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朋友问,心理医生会不会也想死?
2021年06月16日 【健康号】 付广月

        

经常有人或出于关心,或好奇地问咱:做心理医生这行久了,每天都面对心理世界的灰暗面压抑负能量爆棚,我会不会也受不良情绪感染,也抑郁烦得不行,甚至也变"神经"想死?我说,刚入行那两年也会有过吧,不过早已不会了,后来不仅不会受"传染",而且会透过"症状"看到发生机制,看到求助者童年(早年经历),转化运用于幼儿、青少年家庭教育心理咨询(辅导)上了,成为对早期教育、家庭亲子关系小有研究与实践经验的人了。

         2014年夏天,一位因"心灵创伤"而消耗到死神身边的女子,被咱收住院治疗,她经历绝食拒药,后又经历猛吃海喝至肚子疼,全身水肿,肝功能显著异常……经过一个月心理治疗及对症支持等治疗,她渐渐地身体得到恢复,饮食恢复,体重回升,面色光泽红润;心理情感状态得到平复,睡眠转安,部分问题沟通已能有效进行,认知、思维、情感及意志方面均得到不同程度恢复,她的眼神已不再那么迷茫…终于,临床治愈出院了!

         我们能做的事,"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在她身上都有不同程度实践了。她当时说,不是药效有多神奇,而是她看世界的方式不同了,想走出来了。或许,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康复路上更多的事要靠她本人、家庭、社会。

        这个案例,从症状也可以追溯到她的童年,着手童年的心理治疗,也是从症状走向未来完全康复走向社会的基础。上述个案尽管过去了很多年,于我还是特别有感触的个案之一,记录下来只为提醒心理医生的价值是不容忽视的,不论再难,行医路上也须且行且珍惜,也与大家分享这一份职业成就感,像上述成功救回一位死意已决的人是多么有价值!

 

提示x

您已经顶过了!

确认
''
|
请选择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信息
色情低俗内容
违规有害信息
侵犯隐私、虚假谣传