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妻子生“不治之症”,丈夫毅然带着妻子来航空总医院求生
2019年05月06日 【健康号】 陈红伟

患者女性 45岁; 四川省成都市人。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陈红伟


在2015年7月-10日,因出现体位性头晕伴走路不稳的症状,在当地四川成都室某三级医院脑CT检查,发现后颅窝内桥小脑角胆脂瘤,伴有显著的脑室系统扩大即脑积水的表现。



5天后,即在2015年7月-15日,住入成都市另一三甲医院神经外科。在住院12日天时,即2015年7月27日,进行了左桥小脑角内胆脂瘤切除术。



术后出现了言语困难、吞咽障碍、左眼闭合不能和左侧肢体轻瘫的并发症。术后第15天时,即2015年8月12日,因突然误吸致神志不清和发热症状,以“吸入性肺炎”转入ICU治疗。在术后33天即在2015年8月30日时,因出现头痛、头晕、呕吐和意识变差症状行脑CT检查,发现了脑积水表现(注:第四脑室也开始扩大)。


此后,在约8个月时间内,便开始了“脑积水反复手术和治疗失败”的过程:


1、脑积水脑室腹腔分流术的失败:


在发现脑积水之后,先进行了5天的“甘露醇”药物性保守治疗。在保守治疗无效后,即在2015年9月4日,进行了“腹腔镜下辅助下”的“右额角脑室腹腔分流术”。术中在“腹腔镜下”将分流管腹腔“端精准地置入了盆腔之内”,即为“避开大网膜包括的最理想部位”。脑积水分流术后,神志马上好转,头痛头晕减轻,仍有间断发热的症状。抗感染治疗14天后,即在2015年9月18日,突发高热,肺部有明显的“湿罗音”,“胸片”提示:重度肺炎。之前的痰培养结果为:铜绿假单胞杆菌(即绿脓杆菌),因此第二次转入ICU病房。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19天时,即2015年9月23日,在ICU病房内因出现“顽固呃逆”,随后给以“经皮胃造瘘手术”处理。

入住航空总医院脑脊液科时


2、胸腔和腹腔内“分流感染性囊液”引流术(注:即分流至胸腹腔内的脑脊液):


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24天时,在2015年10月8日,因胸部CT检查提示胸腔积液和腹腔内隔下包裹性积液,给以每2-3天抽一次胸腔积液,每次抽出胸水约500-600ml左右的治疗;抽出的胸水黄色浑浊,但细菌培养阴性。(注:腹腔内隔下包裹性积液,暂时未予以处理)。


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63天时,2015年11月17日,腹部B检查提示:腹腔内隔下包裹性积液不仅增大,而且胸腔积液在每2-3天抽一次治疗后也仍更加严重;所以给以胸腔积液和腹腔内隔下包裹性积液均予以同时的“体外引流术”处理。此时发现:“隔下包裹性囊肿”内为“外观脓性液体”,一次引出约200ml,但之后细菌培养却为阴性。


入住航空总医院脑脊液科时


3、脑积水分流管腹腔内段位置调整术:


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78天时,2015年12月2日,腹X片发现:脑积水分流管腹腔内段从“理想部位的左髂窝内”却“意外地向上反折到了肝脏表面”。(注:还是没有避开大网膜所包括的范围)。


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84天(2015年12月8日)时,即在发现脑积水分流管腹腔内段从“理想部位的左髂窝内”却“意外地向上反折到了肝脏表面”的6天后,再次使用“腹腔镜技术”进行了腹腔内段分流管的调整术;术中将上移至肝脏表面的分流管再次安置在了“理想的右髂窝之内”。


此次手术,仍采用的是原来即第一次脑积水分流术的两个刀口(注:推测):一个是原来安置腹腔内分流管的右下腹部的切口;另一个是原来胸骨剑突下的小切口。在此次手术中,还拔出了自2015年11月17日开始持续引流(注:已经引流了29天)的胸腔和腹腔内隔下囊肿的两条引流管。


但是在此调管术的8天之后,即在2015年12月16日,两个手术的刀口均出现了问题:1)、右下腹刀口皮下的分流管周围,出现了“刀口愈合不良伴有持续渗液”的表现;给以“腹腔内积液负压吸引性外引流”的处理:引流量约100ml/日,引流液透明清亮。虽然有了如此的引流,但是腹腔内“液体”仍经分流管周围持续渗液,“只能给以定期更换辅料”的处理。2)、胸骨剑突下刀口:皮肤破溃流脓,并经裂开的刀口可见到外露的分流管,经“皮条引流和换药”后,最终愈合。


在2016年1月初,拔除腹腔内“囊液”的负压引流管和胃造瘘管;期间对从负压吸引管内引出液体进行了细菌培养,结果:表皮葡萄球菌。


在航空总医院治疗22天


4、脑积水分流管拔除+腹腔探查术+腰大池外引流术:


