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龙华医院肾病科膜性肾病院内制剂“清热膜肾颗粒”的由来
2021年07月30日 【健康号】 张权

本期,陈以平名中医工作室、浦东分院肾病科向大家介绍“清热膜肾颗粒”的由来。清热膜肾颗粒是根据陈以平教授经验方研制而成的中药颗粒剂,主要用于膜性肾病低中危患者.

膜性肾病是成人肾病综合征的最常见的病理类型之一,临床表现为大量蛋白尿、低蛋白血症、严重水肿及高脂血症,其诊断依赖于肾脏穿刺病理。近年来我国膜性肾病的发病率明显增加,其在肾穿刺患者中所占的比例十年间增加了一倍(2004年,12.2% vs 2014年,24.9%), 且年轻化趋势明显,其中30%-40%的患者在患病5至15年间可能发展成为慢性肾功能衰竭。从疾病的危害性角度来看,该病是一种应该引起广泛重视并应加大力度加以攻克的疾病。

祖国医学中并无“膜性肾病”之记载,根据其多以水肿、大量蛋白尿为主要临床表现,常将其归于中医“水肿”“尿浊”等病范畴。我国中西医结合肾脏病奠基人之一,我院终身教授陈以平教授精研历代古籍,融会中西医理,主张微宏结合、病证互参,创造性地将肾脏病理诊断引入中医辨证论治中,历经五十余年的临床探索与实践,创立“斡旋三焦”治肾理论体系,开发专方专药,系统、科学地评价中药复方治疗难治性肾病的安全性、有效性,形成规范的诊治方案,进行广泛推广。

陈以平教授认为,膜性肾病有“虚、湿、瘀、热”四大病机,脾肾气虚是膜性肾病发病的基本病机。其中,湿热内蕴是本病病机中的主要内容-膜性肾病常因湿热黏滞,胶结不化,而使病情缠绵难愈。根据膜性肾病的西医发病机理与病理微观表现,陈以平教授认为膜性肾病病理中的免疫复合物在肾小球上皮下沉积以及基底膜增厚等病理变化当归于中医微观辨证之“瘀血”证;而补体活化,膜攻击复合物以及细胞因子、炎症介质的形成可归属微观辨证之湿热或热毒之候。湿热之性粘腻滞着,氤蕴不化,易生难消,且如抽蕉剥笋,层出不穷,并常与瘀血互相攀援,从而成为本病缠绵不愈的枢机。据此更加证实了“湿热胶着成瘀”这一中医病理过程是影响疾病发生、发展的关键。

因此治疗上重点强调补脾以复中焦气化,从而收病下(焦)治中(焦),土封肾藏之效;治湿热当取分消走泄之法,以渗湿于热下,从而获湿去热孤,孤热易除之功;同时配合活血化瘀法,除微络之癥瘕,复血脉之畅通。诸法兼施确能破解膜性肾病之大量蛋白尿、严重低蛋白血症、顽固性高凝高粘状态等临床难题。据此,确立“益气活血化湿”为主的中医综合治疗方案,研究结果证明中药方案与西药经典治疗方案一年的疗效相当,但具有副作用小、可改善肾功能的优势。该成果发表于美国肾脏病杂志(AJKD,2013, IF 5.294),这是国内首篇在国际肾病权威杂志发表的中药复方治疗慢性肾脏疾病的临床研究报告,具有划时代的深远意义,为中医药治疗难治性肾病获得国际认可做出了重大贡献,确立了中医药在治疗难治性肾病中的重要地位。

清热膜肾颗粒是根据陈以平教授经验方研制而成的中药颗粒剂,是“益气活血化湿”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组方为苍术、白术、党参、丹参、当归、益母草、白花蛇舌草、石韦、黄芩、 猪苓、 茯苓、米仁、车前草等,具有益气活血、清热利湿的功效,主要用于膜性肾病低中危患者,临床见下肢浮肿、口干咽燥、纳差口苦、乏力、大便干结, 或见面部痤疮, 或见皮肤湿疹, 舌质红, 苔薄黄, 脉濡或濡数,辨证属脾虚湿热证者。方中重用党参益气补虚为君药;配伍丹参、当归、益母草,重在活血养血、化瘀通络;佐以苍术、白术健脾燥湿,益气利水,使气复血行,气行液走;猪苓、茯苓、米仁补脾益气之力益彰;并合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石韦、黄芩以清利湿热、祛风散结。组方针对“虚、湿、瘀、热”四大病机,使之邪去正安,临床中应用十余年总有效率达到73.34%,且无一例严重不良事件,具备安全及有效的特点,清热膜肾颗粒联合氯沙坦钾片降低特发性膜性肾病患者24小时尿蛋白及升高患者血清白蛋白水平方面优于单纯氯沙坦钾片,且可有效保护患者肾功能,避免发生肾小球滤过率下降。临床和实验研究发现,清热膜肾颗粒可以改善患者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抑制肾组织血栓素的合成,显著改善膜性肾病患者的高凝状态,加强肾小球免疫复合物清除,促进基底膜电荷屏障的恢复,减少蛋白尿。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