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市场规模近150亿元,这一细分领域能吃一波三孩政策红利吗?
2021年06月15日 【健康号】 动脉网

三胎生育权的逐渐放开,是给适龄群体多了一个选择,而非强制要求。

5月31日,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后的的第20天,中国人口政策出现了一个巨大转向,“三孩”政策成为了正沉浸于“儿童节快乐”的一批成年人的“惊喜”,在网络上被热议。“三孩”政策的放开,给予了民众更多的生育自由,但是,面对现实生活中高昂的育儿成本和女性的生育代价,很多人也只能以调侃的态度来消解心中的沉重。

 

除了房价与教育成本的压力外,影响女性生育意愿的另一个“难言之隐”往往被忽略,那就是在分娩之后遇到的一系列产后健康困扰。这其中包括被称为“社交癌”的压力性尿失禁,引起腹部赘肉和腰背疼痛的腹直肌分离,以及急迫性尿失禁、盆腔脏器脱垂、盆底慢性疼痛等困扰。针对这些女性产后健康困扰,一个行业正在蓄势待发,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那就是产后康复行业。

 

从产业角度看,作为与产妇这一生育环节中最重要的对象密切相关的行业,产后康复产业在政策的影响下会迎来哪些变局?未来发展趋势如何?有哪些布局机遇?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动脉网采访了数位行业参与者,从“三孩”政策带来的行业机遇出发,研究产后康复当前的行业特点和发展方向,得出了以下几点看法,以飨读者。

 

1、产后康复行业将迎来“90后产妇&三胎产妇”双重“质变”红利;

2、行业将面临洗牌升级,产后康复医疗机构将取代“三非机构”成为行业主要服务供给方;

3、医疗水平及扩张能力是行业核心竞争要素,盆底康复治疗能力最能体现差异化;

4、专业人才匮乏仍是目前行业痛点,优质产后康复医疗机构仍然稀缺。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之后的“她经济”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母婴产业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资本角度都得到广泛关注。然而,在母婴产业,最广受关注的产业往往是妇产医院、产前无创筛查、辅助生殖、母婴用品等,资本市场也不乏相应领域的公司上市。然而,在分娩之后,产妇所面临的心理和身体健康需求往往被忽略,针对产后健康需求,一个产业正在酝酿爆发,那就是一朝分娩之后的“她经济”——产后康复行业。

 

妊娠分娩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周期,对产妇的生理和心理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尤其在孕期20周之后,女性的子宫、胎儿以及羊水等近20斤的重量压在盆底肌上,对于盆底肌肉带来较大的损伤,而顺产分娩的会阴撕裂或侧切会进一步损伤女性盆底肛提肌群,带来一系列盆底功能障碍,包括产后的压力性尿失禁(SUI)、急迫性尿失禁(UUI)、盆腔脏器脱垂(POP)及慢性盆腔疼痛(CPP)等问题。另外由于子宫在孕期容量膨胀1000倍,带来腹肌腹白线分离(通常称为腹直肌分离),会使得女性腹部肌肉松垮,严重的还会带来腰背肌肉代偿劳损。另外,妊娠纹等问题也往往困扰着爱美的女性。

 

此外在心理上,产后女性往往由于养育婴儿等问题,受到家庭琐事的争吵、被忽略感等烦恼,严重的会导致产后抑郁。这些都需要专业的产后康复心理干预。产后时期对于产妇、婴儿以及家庭来说,在生理、心理、社会层面都是关键的过渡期,产后时期系统、积极的康复性措施对产妇现阶段及未来的身体健康都有重要积极的意义。

 

产后康复是康复医学中的一个重要分类,属于多学科交叉领域,涉及妇产科学、康复医学、外科学、皮肤科学、中医学、心理学等医学范畴。产后问题主要包括盆底肌损伤、腹直肌分离、乳腺堵塞感染、体质变化、皮肤问题(如妊娠纹)、形体问题、心理问题。科学的产后康复不是传统的“坐月子”,而是有专业的医疗康复手段、安全的母婴护理措施,以及可以量化的质量标准。

 



90后宝妈及二胎、三胎宝妈成为生育主力军,产后康复需求旺盛





一般而言,再生育女性经历了生产过程,为降低生育风险,会更加重视产后康复。另外,二孩、三孩政策鼓励了部分35岁以上产妇进行再生育,高龄产妇较适龄产妇更易发生产后不良症状,因此这一人群参与产后康复的主动性更强烈。初次生育与再生育产妇的产后康复意识增强,释放了产后康复服务需求。

 

