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让我们一起努力,促进上海的脊柱微创内镜中心的出现
2019年05月14日 【健康号】 祝建光

脊柱内镜技术是目前最为微创的技术,但是任何新技术的壮大需要更多有识之士的努力。

脊柱内镜技术的发源可以说是在美国,自从美国的TONY YEUNG教授研发使用现代意义上的内镜系统后(国内有好多医生到他那里学习进修,我是2013年去学习的),这个技术就真正地开始实用并发展壮大起来,后来是德国的HOOGLAND教授(教授已经仙去。)也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这两个重要人物之后,高人层出不穷,不赘述。韩国在继美德之后,曾经一度成为微创内镜的高地(就如同美容技术一样)。要说我们中国文化就是兼容并蓄,自从这个技术进入中国,经历最初的推广实践后,便迅速的如野火春风般的在中国大地上蔓延而来。到如今,我们中国的脊柱微创内镜技术,已经不输给任何一个国家。回想他的发展过程,展望他的将来,让人不禁感慨颇多。

一:2010年到2013年这个阶段,中国国内已经有少部分医生已经率先开展脊柱内镜技术,彼时开展的内镜技术就是椎间孔镜(而如今广义而言,内镜技术包括椎间孔镜、椎板间镜、颈椎后路镜,前路镜等,而狭义的椎间孔镜就是经椎间孔入路的椎间孔镜技术),那时候椎板间技术还没有开展起来。医生的其中之一,就是我的良师益友白一冰。他是国内第一批开展椎间孔镜的医生,所在医院是北京309医院。彼时,正是椎间孔镜在国内初步推广的阶段,所谓的推广,主要是对骨科医生的推广,绝大部分的医生对这个技术知之甚少。重庆新桥医院是该技术的国内推广的教父,领袖人物是周跃教授,正是在他们举办的一次次的技术学习班上,大家逐步认识到原来还有这么好的技术。但是椎间孔镜技术学习曲线陡峭,学习掌握不容易,市场需要已经掌握该技术的医生担当牧师传教的角色,身体力行地去手把手地传教推广。白一冰主任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他几乎每天在各地手术,忙得不亦乐乎,他的学生在掌握后又自然地开始会诊手术,带教推广椎间孔镜技术。白一冰后来领衔成立中西医协会脊柱内镜学组,并担任首届主委,我也荣列常委。但是天不人愿,白主任就在当年会务期间,由于操劳过度而英年早逝。包括他在内的中国最早一批的内镜先驱医生,正是他们的热烈追求和不懈地坚持,铺就了中国脊柱内镜技术的基石,而这之后,包括我在内的一批医生应该是属于国内第二批掌握开展该技术者,正是这样的薪火相传,椎间孔镜技术和理念在中国大地上逐步推广起来。

二:椎间孔镜技术市场发展展望

近两年来我个人的主要手术区域在苏北。从上海崇明、宝山、青浦、松江到浙江,宁波、慈溪、温州到江苏的徐州,常州,晋江,江阴到现在(2019)的苏北地区的盐城、大丰、连云港等,这几年的几乎每个周末,我都是在外地会诊手术。有人会问,既然你祝医生在上海是最早开展椎间孔镜的几个医生之一,那么你怎么不在上海市区会诊推广该技术呢?这个问题三言两语不好解释,会另有文章别述。大家可以从我个人在手术地方的转移路线上,看到发达地区先推广开展而后逐渐深入内地。到了2018年之后,脊柱内镜技术已经在国内呈满园春色之势,上海市区的各大传统老牌三级医院也已经陆续有所开展,尽管技术覆盖和深度尚有待提高。反而是在外地,普及发展得更好。其原因简单来说,一是穷则思变,技术力量相对薄弱处更有利于新生力量的萌生;另外,椎间孔镜技术相对传统开刀,对医院整体实力的要求,如硬件要求以及围手术期的要求比较低,所以客观来说也便于开展。而举目上海周边地区,上述的这些地区的手术已经开展得红红火火,而且更有甚者,我发现,该技术基本已经普及到市县级中心医院。再过三年的话,我敢预言,脊柱内镜中的基本的手术,包括单纯的椎间盘突出等甚至会普及到市县级的二级医院。(尽管如此,我并不建议在基层医院推广)

随着椎间孔镜技术的星火燎原之势,伴随其间的一定是手术治疗理念的改变。其实,推广的过程,其实就是当事医生理念转变的过程,就是从传统手术必须辅助内固定融合逐渐转化到尽量只做神经减压不辅助融合内固定。其中道理,可以从泌尿外科的20年来的技术变迁看出端倪。如今泌尿外科几乎90%的手术均是在腔镜下进行,在90年代我刚从业时,开大刀治疗是天经地义,现在如果肾脏结石开大刀取石,会被认为是违反医疗常规;若干年后有患者椎间盘突出而要行神经减压后椎弓根钉固定也会被认为是违反医疗常规。但当时已经有泌尿外科医生有远望的视野,开始从事腔镜技术,到如今均是各大医院的骨干人物。而脊柱外科对于脊柱内镜的接受度还处在发展蜕变阶段。上海各大传统老牌三甲医院,在5年前几乎对椎间孔镜技术不与理睬,后来发现该技术有效有理,逐渐开展,但又由于一他们不缺患者,不穷不思变,临床医生必然无此动力驱动去深入专研。结果导致上海作为中国的医疗高地城市,整体实力而言,脊柱内镜的发展却远不及重庆、河南等地。但是这种情况,这两年有所改观,但似乎已经为时过晚。

三呼唤高水准专业的脊柱微创内镜中心的出现

河南省直三院,重庆新桥医院是目前公认的脊柱内镜微创的实力医院。此说并不是着力于哪个医生技术如何,而是整体实力而言。而上海,尽管整体实力近年有所提升,但离上述医院距离很大。我的理解,重要的还是要解放思想,借鉴泌尿外科的发展历程,预见10年之后的脊柱外科境况,上海最需要的是需要建立若干的脊柱内镜微创中心,专业于专业,沉心专著于内镜技术,那么若干年之后或许上海凭借微创内镜而依旧在医疗高地上一领风骚。然而,实际操作又何其难也。

四望目前的上海医疗市场,越来越多的外籍资本进入,德国阿特蒙骨科医院,新加坡来福士集团等已经基础建设到位,很快就会开业。上海的医疗市场必定象台湾90年代的发展变迁一样,医疗技术理念的高地逐渐由传统公立医院向私企或民间私企转移,而后者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虹桥骨科医院或者莆田系之流,完全是孔方兄办医钻在钱眼里治病。而新一代的外资医院或私企医院的成熟,必然会引流一批公立医院的技术骨干进入,如此结合之后,或许我所谓的脊柱微创内镜中心等医疗模式就有可能出现、壮大。我本人也是殷切地期待着这样的机会的出现,为上海的脊柱微创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而成就这样的境遇,需要医疗界有识之士和资本市场的完美邂逅,政策已经逐渐解禁,人民对微创医疗的需求越来越高,让我们一起来等待这个时机的出现,并为之作不懈努力!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