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学医二十年: (上)本科五年
2019年08月22日 【健康号】 刘彦国

    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我学医的第20个年头,从事胸外科的第15个年头,正式参加工作后的第10个年头,任命高级职称后的第5个年头。从1995年考入医科学校到2015年晋升为正主任医师,整整20年,我始终没敢间断过学习。学知识,学技能,并不断领悟医学中的哲理。二十年了,作为一个阶段性总结,现撰文回顾一下我的学医之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刘彦国

(一)本科五年

    20年前,我高中毕业,父亲告诉我说:“历朝历代,不管遇到什么年境,当医生的都有饭吃。你就报医学院吧,将来当了医生,好好干,越老越吃香!”我听进去了,也记住了。就是怀揣着这样一个朴素的理解,开始了我的学医之路!

    1995年9月1日,我踏入了中国医科最高学府——北京医科大学,从此走上了医学之路。我学习的是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大学本科生活分为两个阶段,1995年秋天至1997年冬天在校本部学习基础医学,为第一阶段;1998年春天至2000年夏天在医院学习临床医学,为第二阶段。二者各占两年半时间。

    学校生活印象最深的事儿就一件——背书。现在回想起来,北医的学风可谓是十分扎实。医科学业负担重、压力大,学生们的确是苦学、狠学!我现在仍历历在目的,是我们在通宵教室里死背组培(组织胚胎学)、生化(生物化学)、解剖学、药理学、生理学、病理学、病生理学等等的场景,常常学习到很晚才回宿舍。曾记得有一次,大概是组培考试前夕,有很多东西非常难于记忆,我们宿舍里的六个同学一起集体通宵背书,其中我和广西来的一位舍友一直坚持背到早上六点半,然后到水房洗了个痛快的凉水澡,到食堂吃完早餐后直接奔考场考试,结果成绩还真不错,在班上前几名。这真不是“临时抱佛脚”!我们在平时还都算是学习认真的学生。只是需要背诵的内容太多,自己又好胜心强,总想考得高一些。所以就自己苦自己。

    除了背书,还有各种各类的实验课,丰富多彩、灵动多样,算是对平淡生活的弥补。比如生化课上从茶叶中提取氨茶碱,生理课上通过电刺激看蟾蜍的神经肌肉传导以及神经递质释放,微生物课上查看各种细菌、病毒和寄生虫的显微结构等等,都是很有趣的!我比较看重实验报告,不管实验成功与否,我都会认真撰写报告,不单单因为那是要交的作业,我愿意把我实验的每一个细节都再重新温故一遍,尤其是喜欢写报告中的“讨论”部分,除了总结实验成功失败的原因外,还要对结果展开解读分析。为了加深理解和扩展思维,我有时甚至会上升到科学和哲学的层面进行探析。一个“讨论”别人写几行就算完事,我有时能洋洋洒洒地写出一两页。有的同学看见了说:“你这是发神经啊,谁要求你写那么多啦?”但老师们却不以为然,常常给予很高的褒奖。现在回头看,这或许对我日后的科学思维和写作能力是有训练作用的。

    能够锻炼我写作能力的还有一个活儿,那就是写信。在那个通讯很不发达的年代,写信是传递消息和表达情感的主要方式。同学、朋友以及亲人间写信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儿。我出生在西北农村,长到18岁都没有离开过那片故土,初到北京后对大城市生活很不适应,所有的亲朋好友又都在千里之外,思念依恋之情常无以言表。于是,就疯狂地写信,平时的生活基本就处在写信、寄信、盼信、收信、回信和盼回信的这样一个个美妙循环中。向家人汇报学习和生活,与同学交流感情,交换对现实、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很多信长达七八页甚至十多页。五年下来,我写出的信大约在200封左右。收到的信也有将近200封。我都一封不失地保存至今。它们是我人生中十分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

    我实习的医院是北京积水潭医院,属北京医科大学第四临床医学院。那里曾经是一个漂亮的王府,解放后改为医院,院中保留了不少古建筑,还有一座塔、一个假山和一个小湖,环境优美,历史源远流长。与其近旁的是北京著名的后海、西海和新街口。我从1998年春天起在那里学习生活,住在医院边上的“水车胡同”宿舍,度过了十分丰富多彩的两年半生活。

    在医院学习的临床课,也有十几门之多,包括诊断学、化验诊断学、内科学、外科学、妇产科学、儿科学、眼科学、耳鼻喉科学、口腔科学、皮肤科学等等,还包括流行病学、传染病学、精神病学、中医学、医学伦理学、医学统计学等等,等等。学习这些内容的时候,不同于学校的基础医学课,是一半学习知识,一半见识病例,还要学习各种诊断和治疗的操作技能,比如抽血、看显微镜化验、制作血涂片、皮肤消毒、穿脱手术衣、拿手术刀、插导尿管、插胃管、伤口拆线、抽放胸水和腹水、打石膏、缝伤口、听胎心等等,等等。虽然课业内容繁多,负担也重,但比起学校的课来讲,要有意思很多,也比较容易学习。我们一般是上午在教室里听大课,下午分成小组到病房见识病例,在老师的带领下看各种病症,比如肝硬化病人的“肝掌”、“蜘蛛痣”,肺癌病人的“杵状指”,胸外伤病人的皮下“握雪感”与“捻发音”,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二尖瓣面容”,还有产科的胎心监护、助产,骨科的关节复位等等,等等。需要见识和理解的东西很多。见多才能识广嘛!只有曾经见过、学过,以后遇到类似情况才知道怎么下诊断,怎么给治疗。那时候各科老师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没事就要在病房泡着,没事就去急诊帮忙。病人才是你们最好的老师!”当年反复听这句话,都烦了。现在回头看,确实是那么回事。

    丰富的医学内容哺育了我!时间很快过去。在此期间,我还和我的第一个女友分了手,结识了我的第二个女友,也就是我目前的太太。

    2000年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学业之后,有两件事令我深感幸运和欣慰。第一件事是我获得了北京大学的毕业证书!这缘于我毕业前夕,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的合并。我高中毕业时没有报考北京大学,却在大学毕业时有缘成为这所百年学府新世纪的第一批医学生,深感荣幸!第二件事是我获得了本校免试报送研究生的机会,有幸投师于我国著名的胸外科学大家王俊教授。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契机,为我日后的发展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那时候的王俊老师还只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一个年轻的硕导,我是他招收的第二个硕士,但却在此后的五年中,成为了他第一个从硕士一路带到博士毕业的胸外科研究生。命运让王老师选择了我,并在以后至今的15年中不断见证了他一个又一个的巨大成就,这也算是对我的眷顾吧!

                                                                                 <未完,待续>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视频,建议使用火狐或者谷歌浏览器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