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宝民教授谈保留脏器功能的胰腺肿瘤局部切除术
2018年10月21日 【健康号】 施宝民

“胰腺肿瘤切除,扩大还是缩小?我们有幸请到了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普外科施宝民教授来探讨“保留脏器功能的胰腺肿瘤局部切除术”这一话题。

“胰腺肿瘤切除,扩大还是缩小?我们有幸请到了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普外科施宝民教授来探讨“保留脏器功能的胰腺肿瘤局部切除术”这一话题。

胰腺肿瘤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消化道恶性肿瘤,胰腺是腹膜后器官,解剖位置特殊。胰腺癌的生物学特性决定其容易侵犯腹腔淋巴结及周围的大血管。这导致胰腺癌切除困难,切除率仅为 10%~20%,并且,临床上因腹腔大血管受累而未能切除的胰腺癌高达 30%~40%。尽管外科治疗胰腺癌早期缺乏明显症状,大多数病例确诊时已是晚期,手术切除的机会少。现已被公认为 60 余种恶性肿瘤中预后最差的,手术依然是目前胰腺癌的首选治疗手段。外科治疗胰腺癌需要针对不同病期和肿瘤病灶局部侵犯的范围,采取不同的手术方式。如何选择合适的手术方式和改善患者预后,是当前胰腺外科领域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下面选取部分访谈摘要

问:施教授您好,对于胰腺恶性肿瘤,施教授认为局部切除术可行吗?对于术后患者生存时间,无病生存时间是否会有不利的影响,是否存在循证医学的证据?

施宝民:恶性肿瘤局部切除,一般不主张,尤其是位于胰头的病例,切除范围不好定,创面不好处理。胰体尾倒是可以灵活掌握,如果肿瘤较小,多保留些胰腺组织还是可以的。确切的循证医学证据还没有。

问:施教授,您好!胰腺肿瘤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消化道恶性肿瘤,外科治疗时对可能切除的胰腺癌是否予以手术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影响胰腺癌手术成功实施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施宝民:这个和大多数癌症的外科治疗相同。是否予以手术,参照可行性,可能性,必要性等几大要素。首先,手术是必要的,没有发生远处转移,是应该切除的;其次手术是可能的,一是肿瘤本身可以切掉,二是全身情况必须允许;还要有逆向思维,如果不手术,会怎么样,有没有比手术更好的方法,如果没有就选择手术;手术者的技巧和经验是成功的保障;手术后精细管理,预防并发症发生,更重要的是靠得上病人,时刻走在病人床边,心理上与家属和病人达成一致,预防并发症的同时,更是预防不必要的纠纷。

问:施教授,你好!局部切除术除了复发之外,发生梗阻的概率大不大?目前有报道梗阻的情况吗?又该如何治疗?

施宝民:你指的是胰管梗阻吧。发生梗阻的概率不大,我做过的接近50例病人,有一个胰腺囊腺瘤病例,做了中段切除捆绑式吻合,术后发生率慢性胰腺炎,胰管扩张明显,多个医院考虑肿瘤,最后我又做了二次手术,发现是胰腺断端粗大致使吻合口处狭窄。只好做了胰管空肠侧侧吻合。现在大部分做胰肠端侧吻合方法。

问:施教授,您好!如果术前检查及术中探查发现门静脉和(或)肠系膜上静脉受累,应该如何处理?是否需要联合血管切除?血管切除重建时门静脉阻断的时间如何考虑?

施宝民:如果术中或者术前已经有发现门静脉或者SMV受累,病人整体条件较好,且掌握血管切除吻合的技术时,还是可以做血管切除重建的。这在很多文献中提及,切除PV或者SMV,提高了切除率,并发症发生率并没有因此而增加,所以是有益的。切除方式依据浸润的范围和程度,局部切除、楔形切除、局段切除吻合、甚至人工血管都可以尝试。时间一般30分钟内,绝大部分都能够完成。而合并动脉切除重建的效果就不好。

问:施教授,您好!早期胰腺癌没有特殊症状,胰腺的解剖位置又很隐蔽,那么胰腺癌的高危人群主要有哪些?针对早期诊断,我们医生可以做些什么?

施宝民:正如您所说,早期发现胰腺癌非常困难。高危人群,以慢性胰腺炎,比如酒精性胰腺炎,家族史,中壮年为主。早期诊断,包括B超,cT,磁共振,现在的内镜超声,已经比前10年有了很大提高了。现在早期胰腺癌,胰腺良性肿瘤的发现率已经大有提高,所以局部切除术才会应运而生了。

问:施教授,您好!请问胰腺癌采取局部切除,手术范围缩小了,可能保留器官的功能,不知道是否可以延长生存?您认为转移性胰腺癌只切除胰腺癌局部肿瘤对患者是否有益?

施宝民: 胰腺癌如果是早期的,体积小的,一般小于2厘米,恶性程度低的,才考虑做局部切除可能。首先是预防复发,其次才是保留功能。转移性胰腺癌大部分都可以做局部切除,比如最常见的胃癌胰腺转移,如果手术熟练,没有并发症或者极少,还是有益处的。

访谈嘉宾简介


施宝民,现任上海市同济医院普外科主任。2000 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获普外科博士学位。2004 年赴法国欧洲微创外科中心学习腹腔镜外科。2007 年~2008 年在德国洪堡大学 Charite 医学院作访问学者,并获得德国医学博士学位。施教授主要从事普外科尤其是肝胆胰脾外科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对于肝胆胰脾肿瘤的根治性切除术、复杂的肝内外胆管结石、门静脉高压症的外科治疗和微创外科技术有较深入研究。 近年来,施教授相继开展了腹腔镜胆总管切开取石术、腹腔镜肝切除术、腹腔镜脾切除术、保留十二指肠的胰头切除术、保留幽门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保留脾脏的胰体尾切除术、胰腺肿瘤的局部切除术、精准半肝或肝段切除术、部分脾切除术、合并部分肝及胰十二指肠切除的胆囊癌扩大根治术、合并半肝切除的肝门部胆管癌的扩大根治术等多种术式,并积累较丰富经验。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4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