简单来说,三孩政策的促进并非来自于数量的增加,而是来自身体症状的康复需求要比一胎、二胎更大。美其家产后医疗集团史院长表示,客观身体症状与主观心理需求是女性在分娩之后对产后康复产生刚性需求的根本原因。


根据头豹研究院《2019年中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概览》的研究,产后康复市场规模由2014年的9.2亿元快速增长至2018年的39.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3.9%,并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44.8亿元。


政策是市场的风向标。从政策环境来看,三胎政策的出台对产后康复产业是一个利好信号。其好处在于,政策的开放能为那些想要三胎的人减少麻烦。不过,这个政策对人口结构的影响还有待商榷,毕竟有意愿生育三个孩子的家庭不多。

 

目前,医学上普遍认为,24-30岁是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考虑到女性法定结婚年龄以及越来越多的晚婚晚育情况,所以我们把20-35岁的女性也计入到了适育年龄人口。而85后、90后则是现今被寄予厚望的主要生育人群。


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宝宝树于2021年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家庭孕育方式白皮书》数据,当前中国新妈妈人群主要以85后、90后为主,总体占比达到70.8%。其中,95后妈妈约以4%比例逐年增长,已接近20%。


80后、90后群体,出生时受到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进入适育年龄后,又遇上二胎、三胎政策,可谓是与生育政策同行的两代人。另外,85后、90后人群,受教育程度较高,自我保健意识强烈,且在个人价值对自身的关注度较高,能够逐渐认识和突破传统的生育误区,追求更加科学、系统的产后康复。美其家产后医疗集团的史院长说道,收入提升、健康意识、知识普及等因素也是催生产后康复需求持续增长的主要原因。




行业标准化加强,消费医疗升级严肃医疗




从终端机构来看,产后康复业态多样,具备美容、康复、医疗等多重属性,产业延展性非常强。但是也由于监管力度弱,行业门槛较低,一时间竞争者蜂拥而至,行业陷入混乱。

 

目前,产后康复行业主要包括了公立医院、妇产医院附属的产后康复中心、专业连锁的产后康复医疗机构三类医疗级业态,以及月子中心、产后康复小作坊等非专业医疗服务的机构。

 


公立医院:

 

凭借其高信誉和强专业性受到产妇信赖。但因为缺乏市场统一标准,产后康复“消费属性”较强,公立医院对其的重视程度不高。产后康复是涉及到妇产科、泌尿科、肛肠科、骨科、皮肤科、康复科等九大学科的综合医疗服务,特别是产后漏尿、腹直肌分离、骨盆倾斜、妊娠纹等问题,都需要不同科室专家给出相应评估并制定康复治疗方案,多学科交叉的特性也使得其在公立医院内部难以统筹协调。此外,公立医院的普惠医疗性质,使其很难以服务和环境吸引中高端产妇。

 

妇产医院附属的产后康复中心:

 

依附民营妇产科医院设立的产后康复中心,大多集中于一二线城市,能够自建医护团队,多学科、个性化的解决方案难度较小,环境、服务质量较好。

 

2019年4月24日,和睦家首个产后康复中心在北京成立,并随后在上海、青岛、广州、天津等地开设了产后康复中心。和睦家医疗的模式是由十大多学科团队提供专业解决方案,包括妇产科医生/助产士、康复医生等,专注临床改进,致力于从根本上改善女性腹直肌分离、耻骨联合分离、盆底肌功能障碍、产后疼痛等问题,而且针对产后抑郁、乳管不畅(乳腺炎)、脂肪堆积、产后疤痕等其他常见问题,也提供专业的妇产、康复、心理、营养等全方位支持。

 

专业连锁产后康复医疗机构:

 

北京美其家产后康复医疗集团,是国内领先的跨学科、直营连锁产后康复医疗机构,核心专家团队来自北京协和医院、301总医院及医疗投资机构,具备多年三甲院内产后康复/盆底康复临床与运营经验,并担负起培训三甲妇幼医院产后康复科的重任。

 

美其家产后医疗为女性提供一站式产前产后系统化服务,是一家集妇产科、泌尿外科、肛肠科、乳腺外科、康复科、皮肤科等九大学科于一体,专业化健康管理方案的综合医疗机构,改变了传统以产科为主(仅针对女性中盆)的产后康复无法彻底解决女性生育带来综合问题(女性前盆、中盆、后盆及乳腺等)的现状。2019年,美其家第一家院外产后康复直营店落地生育大省山东,此后1年半内连续开拓淄博、潍坊、烟台等地市,成为专业产后康复连锁医疗机构中的领跑者。另外,目前美其家已为山东当地13个城市的三甲妇幼进行了专业培训,线上线下累计培训相关医务人员超过3000名,持续输出专业产康医学人才,成为潍坊医学院,滨州医学院,齐鲁医药学院等定向培养毕业生的医学试点,为产后康复行业正规化专业化发展贡献了极大力量。

