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那些事儿#
2017年12月09日 【健康号】 秦京云

   从事妇产科工作28年,妇科产科工作都要做。产科的夜班,那是有目共睹的。晚上三个剖宫产那是常事。那个累,那个担心。产妇大出血抢救,新生儿窒息抢救。危重病人急诊转院。值班晚上。那是没得休息。第二天还要连轴上班。妇产科的大夫就是个女汉子。


    院内的夜班那不用说了,10年前的一次出诊让我记忆犹新。虽然处理很圆满,但却受到了院长的训斥。


   10年前,交通还不方便,记得是秋天的一个夜晚,凌晨2点多,护士敲门,“秦老师,患者家属说产妇在家中生产了,让去处理一下”,迅速起床,询问家属,孩子哭了吗,产妇出血多吗?说都好的,让去给处理一下脐带。当时医院救护车送病人没在,怎么办,没多想,给护士交代了一下,带上产包及碘伏。坐上家属的摩托车就走了,路上黑漆漆的,玉米叶唰唰的响,真有点害怕。来到家里,村卫生室的大夫也在,新生儿评分10分,产妇子宫收缩好,出血不多,胎盘已剥离。消毒后,无菌处理脐带。产妇外阴消毒,检查软产道无损伤。胎盘胎膜剥离完整。观察30分钟无异常,又坐着摩托车返回医院,已经凌晨5点多了,家属交费取药后满意离去。


   上班后喜滋滋的向院长汇报,还没说完,院长立马拉下脸,“谁让你私自去的,向总值汇报过吗?你一个女同志黑天半夜就跟人出诊了,安全吗?出事怎么办”。这是院长的关心,我觉得有点委屈。但后来想想也真有点后怕。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