在脑积水分流术后的第142天时,即2016年2月6日,行腰穿留取脑脊液化验,结果发现白细胞高、蛋白高的“颅内感染性指证”,因此次日进行了:脑室腹腔分流管拔除术+腹腔探查术+腰大池外引流术。

在此手术之后,每隔约10天左右更换一次腰大池引流;虽给以联合抗感染治疗,但患者仍间断发热:在2016-2-18日(即腰大池引流第12天),体温被满意控制地恢复了正常,但是在2016-3-1日(即腰大池引流第23天)又再次发热(可高达39.7℃)。


最终在成都三甲医院治疗190天无效后,转至航空总医院脑脊液科。住院时表现,头部和胸腹部共有7处陈旧性手术刀口、左侧听力下降、左侧面瘫、发音嘶哑、左侧肢体肌力3级(即轻瘫)、不能独立行走,仍保留有腰大池持续引流管。在脑脊液科经过135天专科治疗后,患者治愈出院。

在航空总医院脑脊液科治疗135天出院


请关注脑脊液科是个新兴的学科:


这个病例在脑脊液科最终治愈,再次说明了脑脊液科存在的重要意义,也再次证明了脑脊液科的治疗优势,还说明了今后应继续大力宣传脑脊液科的新成果,让更广大的患者都能获得及时而高水平的救治,让更多的神经外科医生或其它相关科室医生能够了解脑脊液科。这位患者,能来到航空总医院脑脊液科治疗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患者丈夫在一个月前就被当地医院医生告知:“脑积水分流管的反复堵塞,是目前世界都还没有好方法治疗的脑积水分流术并发症。我们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在近8个月的时间去治疗,但都没能治好,说明它现在已经是不治之症了,你可以考虑放弃了”。


结婚近二十年,夫妻俩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夫唱妇随。现在妻子病危,丈夫怎么能狠心放弃意识还尚清醒的妻子呢。于是患者丈夫开始向各个渠道打听,向全国所有的著名三甲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咨询这个病的治疗方法,但得到的都是一致的答案:确实是世界难题,目前中国还没有办法!之后,就在网上反复查找脑积水并发症治疗信息,偶然在好大夫上面看到了陈红伟陈主任写的关于脑积水的文章及分享的各种脑积水和严重颅内感染患者的治愈病例。患者的丈夫又向成都市多位神经外科专家求证这个信息,再次得到的回答是:不可能的事!网上的信息你怎么能相信呢,很可能是骗子等等。


出院10月后复查


患者的丈夫不甘心,通过妻子在北京的医生同学打听得到的消息依然是:航空总医院在北京不是三甲医院,怎么可能会治疗连天坛医院、宣武医院、协和医院等众多三甲医院神经外科均治不了或治不好的疾病呢!患者丈夫听后仍不死心,便直接从成都飞来北京找到陈主任了解究竟。


经过陈主任详细解说并带着他实地对脑脊液科病房近60例类似于其妻子的脑脊液病患者的家属进行了详细的观察。通过与患者家属聊天,他得知这些患者与自己妻子的遭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多患者曾经都在三家以上的著名三甲医院治疗过,而且均有曾被各地著名神经外科专家规劝过,不要相信网上宣传的脑脊液科,还说连国内著名大医院都没有脑脊液科,怎么会在非三甲医院有呢?因为病房里的部分病人家属一直在称赞脑脊液科的优质技术是真实的,很多人甚至还都说自己知道得太晚了。患者的丈夫,当时甚至认为每个病人家属都是脑脊液科或我请的“托”!他觉得我们脑脊液科和成都市多位著名神经外科专家的见解差异性实在是太大了。


返回成都市后,通过反复的思考,患者丈夫仍然决定带妻子前来航空总医院治疗,但却得到了所有亲人的强烈反对。他们都说:成都有中国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神经外科医生,现在全家出力已经花掉了很多的钱,不要再到别处去白送钱了。患者的丈夫在坚持说服亲人一个月无效后,毅然断离了所有亲人的联系,把妻子送到了北京。在住院后马上找到陈红伟陈主任说:陈主任,我这次是断绝了所有亲人的关系来投奔你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如果你没治好我妻子,那我就真的要和我的家人断绝关系了!


出院10月后复查


最终脑脊液科没有辜负患者丈夫的期望。病人来时几乎不能站立,出院时行走基本自如。患者妻子激动的说:感谢陈主任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陈红伟陈主任笑着回答说:你应该感谢的是你的丈夫,是他冒着跟家人断绝关系的风险带着你来让我治疗。同样我也深刻体会到了恩师洪涛教授对他所有神经外科医生和学生的教导:患者是我们医生的老师!脑脊液科人,真诚地感谢每个信任并让我们治疗的患者,是你们催生和成全了脑脊液科的伟大事业!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陈红伟
副主任医师
1、脑积水:自发性脑积水;脑创伤、脑出血、动脉瘤破裂出血、脑膜炎(化脑/结脑/真菌/病毒)... 更多
去Ta主页
Ta最近的文章 更多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