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柴胡汤治疗精神分裂症
2019年05月27日 【健康号】 孙湖

        微信公众号:孙大夫之古方今用 
       这是我大学二年级暑假期间治疗的一个病人。那时候我刚刚学完方剂学,中医学的很浅,基本上不会辨证论治。而医案的主角是我的邻居,他比我小两岁,那时候也十七八岁,按辈分他叫我哥。
      我给他治疗时他已经得精神分裂症一年多了,一开始不敢声张,怕被村里人知道,悄悄的去各个医院治疗,可是病越来越严重,根本就瞒不住。因为他这个病发作了,他会到处跑,跑到别人家里去。那时候村里人白天都是去地里干农活,家里都锁门。他就翻墙到人家家里,到处乱翻,翻累了也不走,就在人家家里睡着了。等主人回到家一看,家里乱七八糟,炕上还躺着个人。别人去他家里找他父母,父母也很无奈,根本看不住他,锁家里也锁不住,翻墙就走了。他经常发作,一犯病就去别人家,弄的村里人心惶惶,都去找村书记。书记也没办法,谁能奈何一个精神病人呢?
       他的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他就把家里的粮食都卖了,也不知道卖多少钱,然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过几天又自己回家了。回到家了也是一副木木呆呆的样子,父母训他他也跟听不见似的。有一次他还背着父母,在菜里下毒,不过是喷的杀苍蝇蚊子的药,喷到菜里整个菜颜色都发红了,一看就看出来了。
      就是这样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那时候我暑假回家,自己买了针灸针,试着给乡亲们扎针。也有一些人愿意让我扎针,效果还是有的。有一天,他妈到我家,跟我说: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儿子治治病?我连忙推辞,我说我哪会治疗这个病啊。她说:你只管治治看看。我就答应了。
      这是我第一次出诊,去了我都有点紧张。我就看着这位邻居家的弟弟,只见他面无表情,眼睛似睁非睁,坐在那里头微微的摇晃,虽然没有发作,能感觉出他不舒服。我那时候也不会诊脉,象征性的摸了摸。看了看舌苔是黄腻的。我脑子里也没有条理的问诊思路,问问这里问问那里,都是他母亲作答,他也不回应我。
      当我问到大便时,他母亲说他大便干结。那时候记得老师曾说过“肠脑相通”的理论,说大肠是人的第二大脑,如果老是便秘会产生一些神志方面的疾病。比如大承气汤证的“发则不识人,循衣摸床”,或“登高而歌,弃衣而走”。我当时也不太会辨证,想想要不用大承气汤?可是他又没有“痞满燥实”这些主症。要不就用大柴胡汤吧,方歌我背过了,“大柴胡汤用大黄,枳芩夏芍枣生姜。少阳阳明同合病,和解攻里效无双”。这个方子治疗少阳阳明合病,既和解又攻下,而且他这个病发作有时,可能是邪在少阳。于是我就下定决心开这个大柴胡汤,跟他母亲说我回去再看看书,光背过方歌了,用量没背过。
     我给开了原方,量用的挺大,大黄用了30克。结果他母亲去了药房,药店老板不给抓药,说大黄量太大了,并问这是谁开的。她母亲说是我开的,药店老板认识我,他要考中药师,还跟我借过课本。就这样,药店老板抓药给她了。
     回去以后她就在一个铁锅里熬药,家里没有煎药壶,我特地跑过去告诉她大黄不能煮时间长了,要晚一点放。然后第二天我又早早去了,去看看喝药后有什么效果。其实主要是想看看药量大了,别有副作用。我就问他母亲昨晚吃了药拉肚子没有?他母亲说没有,结果他在一边说话了:你知道啊?我昨天夜里跑了七八趟坑(方言厕所)。我一听,哟,说话了!再看看他,整个人感觉清醒了似的,眼睛有神了,那种“目中不了了”的状态没有了。我想这是有效果了。我心里真是太激动了。
     这个方子吃了三副,她母亲来找我,问用不用再吃了,说整个人好多了,不发作了。我就又去了,跟他聊聊天,觉得确实好多了,他虽然话不多,但是对答切题,看眼神也正常了。我就把方子的药量减半,怕他再泻坏了,让他再吃三副。
      吃完这三副,我就没让他再吃,过几天我就开学了。后来我打电话回家特意问我妈我这个邻居怎么样了。我妈说他完全好了,跟他爸去烟台干活去了,他妈说还知道有好吃的给他爸留着呢。你在咱村也出名了,给咱村除了一“害”。
      这个事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十三四年了,他直到现在也在没有复发过,我每年都回家,经常碰到他,见面打招呼聊天都很正常,过年还去我家里拜年。只是他以前得过这么个病,文化程度又低,家庭条件又不好,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也就是最近,我看到了经方大家刘渡舟先生也有一个用大柴胡汤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医案,我就决定把我亲身经历的这个医案也写下来,分享给大家,让更多人知道中医治疗精神类疾病有很好的效果,因为现在我们国家患各类精神类疾病的人越来越多,一旦得了精神疾患,对身心都会造成很大伤害,而用西药治疗的效果不佳而且副作用大。中医治疗精神疾病其实是有很多不一样的思路,比如“肠脑相通”,这就是“上病下取”,用之得当,那疗效真的是效如桴鼓,就像鼓锤敲下去鼓立刻就会响,就是这么快。古人的智慧我们要多多借鉴。

【原文摘录】
1.按之心下满痛者,此为实也。当下之,宜大柴胡汤。(《金匮要略·服满寒疝宿食病·第十二条》)。
2.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但结胸,无大热者,此为水结在胸胁也;但头微汗出者,大陷胸汤主之。(136)
      柴胡半斤、黄芩三两、芍药三两、半夏半升、生姜五两(切)、枳实四枚(炙)、大枣十二枚(擘)、大黄二两。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服一升,日三服。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