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持续HPV感染有哪些治疗方法?
2024年03月06日 【健康号】 艾小庆     阅读 183

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在女性当中极为常见,80%以上的性活跃女性一生当中会感染1个或多个型别的高危型HPV(HPV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8)[1]。在我国宫颈细胞学正常的女性中高危型HPV的感染率约为7.1%,而在不能明确意义的非典型鳞状细胞(ASCUS)女性中HPV感染率达37.1%,宫颈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女性中HPV感染率达90.9%,宫颈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女性中HPV感染率高达93.06%[2]。


不过,HPV感染大多可通过自体免疫而被自然清除,只有持续性高危型HPV感染才是子宫颈癌发生的根本原因[3]。因此,高危型HPV持续感染成为了医生和患者重点关注的问题,但又如何促进其转阴呢。

  一、药物治疗 

*干扰素制剂是临床上治疗HPV感染的常用药物,主要是阴道局部用药,有重组人干扰素α-2a和α-2b,不同类型的干扰素治疗后获得的转阴率在31.4%~95.5%之间[4]。由于人体内不存在干扰素α-2a基因,而干扰素α-2b为人类本来就有的天然干扰素,进入体内后不会产生相关抗体,因此重组人干扰素α⁃2b具有更好的治疗效果。阴道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主要有栓剂、凝胶、阴道泡腾胶囊等剂型。



*保妇康栓是中药治疗HPV感染的代表性药物,其主要成分为莪术油和冰片,含有多种抗癌及抗病毒有效成分。其不仅具有抗单纯游离型病毒感染作用,而且可能对整合在宿主细胞染色体上的病毒基因片段亦有抑制作用[5]。


  二、物理治疗 


通过物理手段损毁宫颈表层上皮组织,去除病灶的同时清除病灶中感染的HPV,包括冷冻、激光、射频消融等,但是其不能破坏深部的病变组织,存在宫颈狭窄、继发不孕、宫颈性难产、遗漏病变部位等风险。



光动力学疗法(PDT)是治疗皮肤肿瘤及非肿瘤性疾病的有效方式,现也成为治疗高危型HPV持续感染的一种手段。其利用一定频率的激光与吸收了光敏剂的细胞产生光化学反应,产生大量活性氧,其中最主要的是单线态氧,活性氧能与多种生物大分子相互作用,产生细胞毒性作用,进而导致细胞凋亡及坏死,因而产生治疗作用。何东红等利用5-氨基酮戊酸光动力学疗法治疗宫颈高危型HPV感染,在末次治疗后6个月、12个月时HPV总清除率分别为57.78%、87.41%[6]。




   三、手术治疗 


手术主要用于治疗合并HSIL的患者,在切除病灶部位组织的同时去除上皮组织内的HPV,包括宫颈环形电切术(LEEP)及宫颈冷刀锥切术(CKC)。Gosvig等[7]对604例行CKC的HSIL患者进行随访,术后4~6个月持续性高危型HPV感染率为9.5%。Ryu等[8]对183例HSIL患者采用LEEP治疗,术后3个月高危型HPV感染转阴率达72%。

总之,持续性高危型HPV感染患者的治疗是临床实践中的难题。除了积极推广接种HPV疫苗预防外,对于已经确诊感染的患者,要结合患者的心理、最新研究、有无组织病变、病变分级等因素选择不同的治疗方式。





参考文献:

1. Chesson HW, Dunne EF, Hariri S, et al.The estimated lifetime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J]. Sex Transm Dis, 2014, 41(11): 660-664.

2. Wu EQ, Liu B, Cui JF, et al. Prevalence of type-specific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pap results in Chinese women: a multi-center, population-based cross-sectional study. Cancer Causes Control. 2013;24(4): 795-803.

3. So KA, Lee IH, Kim TJ, et al. Risk factors of persistent HPV infection after treatment for high-grade squamous intraepithelial lesion[J]. Arch Gynecol Obstet, 2019, 299(1): 223-227.

4. Guo X, Qiu L, Wang Y, et al. A randomized open-label clinical trial of an anti-HPV biological dressing (JB01-BD) administered intravaginally to treat high-risk HPV infection. Microbes Infect. 2016;18(2): 148-152.

5. 商宇红, 白丽霞, 魏丽惠. 中药保妇康栓对宫颈癌细胞抑制作用的分子机制研究[J]. 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 2003,4(5): 336-338.

6.何东红, 刘娟, 李凌云. 5-α氨基酮戊酸光动力疗法治疗宫颈高危型HPV持续感染的疗效观察[J].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 2022,21(16): 1756-1758.

7.Gosvig CF, Huusom LD, Andersen KK, et al. Persistence and reappearance of high-risk human papillomavirus after conization. Gynecol Oncol. 2013;131(3): 661-666.

8.Ryu A, Nam K, Kwak J, Kim J, Jeon S. Early human papillomavirus testing predicts residual/recurrent disease after LEEP. J Gynecol Oncol. 2012;23(4): 217-225.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艾小庆
副主任医师
青海红十字医院
妇科
熟练掌握妇科常见病子宫肌瘤,附件囊肿,月经紊乱(症状:月经量多,排卵期出血,月经淋漓不干净... 更多
去Ta主页
Ta最近的文章 更多 |

热门文章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