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放射治疗:肝癌治疗的新模式
2018年11月27日 【健康号】 张强

历史上,放射治疗(放疗)在肝癌治疗中的地位十分有限,主要原因在于,正常肝组织耐受剂量低。当全肝受到28~35 Gy照射3周后,有大于5%的可能性会出现放射性肝损伤,而这一剂量对于杀灭肿瘤细胞来说,是远远不够的。随着放疗技术、影像设备的不断更新进步,尤其是三维适形放疗(3DCRT)被广泛应用后,从根本上解决了传统放疗模式在肝癌治疗中的缺陷。3DCRT可使放射高剂量区在三维方向最大限度地与肿瘤形状一致,使肝肿瘤区接受高剂量的同时,周围正常肝组织受到较低剂量的照射。这样,既可以使肿瘤细胞被高剂量射线“一网打尽”,又可以使正常组织细胞因只接受到低剂量射线而“幸免于难”,真正做到了“有的放矢”,“免伤无辜”。淄博市第四人民医院肿瘤科张强

           
在以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作为肿瘤三大常规治疗手段之一的放疗在肝癌治疗中一直处于边缘的地位。放疗治疗肝癌的目的很“单纯”,即姑息治疗。姑息性放疗仅用于晚期肝癌患者的症状控制(如出现骨转移后的缓解疼痛)或转移灶(如出现腹腔淋巴结转移)的治疗,而真正用于肝脏内肿块的治疗,则很少有报道。
           
在部分学者观察到低剂量放射线对肝脏肿瘤变化有影响后,人们开始预测更高剂量的放疗可以更好地提高肿瘤局部控制率,甚至可能治愈局限性肝癌。从1987年开始,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放射生物学专家们开始探讨提高原发性肝癌的放疗剂量问题。通过对超过200例肝癌患者行适形放疗的试验性研究,学者们得出结论,认为正如部分肝切除对整个机体是安全的一样,如果肝脏受照射体积不大,即使高达90 Gy的照射剂量,对机体来说也是安全的。对于Child A级的肝癌患者,当受照射的肝体积占整个肝脏体积的20%以下时,机体可完全耐受高剂量照射。对于更大范围的肝脏照射,则需要考虑到放射性肝损伤发生的可能性,而相应降低照射剂量。从那时开始,众多医疗机构纷纷开始了肝癌放疗的探索。
           
目前肝癌放疗的研究大多集中在两个方面——单纯的肝癌放疗和放疗联合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肝癌。众多肝癌放疗疗效的回顾性研究结果均体现出肝癌放疗具有较好的近、远期疗效。本-约瑟夫(Ben-Josef)等对35例Child A级患者行单纯放疗,放疗采取超分割模式,每次1.5 Gy,每日2次,总剂量为40~90 Gy,结果中位生存期为15.2个月,1、3年生存率分别为57%和11%。帕克(Park)等对59例患者(Child A级38例,Child B级21例)行放疗,其中51%的患者存在门静脉癌栓,结果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疾病稳定(SD)率分别为8%、58%和25%,中位生存期为10个月,1、2年生存率分别为47%和27%,可见对于门静脉癌栓的治疗,放疗具有其他治疗模式无法比拟的优势,疗效较好。曾(Zeng)等对44例有门静脉癌栓的肝癌患者行门静脉放疗,剂量为36~60 Gy,结果34%的患者门静脉癌栓完全消失,11%的患者癌栓缩小一半以上。鉴于放疗对门静脉癌栓的独特治疗价值,很多医疗机构对于合并有门静脉癌栓的患者采取了综合治疗的模式,即运用放疗治疗门静脉癌栓,通过TACE治疗肝脏肿块,这一治疗方法同样效果显著。田泽(Tazawa)等报告24例TACE+放疗的病例,门静脉癌栓接受50 Gy的照射剂量,结果CR、PR、SD率分别为8%、25%和25%,患者中位生存期为9.7个月,1、3年生存率分别为61%和10%。山田(Yamada)等进行了同样的研究,得出相似的结果。
               
综上所述,随着3DCRT的广泛应用,放疗已成为肝癌治疗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无论是单纯治疗肝癌还是与其他方法的联合治疗,都显示出很好的疗效。在放疗技术不断更新发展的今天,放疗在肝癌治疗中逐渐占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成为一种崭新的肝癌治疗模式,并不断扩大在肝癌治疗中的应用范围,显现出良好的应用前景。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