 

月子中心:

 

国内的月子中心以入住式为主,以套餐销售的方式将针对产妇和新生儿开展的一系列的护理服务和产品纳入其中。月子中心不属于医疗机构,会所里不能进行治疗服务,不能涉及大型医疗器械、医疗级产后康复板块,服务质量、管理和盈利水平良莠不齐,在一定程度上给未来的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但是,月子中心可以根据产妇的一些产后症状,给予一些建议,部分月子中心也开始和医疗机构合作,进行产妇产后症状的预警和预防。

 

家庭月嫂:

 

月嫂在我国发展历史短,行业整体处于成长期,缺乏群为的培训标准和认证规范,月嫂质量参差不齐,市场局面较为混乱。

 

美其家产后医疗集团史院长表示,医疗机构从事产后康复服务具有先天优势,因为医疗机构有妇产科、儿科、康复师、护士等专业团队的配合,有严格的操作守则、完备的医疗设施,这些保障可以更好地呵护妈妈和新生儿。随着生育次数的增加,产妇的产后症状会越来越明显,需要专业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进行辅助治疗。服务和疗效将成为产妇选择的标准,非医疗机构形式的产后服务均达不到应有的质量及效果标准,在未来的竞争中将遭遇淘汰。

 



盆底康复是产后康复的重要项目




产后康复项目众多,主要从饮食、心理和运动三方面进行。在运动部分,则针对生殖系统、乳腺和形体三大板块解决相关问题。

 

在众多康复项目中,生殖系统中的盆底康复尤为重要。女性盆底肌肉与很多重要器官紧密相连,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因妊娠、分娩造成的损伤促使产妇盆底肌肉弹性下降,会引发脏器下垂、尿失禁等后果,影响产妇身体和心理健康。

 

图:盆底康复医学体系,来源:美其家产后康复医疗机构

 

1998年,在英国召开的第一届国际尿失禁咨询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nsultation on Incontinence,ICI) 会议,将行为疗法和盆底康复作为首选的初始治疗方法。盆底康复在临床上有着治疗和预防盆底疾病的双重作用。盆底肌肉锻炼是盆底康复最为主要的治疗手段,因副反应小而被全球妇产科界普遍认同。其治疗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价值也越来越被肯定。


产后康复设备是用于帮助产妇解决产后问题的重要工具,是专用于产后疾病筛查与治疗、产后形体恢复的器械设备,主要通过生物刺激和电刺激等物理治疗方法刺激局部神经肌肉,激活细胞组织、在疗程内恢复肌肉组织的弹性与紧张度,被广泛用于医疗机构。

 


盆底康复设备是盆底肌肉锻炼的重要工具。盆底康复等设备属于医疗器械范畴,需要遵循医疗器械的各个标准,市场准入门槛和技术门槛都比较高。因此,在医疗专用类康复设备市场中,仅有少数医疗科技企业参与竞争;而非医疗产后康复设备市场则被众多中小型企业蚕食。


从产后康复设备产业链上来看,上游参与者主要为芯片、传感器、五金件等原材料、零部件生产行业;中游参与者由负责产品研发与生产组装的品牌商、代工厂构成,产业链下游包括医疗机构、康复中心、家庭用户等。

 

根据新思界的研究数据,我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仅盆底肌产后康复电刺激医疗器械在2020年的市场规模就达到了7.6亿元,同比增长31.5%。

 

《2019年中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概览》数据表示,医疗专用器械的研发生产需要企业获得医疗器械证书,占产后康复设备市场比重约45%;随着产后康复设备的性能参数逐步提升,设备协助使用者进行诊断筛查与治疗的时间不断缩短,轻小便捷的家庭产品进入产后康复设备市场,


动脉网梳理了一批主营或涉及到盆底康复等产康设备的医疗企业:



根据《2019年中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概览》报告,中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市场集中度呈逐年提高趋势,伟思医疗与麦澜德两家头部企业市场份额占比超过了40%。

 

伟思医疗:

 

伟思医疗是产后康复设备行业的头部企业,业务包含产后康复、精神康复、神经康复三大产品线。在产后康复业务线,已开发出了电刺激、磁刺激、电生理等不同类别的康复医疗器械及产品,形成了全面的康复产品及整体解决方案。2020年,伟思医疗在科创板上市。

 

伟思医疗产品覆盖了医疗机构和家庭用户市场,形成了盆底康复、产后体型恢复、产后心理康复和盆底康复(家庭)等系列产品矩阵。


 

