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二次血压测不出,惊心动魄!
2018年03月22日 【健康号】 胥红斌

    连着产科班28小时,不是累,是身体轻飘飘的感觉,是头脑浑沌的感觉。累,但内心是劫后余生的踏实与舒畅。


    习惯性的看了一下手机,凌晨二点零六分。‘’主任,快到手术室帮忙,急诊,胎盘早剥,大出血,宝宝胎心听不到,产妇血压测不出,休克……’’。刚在ICU把第一个产后出血、继发性DIC的病人安排好。杨主任匆匆而又焦躁电话汇报,里面夹着着一丝慌张。本很疲倦的身体,又像弓一样紧绷了,立刻一路小跑到手术室。手术室护士和护工本在打扫上一台手术室卫生,应该也收到了求救,迅速地在打包上台。(庆幸自己洗手衣没有换,可以节省点时间)。


等了一下,住院医师推着车从抢救大厅小跑过来,睡着一个产妇,面色苍白,穿着睡衣,睡裤上全是血,已经到膝盖以下,脸庞是大量呕吐物,呼之不应,习惯性地摸了一下四肢,冰凉,心想不好。推着车一路跑到手术间A1,抬上床,病人出血仍然像小溪一样向下流,护士导尿,麻师测血压,穿深静脉,杨主任打算常规洗手,我大吼一声‘’戴手套上台‘’(连洗手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时间听胎心,备皮),我戴手套,穿衣,迅速消毒,铺巾,耳边听到麻醉师的话‘’血压测不出‘’,后面接着说‘’有了,45/20mmHg,‘’我拿着刀直接切了下去,病人的身体略为动了一下,只动了一下。


麻师提醒我‘’**主任,麻醉还没好,全麻正在推药……‘’。哪有时间给我等,如果是胎盘早剥,胎盘不娩出,大人出血是不会停住的(从医十几年,这是第一个产妇休克直接手术的,这也是第一个血压测不出的,心里真不沉底,失血性休克,DIC,死亡……)。一边叫着‘’血,血库要血,快,快,快,红细胞一千,血浆一千,冷沉淀十个单位,一边迅速手术,刀划下去,出血不多,组织呈缺血状,一分半娩出胎儿,Apgar评分3分,按压,插管,听到哭声,大家先舒了一口气。


但是大人的情况不容乐观,进去后发现是边缘性前置胎盘,胎盘粘连,胎盘浅植入,胎盘早剥。胎盘剥离面出血明显,病人经不起一点点过多的血,欣母沛,卡贝,催产素,葡萄糖酸钙,局部‘8’字缝合,宫颈提拉,子宫下段压迫缝合,为了赶速度,一不小心,针翟到手了,手套有点映红了,杨主任提醒我换手套,但是下段胎盘剥离面还在出血,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换手套,而且护士还在忙着帮忙新生儿抢救。刚开始,通过缝合后出血明显减少,但仍有少量渗血,突然间,渗血停止,心里念叨‘不好,已经没有血出了’,立即缝合子宫。


子宫缝合好,犹豫了二秒钟,子宫切不切?看看年龄,35岁,真心舍不得,迅速关腹,手术十分钟,血来了,救命稻草来了,病人后来的血压是麻师用升压药和去甲肾维持着的,血来了,大家迅速往病人体内灌,大家都深深知道,没有血,病人死路一条。我更担心,继发性的DIC,子宫还在保留着。二十五分钟手术结束,突然间麻师叫到‘血压又测不出了’。所有参与抢救的人都慌了,知道可能要发生的情况了,我赶紧掀开中单,台下 700-1000ml的血,淡粉色,‘我心中的直觉‘病人不会没了吧。’输血快,加压,冷沉淀,血浆,再要血(MTP方案),氨甲环酸,凝血酶原复合物……’,‘’叫医院领导,病人可能要出大事‘’,总值班来了,护士长来了,医疗总值班,妇科医生,ICU医生也来了,大家都忙着,查血,要血,拿血,催血结果,输血,谈话,要血小板……


   我和杨主任干嘛了?还是用我的子宫压迫法。二十分钟,细水长流,只有一点血凝块,继续压,三十分钟,我俩的手。感觉已经不是自已的了,颤抖着,一停止按压,十分钟到 二十分钟,一压,又是500ml的血。继续压子宫,继续灌血,病人不可避免的进入了DIC……


   就这样反反复复着,紧要的是必须拿出下一步治疗方案,医疗总值班,麻师,ICU,妇科,产科讨论着下一步治疗方案,中间病人血压慢慢上来了,血压站住了,心率,呼吸,血氧还好,瞳孔不散大,病人偶尔有点自主动作,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处于晕迷休克状态,大心里有点定心。讨论的集中点二个方案,方案一:切子宫,慢慢纠正DIC,但是病人能否耐受二次手术,手术肯定会进一步加重出血,同时如果切除切口残端出血怎么办?妊娠的大子宫又加重了手术的难度。还有为什么第一次手术,没有预料到胎盘植入剥离面会进一步出血吗?为什么不早点切。妇科医生,医疗总值班,都不倾向切子宫(腹腔引流管引流出约30ml的淡粉色血水)。这种方法,也是传统的治疗方案。


第二种方案:纠正凝血功能障碍,略接近正常后介入科行双侧子宫动脉栓塞术。但是必须凝血功能要好,否则栓塞效果不好。大部分人倾向于第二种方案,讨论后再查凝血功能,上天有眼,在大家的努力下,虽然PT、APPT轻度延长,FIB0.65,大家的一致意见,介入。四点多,介入科的兄弟们从家赶来,手术难度很大,病人血管很细,分支较多,手术异常的费劲,明胶海绵栓了一次又一次……。我们门外汉,只能傻傻地盯着屏看,尽管异常艰难,但最终成功。接着搬病人的时候,身下又是一千多的血,唯一令人放心的一点是麻师的升压药停了后,病人血压始终站得住。转入ICU的时候,病人仍未醒,呼吸机上着,但生命体征平稳,出血不多,瞳孔末散大,皮肤的温度也慢慢上升了。大量输血,补液后,病人肺水肿不可避免的也出现了。


    六点半,天亮了。离开ICU的时候,我知道产妇的命肯定是没问题了,但是醒不醒,我还真不清楚,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心里有一点执念: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了就好。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下午五点去看她的时候,产妇虽然醒了,意识也恢复了,不得不偑服生命的强大!


    感悟:不经历大抢救,真心体会不到与死神赛跑的速度与紧张,体会不到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为了挽回一条生命,要付出多少医务人员的辛苦努力,要占用多少医疗宝贵资源,这是一个早就知道前置胎盘的二胎产妇, 38 4周大出血才到医院,住医院对面,居然二小时才到医院抢救大厅,来了就休克了。我们有权力责骂产妇吗?我们有权力推萎病人吗?没有,我们只有更多的责任与担当,还有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对生命的尊重……


    最后想说一点,在每次决策面前,体现着一个医生的思维、思路,自身素质,知识贮备……在决笨面前,前进一步是很难的,不做永远是对,但是做了,有可能是对,有可能也是错。对了,没有人夸你,但是错了,你可能要承担的会更多的责备。这个病人,我没有丝毫的喜悦,而是走钢丝后的劫后余生的庆幸,和看到鲜活生命的安慰!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