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针灸学的内涵
2020年05月03日 【健康号】 陈永

针灸学

1955年毛主席在一个宴会场合说:你们不要以为针灸是土东西。针灸不是土东西,针灸是科学的,将来世界各国都要用它

针灸学是以中医理论为指导,研究经络、腧穴及刺灸方法,探讨运用针灸防治疾病规律的一门学科。针灸学是祖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包括经络、腧穴、针灸方法、临床治疗、针灸医经医籍、实验针灸等部分。针灸包括针刺和艾灸两种治疗方法。

传统认为针灸具有适应证广、疗效明显、操作方便、经济安全等优点,数千年来深受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对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个人认为这样的特点、或者叫溢美之词已经是历史了。比如“适应症广”,在当今的社会主要被局限于中风后遗症的康复、面瘫和颈肩腰腿痛的治疗,虽然其本来应有的适应症非常广,但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至于“操作方便”,根本就不是针灸的特点。我们给临床患者开药才叫操作方便。其实我们针灸要讲究补泻手法、甚至较久治疗时间(时辰)的选择,而这些常常被现在的针灸医师所摒弃;美其名曰:平补平泻。有些针灸医师认为这个补泻手法没有科学依据,甚至很多科学家,比如方舟子认为针灸本身即是伪科学。倒是有一次去了解美国的针灸职业医师考试,发现试题竟然涉及时辰针灸内容。当然艾灸的操作则更为耗费人力,目前发明了很多的艾灸盒、艾灸器具,似乎节约了成本,但常常使得效果大打折扣(图1)。“经济安全”在目前而言应该是一种叫道德绑架的说法,比如美国的一次针刺治疗费用大约60-80美金,国内我认为平均也是60-300元不等。如果按照政府规定的:“5个穴位15元,每增加一个穴位增加5元”,既不符合针灸的原则、也会让针灸医师去喝西北风了。

以《黄帝内经》为文字记载,针灸已有2500年历史。目前流传至世界120个国家广泛使用。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时,随行记者James Reston因急性阑尾炎术后采用针灸镇痛治疗有效,在《纽约时报》进行报导,随后掀起经久不衰的“美国针灸热”。1997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专家共识声明:尽管(彼时)研究存在一定不足,但针灸在术后恶心、呕吐、牙痛等疾病中疗效满意,在中风康复、头痛、月经紊乱、网球肘、纤维肌痛、肌筋膜痛、骨痛、腰痛、腕管综合症、哮喘作为疗效认可的补充和替代。其标志着NIH对针灸说“Yes”。历经几代华人针灸医师努力,针灸纳入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医保体系。当然,2016325日,英国国民健康保险服务系统(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发布新闻题为《专家认为运动是最好的治疗腰痛方法,NHS丢弃针灸治疗腰痛的方式》一文,并声称:需要通过官方立法,不再为腰痛患者开具针灸处方;推荐运动包括伸展、瑜伽和有氧运动;腰痛新指南中不再推荐扑热息痛。为什么呢?因为前面提到,针灸在国外更不是经济或价格低廉的治疗方案,医保负担不起的。这才是英国NHS发文的本质原因。

从汉字慢慢形成的岁月开始,中国人的祖先就迫不及待地把针灸治疗经验保留给后人。中医古籍《黄帝内经》就腰痛这一常见病有专门章节,《素问·刺腰痛篇》。《素问·缪刺论》:邪客于足太阴之络,令人腰痛,引少腹控月少,不可以仰息,刺腰尻之解,两胂之上,以月死生为痏数,发针立已。左刺右,右刺左。有些专家会和病人说:现在科技发达,腰椎病微创消融术、品种繁多的临床药物等,几千年前科技不发达,针灸治疗效果不好­——当今医学有让腰痛立已就是立竿见影马上不痛的治疗方法吗?针灸学治疗腰痛病的古籍文献浩如烟海。在笔者最初采用针灸治病时,也内心担心疗效不好,可是事实是治疗结果一次次打消了我的顾虑。我们的祖先,把宝贵的医学经验刻在石头上、竹简里,写在丝绸中,花费财力物力,并无分毫科研经费,会留一些不痛不痒的遗产给后人,来骗自己后代?他们想留给后人的是毕生的心血。相反,倒是现代研究的药物,常常数据伪造,垃圾刊物扎堆。

“Starting acupuncture was one of the best things I ever did for myself. It has helped me physically, emotionally, and spiritually. A good acupuncturist treats the whole person, not just the physical symptoms. I can't say enough good things about it. I started acupuncture due to chronic back pain that would not respond to medication. I also had chronic constipation, anxiety, and just felt awful overall. Acupuncture, in conjunction with chiropractic, has completely helped me turn my life around.(接受针灸治疗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件事。针灸对我的生理、心理和精神上都有裨益。一位好的针灸医生把你当作一个整体,而不是只看到症状。对针灸的赞美难于言表。我因慢性腰痛药物治疗无效接受针灸治疗。我还有慢性便秘、焦虑,总体感觉非常糟糕。针灸,配合整脊治疗,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某患者在http://www.medhelp.org/的言论。

2011年,来自美国某医院的检验科Susanna到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寻求乳腺癌的替代治疗方案。她同时患有严重腰椎病伴坐骨神经痛,经过委中穴放血治疗后,得到了药物从未带给她的轻松。她从诊断乳腺原位癌经过手术放化疗,还是在2年时间进展为晚期乳腺癌。聊天中,她向我透露为什么不继续留在自己的国家治疗癌症。她认为,美国的抗癌药物,在研发完成(而非成功)后,为了获取利益,进行生产销售,而事实是那些听起来非常有效的抗癌药物效果,其实是利益驱动下非常不可信的研究数据。知道这个内幕的科学家何止一个Susanna。谎言偷了真实的衣服,人们喜欢美丽的谎言,难以相信赤裸的真实。为什么针灸治疗腰痛相对于其他疾病会被部分医生接受?因为临床医师只是在对其实在束手无策时才去推荐,觉得效果还不错。可事实是,针灸的适应症非常广泛。临床疾病谱基本以西医为指南,何尝给过其他机会给针灸去一试手脚?针灸适应症似乎只剩下现代医学无力完全战领的领域­——颈肩腰腿痛。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