蓉大补肾精。磁石一味,重镇安神。又用黄芪,当归补益气血。川芎引药上行,远志、菖蒲,交通心肾。综上所见,理法方药,环环紧扣。

因病人及家属无法长期居京,嘱回家按时服药,并告之饮食起居注意事宜。一月余,诸证均见明显好转,举家欢欣,服完60剂,既安排远程复诊。

三诊患者诸症既有减轻,已收速效。因此法猛则猛矣,但峻而不可久。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说:

“既药已中病,须得立止,久必伤正。”

三诊用药趋于平和,以养血活血为要。以“行气阳明汤”加制首乌、白芍、熟地、养阴生血。川芎为血中之气药,上行头目、 下行血海、中开郁结、旁通脉络,用在这里,很是适宜,丹参、红花活血祛瘀,路路通祛风除湿。从调气和血方面着手。

药后头晕头痛明显减轻,双腿也感到轻松。

服药期间,患者不慎跌了一跤,伤在髓骨,虽未经医治,但痛势有所减轻。口腔仍然干燥。证之实者,已悄然而去,盖痰浊得化。证之虚者,亦默然而增,盖势所必然也。“行气阳明汤”医生组此次调方,逐渐倾向调和虚实,不过跌跤而轻伤,也不能视而不睹,酌参活血化瘀,好在无损于方旨。

图片

四诊时知疗效是满意的,患者除口渴甚外,诸证均自好转,步态渐稳,可独立行走,下蹲后能自起立。

由于补诉外伤,又考虑到久攻伤正,“行气阳明汤”医生组在前方基础上酌情减去化痰之品,以“行气阳明汤”稍加活血之丹参、红花、益母草。

可五诊时发现疗效如前,但添胸闷,“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在此处不遵常规“先祛邪后扶正”之经验,果断认为这是扶正之品又束而困之的结果。处方不再补虚恋邪,而是肃清余邪,除恶务尽,减去扶正之品,拟理气化痰,宽胸散结,选用枳壳、菖蒲、路路通等,从而收功。

此患者服药半年余,至今稳定,并无复发。

“行气阳明汤”医生组主治医师褚尊贵大夫说:

“中医治病一定要根据就诊的情况,病情的进退来审证求因,辨证论治,切不可凭经验办事而忽略客观情况。譬如但见肾阴亏损,马上投以滋阴补肾之品。同一患者,同一病种,‘行气阳明汤’遣方时思路就有行气、养血、和营、滋阴、活血、柔肝、健脾等多法,望同仁细斟酌之。”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