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位曾要弃生的女人:关于HPV,我有好多话要说!
2018年10月22日 【健康号】 邹世恩

HPV抗争史

患者来信



20年前的“羞耻”


大概二十年前,我的肛周出现小米粒一样的颗粒状物,到医院后,妇科医生让我去看皮肤性病科。当时,心里一震,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检查结果显示HPV阳性(那时候还化验不出是哪型病毒感染)。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医生看我的异样目光。

 

为什么我会感染病毒?我没有不洁性生活史!没有过早的性接触!没有多个性伙伴!不吸烟不喝酒!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到我身上?为什么?那时候简直就要崩溃了,那种羞愧,自责,无奈,只有自己能体会,没有人帮你一起分担,更没人理解。老公认为我有外遇,瞧不起我,怕我把病菌传染给他,和我分床睡。身体的病痛还能承受,心里的伤痛却是永远的伤口,对于一个生病的,并且心里脆弱的人,这种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差点就离婚了。

 

那时候医学还是不很发达的,没有网络,没有相关资料可以查阅,再加上对这种病的恐惧和无知,我用假名,跑去皮肤性病科做了冷冻,开了阿昔洛韦口服之后就再也没去看过。后来慢慢也就放下了。



梦魇一般的HPV


直到最近几年,因为分泌物多、有异味,且越来越严重,反复化验分泌物都是细菌感染,反复用药,但时好时坏。后来,在网上咨询专家,去化验了TCT、HPV、支原体和衣原体。结果出来,HPV18型感染,才知道当初的病毒并没有清除,而是伴随我十几年。我该怎么办?从查阅的资料里得知16、18是最高危类型。很有可能就是癌症了(当时,自己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这次的打击,无异于五雷轰顶。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选择独自承受。告诉别人有用吗?父母会为你担心,但是老公呢?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

 

当时自己都疯了,疯狂的我连续三四个月,每个月都去化验HPV,盼望着医院说结果错了,盼望着18这个数值消失。但是,医院既没验错,数值也没有消失。我开始频频的在网上寻找这方面的专家,跑北京大半夜排队挂专家号吃草药,挂不上就找票贩子买号。再后来北京不去了,回浙江找专家继续开口服和外用的草药。

 

为了治病,我也开始尝试更多的治疗方法。2016年开始做全身按摩,主要按摩腰腹部,推经络,主要推肝胆经,脾胃经,肾和膀胱经。也做艾灸,也是以腰腹部为主。这期间,每个月都有大量的草药从外地邮寄过来,包括口服和外用的。口服的是别人熬好邮寄过来的,但是外用药还是需要自己熬制,熬药、坐浴每天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到后来,听到草药两个字都觉得恶心,甚至跟朋友开玩笑的说,别人血管里流的是血,而我的血管里流的都是草药汤子。


雪上加霜,有了弃生的念头!


但是,又有新的病情!

 

我因为子宫内膜息肉出血需要宫腔镜手术,这里做宫腔镜之前需要在宫颈放置球囊,可能是我比较敏感,也或许自己娇气,自从球囊放到宫颈,疼痛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尽管这次有老公和儿子陪同,但也治不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半夜里,医生给打了两支止痛针还没有控制住,凌晨五点就吵着让值班医生把球囊取了出来。八点钟,我自己走进了手术室,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医生,冰冷的器械,让我不停地颤抖,还好全麻很快就让我沉沉睡去,醒来手术已经做完,宫腔内部取出一块小小的息肉,晕晕乎乎的被平车推到病房。麻醉药失去效果后,人也清醒过来,然后腰腹部又开始闷疼。

 

可能是那段时间压力太大,承受的东西太多,我彻底抑郁了,而且很严重。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难受的时候,不用说走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犯起病来就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体重直线下降,由原来的63公斤降到了50公斤,脸色蜡黄。那个时候,亲戚朋友都觉得我不行了,都说我阳寿已尽,我自己也放弃了生的希望,不想活了,真的太累了。

 

这次,老公着急了,他担心的是儿子没有了亲妈。于是帮我找到了上级医院的心理专家,我又开始的漫长的心理治疗。HPV也放在了次要的位置,所有草药都停用了。抗抑郁的药却一直没有间断,调理了大概一年的时间,精神状态好了,起色好了,体重也涨上来了。



忽然,就悟了


得了一场病,突然明白了,只有自己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父母不能失去女儿,孩子也不能失去妈妈。是的,我开始不再纠结HPV,去他的吧!我也不再纠结多囊、息肉,更不在纠结抑郁。我才不理会呢!一切都是浮云!我越来越开朗,越来越不在乎,越来越让自己轻松。现在,每天都出去散步,饮食清淡,少吃油腻,保持开心快乐每一天,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目标。

 

今年4价HPV疫苗在我们小县城也可以打了,我是我们这里第一个注射的人。为此,还小骄傲了一段时间呢,好多朋友都来咨询我,她们玩笑说,我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前段时间考虑,该化验一次HPV看看了,这次没有恐惧,也没有焦虑,耐心地等待结果。托朋友帮我取报告,看到结果的一刹那,我惊呆了。我问她“转阴了?对吧!” 她玩笑着说“我可看不懂,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我一边笑着一边说“别损我了!”

 

是的,转阴了!这是我不敢想象的,也是我最期望的,第三针HPV疫苗注射也结束了,那天咨询恩哥,我还会不会复发16或是18了?恩哥告诉我,可能性很小。

 

特别感谢恩哥给我这个机会,也特别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治病经历,希望能增强大家战胜疾病的信心。HPV,没什么可怕的!还是那句话,积极的面对,健康的生活习惯,就是转阴的保障。加油吧!姐妹们!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