伟思医疗针对医疗盆底中高端市场、康复市场,医疗盆底中低端市场和院外市场皆有不同产品布局。此外,公司还正在进行下一代磁刺激仪、康复机器人等新产品的研发。经过多年的积累,公司已经在电刺激、磁刺激、电生理等技术平台上掌握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

 

麦澜德:

 

麦澜德主要从事盆底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盆底康复、产后康复、家庭康复及医疗信息服务等领域不断创新,主营产品为盆底表面肌电分析系统、生物刺激反馈仪、盆底生物刺激反馈仪等,并为近万家医疗与院外机构提供服务。

 


此外,麦澜德也在积极开拓医疗云以及盆底疾病分级诊疗信息软件,配合国家医改方向和要求,建立医院间的医联体,形成覆盖全国各级医疗单位的盆底诊疗网络,最终建立盆底大数据平台,在医联体内,帮助临床医生开展多学科、多中心、多维度的科研协作,实现双向转诊,合理分配医疗资源,提高诊疗效率。

 

麻麻康:

 

麻麻康专注智能产后康复领域,尤其是家庭智能产后康复产品的研发与服务。2017-2019年间,麻麻康连续上线多款产品,覆盖了家庭、康复机构、社区基层医疗、妇幼保健院、医师诊所等产康场景,并连续五年在C端产品线上细分类目销量第一,服务了超40万中国产妇。



2017年,麻麻康APP上线,为用户提供实时动态肌力数据分析,实现智能健康管理,配合趣味动画语音和多媒体游戏场景训练,提高了治疗效果。麻麻康还开展了“妈妈的支点”孕产健康关爱计划,力图通过沙龙、公益、峰会和俱乐部四大版块内容为行业赋能。


目前国内仅有不到20%的产妇会完成产后筛查和完整的康复疗程。其原因在于紧缺的医疗资源、薄弱的人才积累,以及产妇照顾孩子外出不便等等,产妇群体日益增长的康复需求,和社会产康行业发展不平衡的矛盾日益激烈。“机构和家庭的康复护理侧重点不同。对于产妇而言,产后护理应该是持续性的过程,而非是单一的六周后的回访。”麻麻康创始人付博文表示,可以构建一个能够覆盖产后康复院/店内-院/店外的所有应用场景闭环,提高产妇群体的康复水平。




人才少、标准低,市场教育道阻且长



 

因为不了解,所以误解丛生。“不做康复似乎也不影响生活、价格太贵、时间太紧”等想法依旧很普遍。此外,散乱差的市场乱象也影响了产妇对产后康复市场的认知。

 

除产妇缺少科学的产后教育外,专业产康人才的缺失也是目前我国产后康复行业发展面临的一大挑战。一方面,产后康复是国内的新兴行业,行业规范和准入门槛尚不完善,多数“治疗师”经过机构简单的培训,甚至只要花钱就能拿“证”上岗;另一方面,一线城市和大医院对产康人才有着较强的“虹吸效应”,三四线城市相关从业人员缺少获得专业培养和持续在职培训的机会,难以与国际先进治疗理念接轨。

 

目前,我国尚未针对医疗级产后康复领域颁布专门的法律法规,但从2018年开始,关于医疗级产后康复的发展计划和操作标准陆续出现。国家卫健委在《母婴安全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强调建设妇幼保健专科,促进产后保健发展。中国保健协会与和睦家医疗在《2018中国产后康复服务白皮书》中公布了医疗机构从事产后康复服务的质控和操作标准。麻麻康副总裁陈致寰还提出,产康行业专业化欠缺,人才配备不足,缺乏权威的人才认定标准与培训机构,希望行业协会能够与企业加强合作,更快出台相关标准与扶持政策。

 

“持续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标准,落地与创业团队基因相匹配的商业模式,搭建稳定可持续的获客体系,加强市场教育,搭建好配套的人才培养体系,则是医疗产康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史院长说到。

 

总的来说,三胎生育权的逐渐放开,是给适龄群体多了一个选择,而非强制要求。生或不生,生多或生少,需取决于实际情况。尚无科学依据证明孩子的多少与养育质量有必然关系。生养的关键还是在于父母的责任心,以及愿为此所做的努力。


感谢以下嘉宾接受采访并提供相关信息(排名不分先后):美其家产后医疗集团史院长、麻麻康创始人付博文、麻麻康副总裁陈致寰,以及不便实名的小伙伴。


参考链接:

伟思医疗招股书

2019年中国产后康复设备行业概览

产后康复新赛道:从坐月子到医疗级产康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